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7要是让这种人得势
    他尖叫起来:“韩先生,我虽然敬佩你,你不能侮辱我。”

    “我侮辱你还是说中了你的心思?你这个来路不明之徒仗着冯才厚的信任,在我的眼皮下不经允许擅自鼓动我的工人离开工作岗位,我作为老板居然不能质问你怀疑你?”

    “韩先生,在下绝无此意,在下确实只因为废除排华法案而高兴。”

    “高兴就可以大张旗鼓的不经我,以及旧金山警局的批准,擅自率领上万人进入城市!如果因此和白人发生了冲突,导致伤亡流血事件的话,你能负责吗?你拿什么负责!”

    刘叔夜努力强辩:“在下绝对没有鼓动华工挑衅之意。”

    “那你能保证白人不会闹腾吗?”

    “有韩先生您的威名,他们定不敢。。。”

    韩怀义勃然大怒:“带着我的工人,仗着我的威名,那你快活个什么劲!”

    道理越辩越明。

    两人几句交锋,韩怀义句句在谱,刘叔夜却只是徒劳的挣扎,现在许多的华人百姓们也觉得有些不对了。

    有人就在想,莫非这个刘叔夜正如韩怀义说的那样,只是想借机吆喝自己的名声?

    刘叔夜僵在那里,韩怀义冷冷的盯着他再问:“商人逐利君子好名,但韩某纵横四海二十余年以来,未曾见过更不曾做过,用他人血汗和上万人的未来换取自己资历名望的丑事!你知道老子为了推动废除排华法案花费了多少精力和金钱吗?”

    冯才厚忙说:“韩先生,我们是知道的。”

    “你们知道个屁。”韩怀义骂道:“尤其你,手下人都管不好,你以后还能不能做了。”

    这次他是真骂,冯才厚顿时面红耳赤,他此刻已经恨透了刘叔夜。

    韩怀义则走到那些百姓面前,结果他刚过去,那些百姓就吓得纷纷后退,韩怀义往前他们就往后,很快都退出了工厂,有些孩子甚至吓哭了。

    韩怀义看到这一幕心酸至极,他和穆哈若夫以及自己的大哥说:“他们居然怕我!我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居然这么怕我。”

    他是真伤心了。

    十分钟M厂的工人,养殖户们都被约束在了门外的旷野里。

    此刻天空飘起小雨。

    韩怀义站在雨中,一字一句的告诉他们:“排华法案的废除是我用夏威夷海战,蒙特雷轰炸,还有旧金山事件杀出的威名换来的。我另外还用价值数千万美金的股权结交美国权贵,并准备离开美国威胁他们,然后才换来这个结果!”

    “这是我为你们做的,也是为自己做的!但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实力,是自强。如果我只是个普通工人,我说话能有用吗?我的威胁能有用吗?人得自强,国家民族也得自强!”

    “再说回这件事,刘叔夜说这件事值得高兴,我特么就不懂了,有人过去鄙视你践踏你,现在他不得不收敛了,他开始尊重你了,结果你就高兴起来了,你甚至还有些想感激对方。你这么想是特么的贱吗?”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从来没有过排华法案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有了,再废除,那你们高兴个屁,这不是我们应该得到的正常待遇吗?”

    韩怀义最后一声大喝:“刘叔夜,谁给你的权力鼓动我的工人,违规地方法令上街犯贱!我看你头上的辫子没了,心里的辫子还在!穆哈若夫,给我将他们全部拿下分开审讯,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头,还有冯才厚。”

    “在,二哥。”

    “命令所有华工互相排查检举身边的陌生人!同时整顿你的门派,江湖江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是用人血馒头染红自己的名望!一个小时后把你那些狐朋狗友全部叫我面前,老子想见识见识,韩某之外天下到底还有没有真英雄。”

    “是。”

    “所有华工,全部回去继续自己的生活,记住你们不是为我做事,你们是在为了家人在异乡打拼!今天参与此事的所有人扣除半月薪水,下次再犯直接开除。”

    韩怀义一顿火发出,白俄们立刻将刘叔夜等人抓走吊打。

    一个小时之后,有十几个国内来的人士灰头土脸的来到了韩怀义的面前。

    这时,隔壁的刘叔夜他们还在哭爹喊娘的求饶,因为毛子们下了狠手。

    韩怀义大马金刀的坐在正坐上看着这些人。

    冯才厚陪坐在侧,其他人则分列着坐在下首。

    冯才厚要给韩怀义介绍时,韩怀义摆摆手:“我不想知道诸位的名字,也不想参合诸位的事情,这不是韩某少年傲气,而是我明白我和诸位永难交集!”

    堂下有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面色难堪的道:“韩先生,我们知道了,今日的事断然不会再发生。”

    “再有一次,诸位尸骨无存!”韩怀义毫不客气的警告道,他睥睨一切的教训他们:“不事生产只知破坏,不懂建设只知摧毁,这对国家民族毫无用处,且常用卑鄙之举鼓动和利用不明真相的民众达到个人目的,如刘叔夜此辈!这种人比之清廷的那些蠢货也好不到哪里去。”

    韩怀义断言:“要是让他这种人得势,不过是又一个清廷甚至还不如,打个比方你们中有谁有曾文正公,李中堂,或者香帅那样的才能吗?”

    谁有脸说有?

    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这等清末名臣,抛开时代的局限性之外无不是绝代的人杰。

    他们那样的人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碾压当世绝大部分人。

    也就后世的某些键盘侠会腆着个碧莲说自己比某某怎样,放下键盘却还是吃泡面都得和小卖部欠着的命。

    见众人一言不发,韩怀义也略缓和了下口气,但他的话依旧很不客气。

    他说:“我的意思已经明确,你们快活也好不快活也好,我只希望你们牢记我的忠告。一个国家民族的复兴不是暗杀,破坏就可以的,她必须经历系统的建设,这个系统包含民生经济科技军事各个方面的用心投入。”(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