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3死开
    因为甲午至今从没有一个中国人能如韩怀义这样对外强硬如斯。

    这货之前干翻了英国两个领事,然后跑去海外搞什么飞机。

    本来国内都有些淡忘他了,结果没多久他杀回来就又闹出这种新闻。

    日本人要赖账,换做其他的国人估计得含泪忍受。

    但韩二不然。

    人家韩二是个暴脾气,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是顿猛干。

    然后竟直接绑了台湾总督约日本人去夏威夷单挑。

    且他绑的儿玉源太郎可谓日方大名鼎鼎的人物。

    此人才在之前的日俄战争里打败了沙俄的。

    谁曾想转眼间竟落如此下场。

    尤其法租界和美国方面直接将整个过程公开了,此事确实是日方不占理。

    他们试图毁约也就算了,还准备借韩怀义一家都在船上时,要于茫茫大海上行不轨之事。

    成年人的世界往往看破不说破,但事态到了这个份上,既然说破那就得说个透彻。

    大家都不是傻子,韩怀义这次要是没带无线电台的话,结果还真不好说!

    因此法租界和美国方面都真正的愤怒了。

    那些和新罗马有关联的诸多企业也都纷纷发声谴责。

    便是德国人都出来摇旗,看在汉阳铁厂和煤矿方面的利益冲东洋人吼了几嗓子。

    这下完全是西方压倒了东风。

    另外日租界的侨民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断水断电,白俄方面则公然宣称在事情解决之前不得有任何人向日方提供帮助,不然视为向新罗马宣战。

    这下搞的日方在上海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他们干脆将事情往国内推,他们这么吃瘪还缩着头,使得国人的气势更高涨。

    申报对此直接来了个标题叫做:悠悠二千载,丰臣秀吉妄自尊大再被擒,放眼五千年,韩查理横刀立马真豪杰。

    此事自然也传到了香帅耳朵里。

    老人和民众的看法自然不同。

    他和魏允恭道:“怀义此事是不得已啊,但那些洋人包括美国的帮衬都是当不得真的。”

    “那您的意思,他其实只能靠自己?”

    “美国人为他和日本人开战是不可能的。”

    “那可如何是好。”

    “无妨,美国人不会亲自出手但拉拉偏架还是可以的。再说此事未必简单。”

    “哦?请老大人赐教。”

    “那猢狲从来把国事当江湖事处理,我看他得真打一场,其中目的一半为出气,只怕还有一半是为了推销飞机那个生意!”

    魏允恭听完苦笑:“曾几何时,我这个兄弟竟强悍到能单挑一国。”

    “休得为他吹嘘,他真那本事,为何还跑夏威夷!哼,千里奔袭笔必蹶上将军,他还不是要将日本人拖的出不了全力?”

    张之洞看似不屑一顾其实眉眼都在笑,接着他就和魏允恭道:“无需你为侄儿担心,日方断不敢阻拦两国的军舰,他们更知道,要是折了谁,那厮是真能将儿玉源太郎的脑袋拧下来的。那泼猴这一点上比当年的九帅还硬。”

    “实话和您说,在下就不曾担心过立涛,只在想这场热闹最后会怎么收场,还有就是谁泄露的他的行踪。”

    “要不就是三井家干的,要不他们就得查出来洗刷自己。呵,西伯利亚那边的沙俄据说现在对怀义佩服的很,袁慰亭说不少的哥萨克人纷纷入境,问了就说去上海投奔猢狲。哎,这四海的人望啊!宫里都干脆不吭声了,生怕咔擦一个雷落他们头上!”

    “可不是嘛,这是神仙打架凡人参合不得啊。”

    “猢狲再是神仙,在老夫面前还得毕恭毕敬,哈哈。”香帅忽然得意洋洋,魏允恭则哑然失笑。

    此时那艘美国客轮还正在波涛汹涌的大洋上疾行着。

    韩怀义也终于再见了他一面,因为他听说那厮绝食。

    列西科将其揪出来后,儿玉源太郎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他现在就像个偏激的市井老头那样,既狼狈又无助还得强撑着。

    这种自卑到极点的自尊实在可笑。

    韩怀义一句话就破了他的防,韩怀义道:“老子不打你不骂你,你也不必一副寻死觅活的妇人模样,抵达夏威夷我会放了你!”

    儿玉源太郎闻言双目微睁。

    韩怀义直接将一份电报砸去:“是个男人就养足精神,十日后率领这些过来带你的军队和我明刀明枪的干一场,谁输了谁是孙子。”

    电报上,韩怀义清楚的写着:即刻通知日方出动武装前往夏威夷接回儿玉源太郎,然后和PTR堂堂正正一战

    日方回复:请查理阁下照顾好总督大人

    韩怀义回复:可

    日方回复:我们就此次误会表示歉意

    韩怀义回复:死开,有话打完再说,备战吧

    日本人不说话了。

    儿玉源太郎默默看完后沙哑着嗓子:“好。美国人会参与吗?”

    “就我,你!”

    儿玉源太郎叹道:“好!韩桑,你是真枭雄,就算我赢了,也会切腹向你赔罪!”

    韩怀义淡淡的一笑:“整天端着不累吗?把他带下去,给他吃喝,但是看紧了,这是个没有信誉的家伙,搞不好会可耻的自杀躲避该有的责任,除非他在夏威夷重新证明自己。”

    这会儿几艘IMM的运输船正从旧金山出发,上面满载了白俄和一架架战机。

    他们将在几天后抵达夏威夷,和他们同行的是五艘海军战舰和两艘装满了弹药的运输舰。

    另有福特和布莱恩以及杜威领衔的海军参谋部海航考察团随行。

    而韩怀义所在的客轮后面大约300海里的地方,则有五艘日舰正往约定地点而来。

    当然了,离韩怀义最近的自然是水清丸号。

    与此同时有大批的各国记者正赶往旧金山,租船出海要拍摄这场PTR对决日本的盛况。

    因为事情发酵的时间足够长,所以可以这么说吧。

    此年间的文明世界国家基本上都在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和结果。

    这甚至能左右鼓浪屿争端的最终解决方式。

    不要以为日本人真怂了,他们也憋着一口气呢。

    比如桦山资纪甚至放下了和儿玉源太郎的恩怨,强力支持日军一定要在最后的处置上拿出自己的立场,不能让千里迢迢的远行变成一场可耻的笑话。(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