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4心寒如水
    这个行为等于是新罗马直接甩开兴业银行直接单干!

    得知这个消息的达尼埃尔顿时气急败坏。

    他立刻跑来家里告诉杜威特:“杜威特,梅洛一定发现了什么,他居然把铸币厂出的钱存去了巴黎银行!你应该打个电话质问他这种情况。”

    从他来了之后一直低着头的杜威特听到此事却眼睛一亮,他随即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杜威特先生。。。”

    “你特么是在安排我做事吗?既然事情已经明朗化,你就给我全面停止和新罗马所有的合作!接下来你先做几件事!首先全面催收虽然没有到期的贷款,随便找些理由。然后行文铸币厂要求他们暂停生产,赶紧的。”

    “这样做的话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你不这么做的话,我拿什么去要挟梅洛?”杜威特厉声问道。

    达尼埃尔只得按着他的意思去照办。

    梅洛收到下面反馈来的情况后他都懵了,因为这种做法简直叫无厘头!

    因为这是在明目张胆的践踏规矩,兴业银行完全是在违规操作业务。

    就算民间借贷也没有说到期之前就行催收的吧。

    可是兴业银行竟然将这种催收明文通知到了新罗马方面的每个客户头上!

    新罗马俱乐部的成员成为最大的受害集团。

    因为他们的账户被冻结,资金被扣押,许多的生意往来都顿时陷入了停摆。

    发生了这样的事梅洛再也无法装聋作哑,他不得不拿起电话主动联系已经断联了快半个月的杜威特。

    谁知他才开口表明了下身份,杜威特就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起来:“你特么现在相信我了吗?”

    “什,什么?”

    “我如果不坚定立场,就无法安排达尼埃尔做出昏招!现在兴业银行做的烂事已经够多了,而这是达尼埃尔急于向总部证明自己的自主行为,公董局当局面对这种搅乱正常金融秩序之徒应该怎么办,应该打电话问我这个被架空的,被自己兄弟不信任的人吗?”

    梅洛这才醒悟,他惊喜的道:“杜威特,这些都是你安排的?”

    “你放什么屁呢,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最近都在家里待着!你赶紧去抓他!”

    “好,我还以为。。。等会,如果我不押运资金前往巴黎银行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做。”

    “当然,因为我相信巴蒂斯塔是不会疏忽你的,可你的立场到底是什么呢!我根本就不知道。”

    “原来你也不相信我。”

    杜威特冷笑道:“别委屈了梅洛,大家都是聪明人,在这件事里肯定是你先怀疑我的。但如果是查理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

    说完他就无声无息的挂了电话。

    他很失望,因为直到兴业银行都停止向美国打款了,梅洛都没主动打个电话给他一下!

    十分钟后。

    马莫耶亲自带队前往兴业银行,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达尼埃尔。

    被抓捕的达尼埃尔到了监牢都没反应过来。

    不知外界情况的他还趾高气昂的和马莫耶宣布,等新的董事下来,他怎么抓他的,就得怎么放出去。

    这货在巡捕房内大放厥词说:“我是巴蒂斯塔先生的人,马莫耶先生我劝你放聪明些,这件事不是你能参合的。”

    马莫耶直接道:“少拿上面的人来吓唬我!”

    达尼埃尔底气十足:“你也不用你的脑子想想,要不是得到上面的授权,我能够这么做吗?”

    “上面?你的上面是杜威特吗?”

    “杜威特?不,他最近都被我逼回了家里。这件事都是巴蒂斯塔先生授权我一手操办的!”达尼埃尔信誓旦旦着。

    因为他可不想和杜威特分享这种功劳。

    然后他还对马莫耶许诺:“马莫耶先生,识趣点吧,费沃力都已经醒不来了,新的领事和巴蒂斯塔先生都会对法租界的。。。。”

    马莫耶等他哔哔完之后冷笑着将他拎到了墙前。

    这个时候达尼埃尔才发现墙壁上有些洞眼,他透过洞眼看到那边坐着公审会堂的关絅之,哈同夫妻,还有巴黎银行的董事,以及大量的记者。

    这群人诡异的安静的屏息静听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货顿时傻眼。

    马莫耶再度将他拎回桌前,丢出笔录命令道:“签字画押。”

    达尼埃尔试图挣扎,但很快给收拾成了一条狗。

    到了晚上新罗马控制的媒体就开始对此事进行了大幅度的报道。

    报纸上刊登出了兴业银行发给贷款人的经不起推敲的催款书,还附上了达尼埃尔的笔录,以及旁听审讯的一众人物的证词。

    另外新罗马俱乐部的成员也因此联名起诉兴业银行的违规操作。

    当晚。

    在韩怀义返回上海前半周的这个晚上。

    上海下起了一场雷暴雨。

    兄弟会的众人除了还在医院的费沃力之外,都聚集到了顶楼。

    在这个亲密的场合,大家之间的气氛却很诡异。

    杜威特将他和巴蒂斯塔来往的电报放在桌上,他还用文件夹将电报整理好了。

    然后他说:“我问心无愧。”

    梅洛的脸色很尴尬,他当时的决定从理智上来说确实没错,然而人都是要讲究感情的。

    其他人见状试图劝解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时杜威特道:“我在庞迪特家族并不受重视,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远东发展,更早的时候我是在天津,是查理给了我新生。”

    “然后他拉我进入了兄弟会。”

    “但现在,我背叛了巴蒂斯塔,也失去了对兄弟会的归属感。”

    “我退出这里,我已经订好了船票,明天我就会前往美国,我相信查理会给我一份工作的。”

    “就这样了。”

    他起身后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已经写好了引咎辞职的信,将罪责归于巴蒂斯塔对我的不信任导致的事态失控,我又捅了他一刀,这样的话兄弟会就能在名义上更站得住脚了。而梅洛先生。”

    “啊?”

    “巴蒂斯塔联系你后,你的内心真正的没有一丁点的动摇吗?你做不到一个圣人,却要求和他有血脉关系的我像个圣人一样,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很可笑吗?”

    杜威特说完直接走出了会议室,这次他是真正的离开了这里。(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