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1打中国人怎么了
    这会儿费沃力等人还在商议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大家都是场面人,不是市井里一言不合就拿刀子的青皮混混。

    公共租界的巡捕房既然以“贩卖人口”为理由抓了人,无论对方的借口多可笑,解决问题也需要按着程序来。

    公共租界的巡捕房接下应该会将人犯移交公审会堂。

    在公审会堂上,巡捕房方面会提供证据,被指定为犯罪嫌疑人的辩护者则会进行申诉反驳。

    陪审团根据双方的交锋提出参考处理意见。

    法官根据自己的判断再结合陪审团的意见作出裁决。

    听起来这是相当能保护受害人和嫌疑犯的完美流程。

    但再好的经书也能被歪嘴的和尚念歪掉。

    何况这个年代的中国人因为清廷的没落,所以在洋人面前的腰杆子不硬。

    诸多中外矛盾,洋人违法后也只归自己国家落实处置,这不等于没有处罚吗?而中国人要是惹了洋人,那就不得了。

    一来二去,公审会堂在百姓的心中地位不高,几任法官连带廨役们遇到事情也是得过且过。

    直到韩怀义崛起,加上关絅之这个人头铁。

    有法租界撑腰之后,公审会堂在对英国人时才强硬了些。

    但就算这样,埃文斯不还是没事吗?换做个中国人给英租界的洋人下巴豆试试,洋人能没完没了!

    谢苗的思路相对直接些,他说:“我看直接过去抓埃文斯一个现行,他不是还应该在拘役期限吗?到时候看英国人能这么说。”

    梅洛看问题自然比他深刻,梅洛说:“抓住埃文斯并不能解决那个中国妇女的问题,这是两个事情。”

    博斯曼也接了一句:“何况德维门一定能找出各种理由为埃文斯开脱的。而我们一旦在那边动用武力攻击他们的执法力量的话,有理也就没理了。”

    “是这样的,目前的情况只能是公审会堂立刻派廨役提人犯。然后在法庭上将他们的荒唐行为驳斥回去。”费沃力说道。

    他的潜台词是,那个中国官吏的遗孀被抓这件事只能认倒霉。

    梅洛接着他的话头道:“人到了公审会堂,总好过在巡捕房受罪,我们都明白一群中国女人在巡捕房经历一夜折磨后,对她们的名声会受什么影响。”

    就在这时,香帅和袁慰亭抵达,香帅听完之后也赞同梅洛的主张。

    他对关絅之说出自己的意见:“此事宜早不宜迟,你立刻去以提审名义救出她们,然后再想办法搜集证据反驳埃文斯的行为根本不成立,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质疑他执法的合法性。”

    “法租界会立刻追究他被处罚期还被复职的荒唐问题。”费沃力表态道。

    跟着黄金荣在边上的杜月笙看到大人物们三言两语将解决问题的办法拿了出来,核心内容的第一条就是,不让官吏的遗孀在全是男人的巡捕房过夜。

    结果这小子想的却是,假如韩先生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处理的这么软。。。

    既然这样,关絅之立刻回了浙江路七浦路口的公审会堂,接受阿松的举报而后亲自带领廨役前往公共租界要人。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十一点。

    关絅之气势汹汹赶来时,埃文斯都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中国人会在这个时候赶来。

    关絅之的手续合法合理且态度强硬。

    埃文斯带领的安南巡捕等人一开始也不是没想阻拦,但关絅之一句话就将埃文斯堵死,他严厉的警告他:“埃文斯先生,你如果阻拦公审会堂提审人犯,那么你就是在破坏中外既有的协定!请你考虑清楚,你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过去!”

    上次审判埃文斯的就是关絅之本尊。

    埃文斯火大的很,但他确实不敢在程序上乱来了,他只好嚷嚷:“我会盯着这件事的!”

    你算个屁呢,关絅之言简意赅一句:“立刻交人。”

    做法官的人都是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理智分析问题的人。

    然而等关絅之看到被架出来的黎黄氏时,他也炸了。

    因为黎黄氏竟被打的脸颊浮肿,一只眼睛都看不见了,出来时黎黄氏还在惊慌失措的喊:“我贩卖人口的,我贩卖人口的,我有罪。。。”

    关絅之顿时勃然大怒:“埃文斯,谁给你的权力殴打中国人!”

    埃文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巡捕房抓到罪犯,给他吃点皮肉苦不是正常的操作吗?”

    “你没有这个权力!我一定会追究你的行为!”

    木图生在边上冷笑道:“关絅之,我们可是都听到了,人犯自己承认贩卖人口了!”

    “我希望你们在法庭上也能坚持这么说。”关絅之不想和这些人渣废话了,他示意将这些妇女带走。

    这时,埃文斯又冒出一句。

    这货大概是被关絅之当场带走“人犯”,觉得没面子,于是这厮刻薄的道:““好啊,那我等你再判决我一次怎么样?”

    关絅之闻言猛回身:“你是在挑衅根据洋泾浜设官会审章程设立的公审会堂的尊严吗?”

    他的这句话不好接,木图生赶紧拦住了还要说什么的埃文斯,对关絅之挥手道:“拿到了人犯还在这里废话什么,我请你们立刻离开公共租界!”

    他这种态度简直蔑视人到了极点。

    关絅之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句的道:“明天上午十点开庭,你们都必须到场,如果缺席,就意味着自动放弃对该中国妇女的行为指正!”

    埃文斯大笑起来:“放心吧,我们会去的,我还想看看打了中国寡妇的后果呢。”

    然后他问木图生:“打中国人有什么麻烦吗?”

    木图生耸耸肩:“应该没有麻烦吧,我们打进北京后你们不还赔款的吗?”

    大家都在用英文交流,这两人说罢,那些安南巡捕都哄笑起来。

    关絅之身边的廨役们都愤怒了,关絅之其实也气的手足发抖,但他还是拼命按捺住了冲动,他掉头就走。

    埃文斯玩嗨了似的居然追上来问:“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打中国人怎么了,有麻烦吗?”(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