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3要端方滚过来(双更)
    来人打着千,在群白俄的如狼似虎的注视下颤声道:“贵人在上,下官镇江府知府刘佩文恳求贵人息怒,也请贵人约束洋兵洋将,徐千总就算有错,也该,此,此处毕竟是我大清国土。。。”

    他还蛮会说话的,居然拿出了这个理由。

    韩怀义却不惯着他,他直接一巴掌抽去:“你这厮混到镇江当知府了?”

    那货的顶戴好险被给韩怀义拍飞。

    他吓得捂着脑袋连连后退之际,韩怀义问他:“还认得扬州信义和的韩二不?你特娘的前几年勾结石金涛针对我家,收他家的银子故意断了我家的买***死了病中的信义和的当家韩成德,这事你难道忘了?”

    刘佩文认出是他登时目瞪口呆。

    徐宝山在边上忽然又叫了起来:“韩老板,韩老板,我们可是老乡啊。”

    他其实早知道韩怀义来历,但韩二当年那名声就好像曰天曰地曰一切的泰迪似的,和他这等悍匪自然不在一个层面上。

    徐宝山一开始心里知道却不敢提,因为这货在清廷混久了,生怕韩二觉得当年不堪会更加愤怒。

    但韩怀义既然自己说了,他自然就叫唤起来。

    这徐宝山先想玩绿林手段,却给韩怀义蛮不讲理的直接崩了盘。

    被抓住后又是反清复明,又是可怜家眷无辜,现在居然还翻出乡土情义来,也是可以的。

    韩怀义却不吃这套,对他冷笑道:“老乡老乡背后一枪的事少了?孙七是不是你老乡?”

    徐宝山。。。

    韩怀义真正烦了他了,当着刘佩文的面直接下令将徐宝山抓去边上先当众打断双腿,再让陈别江安排人接待百姓申诉做成案卷备用。

    接着他怒气冲冲的又一脚将刘佩文踹开,让他赶紧死出去为他的军马准备晚饭,并命令他早早上报端方,就说新罗马的韩查理在这里等他,要他赶紧滚来。

    要是明日此刻不见有人来,他就会炮轰南京城。

    刘佩文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后,韩怀义转头和马尔切诺道:“这个蠢货会去带信的。”

    “查理,你是要借机逼出端方?”马尔切诺不解的问,因为韩怀义出发之前没和他商议过这些事情。

    韩怀义说:“对,就在这里解决,另外顺带敲定张镜湖的官职。”

    “如果他不来呢?”

    “新罗马公司员工被清廷贪官殴打杀害,两江总督竟无视申述,新罗马自然有理由开上几炮换取清廷的关注!我这么闹腾后香帅自会借机出手,另外哈同的妻子也会在清廷高层为我们发力,端方将必死无疑!”

    韩怀义的理由十足,因为他知道清廷的官最怕事情闹大。

    到时候他又有确凿的把柄在手,清廷为遮羞只能收拾端方!

    所以端方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不就范呢。

    韩怀义和他说完就去询问沈宝山那边的情况。

    下面人来回报说,他们目前已经扣住了端方的几个旗丁,也查获了还没运走的几箱烟土,只等口供了。

    这会儿那些子弟也已经将小厮的尸体带回。

    原来那些混账居然将小厮丢在后面的河沟边!

    众人见这些畜生连孩子的尸体都去作践,无不咬牙切齿,但韩怀义这会儿却很冷静,他特地吩咐道:“现在一个都不忙杀,都给我捆着,等端方来了之后老子让他来杀!”

    众人闻言一愣,这才发现,他气势汹汹而来至今竟没杀一人!

    “这是政治智慧。”马尔切诺觉得自己又学到了韩查理的一招,但这必须要有很可怕的制怒能力。

    不不不,查理的愤怒都是有套路的!

    他只是为了最后的目的,恰到好处的表现愤怒而已!

    我的天。

    马尔切诺想到这些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钻牛角尖,太神话这个“弟弟”了。

    韩怀义哪儿知道他这些心思。

    他吩咐完毕就跑去看望接受过定骨和包扎的沈参舟去了。

    沈参舟这会儿气色已经好了许多,这大半是精神上的原因。

    韩怀义有些内疚的道:“又让你吃苦头了。”

    沈参舟前些日才好险没给“水上漂”弄死,这次直接给徐老四打成了重伤,而人家都这个岁数了,韩怀义实在不好意思。

    沈参舟却乐不可支:“韩老板,这是坏事变好事呀,我吃点苦不要紧的。重要的是端方再没法找新罗马这边的麻烦。”

    说着,他想到那个小厮,又黯然起来:“只可惜了那个孩子。”

    “是啊,所以除了为你,也为那个小弟兄,徐老四必须千刀万剐!”韩怀义轻轻的拍拍他的手:“你且先歇息,我估摸今天晚上许多人睡不着觉呢。但我们得养足精神。”

    “听您的,听您的。”沈参舟明白他做事从来滴水不漏,而按着韩怀义的方式解决问题的话,要比直接杀戮还要痛快。

    韩怀义见他理解自己,便吩咐谢苗带白俄去镇江府打电报给上海方面,直接通知魏允恭情况。

    这时镇江府的诸多百姓已经主动送来了许多的食物,扬州那边的韩家老班底们也纷纷带着吃喝来见自己家的二炮爷。

    于是缉私营地就成了新罗马武力的临时驻地,过往的地主徐宝山兄弟却成了阶下之囚。

    等谢苗发完了电报。

    守着电报机的魏允恭立刻按着和韩怀义的约定,急电香帅这边的情况。

    端方是几乎和香帅同时得到消息的。

    和香帅的放声大笑相比,满人总督瞬间瘫在了椅子上。

    正如韩怀义所认为的,清廷的官都怕事情闹大。

    如今新罗马出动炮舰和上万的洋兵席卷镇江缉私营,还顺带抓住了他管家负责的私运鸦片的证据,这不是要了他的命了吗?

    有人问,堂堂两家总督也搞这些?

    他当然不会亲自去做,但他有的是白手套操作这些事,利益大头也会到他的府上。

    要知道鸦片可谓巨利。

    自有人走他的门路,要不然他一秉公执法,大家还玩个屁啊。

    所以比如徐宝山得知他要来做两江总督后,早就和他的管家勾搭上了,一个绿林出身的匪徒都有这种心思,更何况京中那些旗人呢。(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