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0居然是大先生
    他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懂,但这个问题难住了所有人。

    梅洛叹道:“这就得看他怎能自救了,依着乐博安的死来分析,他应该能掌控局势的吧。”

    其实他也有些没底,因为分析毕竟是分析。

    而就在沪上的气氛因为陈别江带回来的信息稍微缓和了些之后,韩怀忠依旧渺无音讯。

    直到三天后,新罗马收到了一份从江西寄来的信。

    韩怀忠在信里明确告诉他们:“什么也不要做,见信立刻打六笔,每笔十万银元去汇丰银行的这个账户即可,我和这些好汉已经谈妥,他们拿钱后放人,千万什么也别做,我自己能回来。”

    对照账户,正是其中一个绑匪的名字。

    取款地点不出意外的应该在汉口!

    但他们不能做什么!

    而费沃力对于匪徒的要求则道:“查理为我们做的够多了,这笔钱我们来出!不要通知鱼儿和苏。”

    杜威特表示赞同:“先从我的银行支取。”

    但梅洛说:“不,费沃力先生,你去找哈同。”

    找哈同?

    梅洛道:“哈同会同意的,这是没有风险的付出。查理教导过我,有时候适当的求援会增进彼此的关系,当我们的回报超出这六十万后,他反而会欠我们一个人情,那时候也许就是对付德维门的时候了,我们会用得上哈同的。”

    “你特么。”费沃力嘟囔道:“有一个查理就够了!”

    “我没有窥视查理的位置。”梅洛喊冤。

    马莫耶和杜威特都笑了,马莫耶说:“费沃力先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这些人中,有一个可怕的查理就够了,你的脑子这么好,我们会有压力的。”

    李德立也为之大笑。

    十分钟哈同接到了费沃力的拜访电话,他却和罗嘉林亲自驱车过来。

    德维门听到哈同去法租界的消息时冷笑连连,犹太人都是王八蛋!他一定去拍韩查理的马屁去了!

    而哈同看完信后果然都梅洛说的那样当即同意。

    他道:“查理这个混蛋虽然欺负过我,但是我很佩服他的头脑,我们已经是朋友。我有这个能力,那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我赔你一匹马吧,哈同先生,我觉得那事在你心里好像过不去了。”梅洛开玩笑道。

    哈同摸着大肚子直翻白眼:“我才不要,这笔钱也不是借给你们的,是借给查理的,能让那个混蛋欠我人情的机会可不多!”

    钱立刻就拨了出去。

    另外沪上人等这个时候才敢将情况向美国方面汇报。

    但接下来的事态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钱竟然在账户内一直没动!

    就在半个月后的这一天。

    陈头响正从澡堂出来。

    常在码头边上做事的他因为好酒好色,脾虚肾虚湿气很重。

    所以这厮热天都要去泡个澡活活血。

    忽然间他看到了那边有行人埋着头去了租界的通达旅社,而带头的好像是韩怀忠。

    “大先生?”陈头响顿时一愣,他顺带悄悄的打量跟在韩怀忠身边说说笑笑的几个人,却发现那些人面生的很。

    另外那些家伙看上去还有些说不出的土气。

    上海方面虽然闹的不轻,但很快被法租界和美国方面联手压了下去。

    尤其字林西报等行业出于对韩怀忠安全的考虑,没有向外宣布情况。

    这就导致对绑架事件的舆论只限上海范围。

    所以陈头响还真不知道这个事。

    但这货是市井里打滚了多年的滚刀肉,又被韩怀义教育的不轻。

    人一醒就真的彻底醒悟了,从思维到行为。

    所以他现在心思缜密的很。

    他纳闷的想,韩怀忠到天津不去码头不带面熟的跟班,连白俄都没带一个,跟着他的却是群瘪三,这事不对啊?

    陈头响是地头蛇,对此起了疑惑后谁也没说,只悄悄的让面善的弟兄去悄悄打探一下情况。

    消息传来说确实是大先生。

    跟着他的几个人好像是安徽那边的,有个情况很诡异,就是大先生手上缺了个指头。

    另外那几个人和大先生一起包的是通铺!

    特么的上海滩的大老板睡苦力睡的通铺?

    “不管是不是误会,是误会都好解释,现在给我安排人,不,老子亲自带队,你们将对街的那家饭店关照好,换上我们的人!我到隔壁的茶楼等情况,因为他们总要吃饭的。”

    陈头响很快拿出主意。

    接着他就带人窜去了通达旅社对街的茶楼,另外将弟兄安排进了饭店的伙房和跑堂中。

    在他的安排下,放在内圈的人并不多,他也就安排了十个精明面善的,撒在两个店里并不起眼。

    但在外围他却又调了小一百号等着。

    为了防止万一,陈头响还悄悄让不远处的另外一家饭店和街边的摊位都收拾关门先。

    他在做这些准备的时候,韩怀忠正在和几个绑匪说说笑笑。

    他写信后特地建议绑匪们不要急,万一法租界有人自作主张他和他们不好交代。

    所以他带他们没去汉口而是走陆路拐来了天津取款。

    这天他抵达天津后还特地绕开了码头,选了租界边上的一家旅社,只等明儿就让这些绑匪取钱走人。

    他这一来一去折腾就有又半个月。

    至于沿途花费也都是那些家伙坑蒙拐骗乃至抢的,他也不管。

    上海滩都因为一直没他的音信又慌了起来,韩怀忠自己却不慌,因为他身在这群绑匪之中已经真的没了生命安全,除非他自己作死。

    还别说,韩怀忠是诚心要给这笔钱了,因为钱没了可以再挣。

    因此他的态度做派都让人特别信服,加上韩怀忠的长相就让人觉得亲近,所以现在他和绑匪之间气氛相当的融洽。

    而知道明天就能脱身,韩怀忠多少还是有些激动和期待的。

    安顿好之后他就在铺上低声说:“各位兄弟,咱们相处也有一个多月了,这件事我说到做到各位也请说到做到,明儿拿钱后就让我走,然后我们从此不见。”

    “大先生,我们不会不识好歹的,有这笔钱我们也能过安稳日子了,但我们信了您,您也不能事后……”

    “不会,要是那样你们还来找我!”韩怀忠实诚的道。(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