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5和太古洋行的业务冲突
    韩怀义在拼命的分析情况。

    他不可能记得所有的详情和历史细节。

    但他确实记得太古这个庞然大物。

    太古轮船是民国年间大名鼎鼎的航运公司,业务遍布中外和整个东亚。

    有句话可以形容此年间的航运版图。

    摩根是大西洋的,太平洋是太古的。

    也正因为此他忽然想到一点,太古轮船除了长江流域的内陆火轮客运,他们目前还没有涉及太平洋的大型航运,在沪上的主要营业也只在火政和海洋保险方面。

    “莫非我正好卡在了他们的计划之前?”

    接着韩怀义又想起自己对日本人的要求。

    新罗马设置台湾码头要求橡胶和锡矿的事宜会不会更加触动太古的神经?

    韩怀义忽然隐约把握住了些什么,对了还有自己的集装箱专利!

    任何试图染指航运的公司都不会放过这个专利,偏偏太古洋行并没有参与对集装箱专利的竞争。

    这明显不对头。

    想到这里他下楼再打了个电话给马莫耶和李德立交代了些安排。

    然后他提醒屁颠颠跑下楼的鱼儿:“明天记得提醒我和费沃力他们举行会议。”

    他的神色里有些狠辣的味道。

    鱼儿吓一跳不由问:“少爷,怎么了?”

    “我看穿了些东西。”韩怀义笑道。

    他觉得此刻自己才是真的轻松,一种莫名其妙的枷锁忽然解开。

    其实之前他并不觉得,不过解开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这么长时间居然忽略了一个巨大的威胁。

    心思一去这货就不正经了。

    他忽然转身:“上来,少爷我背你上去。”

    鱼儿开心的跳上去,韩怀义便托着少女两条活泼有力的长腿往楼上走,嘴里逼逼赖赖二爷背媳妇咯,鱼儿掐他:“猪八戒,你是猪八戒。”

    少女趴在韩怀义的背上,败家子感受着她的柔软便故意一跳一跳的,还问什么东西撞他。

    然后他就很直接的背着鱼儿拐弯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货将鱼儿摁住,东边捏捏西边摸摸,最后还问慌的什么似的鱼儿:“你是不是很急啊,少爷我要不就从了你吧。”

    说完他就去扯人家的衣服了,鱼儿紧张的忙推开他逃跑。

    结果那混蛋在背后哈哈大笑,等着给他逮回去的鱼儿顿时气死,早知道人家就不跑了!

    次日让韩怀义意外的是,朱玉林的小舅子潘敏夫居然大早就在门外等他。

    韩怀义纳闷的让他进来后发现这小子一夜没睡,居然将自己了解的太古公司的详情都详细的写在了纸上。

    今天正要召开会议的韩怀义不由很惊喜。

    潘敏夫昨天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感情他自幼和姐姐相依为命。

    也是,哪怕在这年头,但凡有点指望的人家岂肯做谁家的姨太太。

    朱玉林这猪头娶了他姐之后对他倒不错,花钱给他上学让他学英文和其他知识。

    然后又通过路子介绍他做浙江和上海的焦煤生意,还顺带回购他的煤渣去砖厂。

    正因为做能源所以潘敏夫接触许多方面,尤其是船务。

    然后他就接触到了叶忠兴同时了解了太古洋行。

    你临时特地的去了解一个情况,只会得片面信息。

    潘敏夫却聪慧的很早就在打听沪上的许多事情,包括太古洋行的一切。

    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他过去看似没头脑的到处八卦,却在今天得到了回报。

    看完他洋洋洒洒的介绍,韩怀义终于对太古洋行目前的业务有了清楚的认识。

    他想的还真没错。

    因为这材料介绍的太古洋行的业务情况,完全证明了他昨晚还有些迷糊的猜测。

    那就是自己的业务确实卡在了太古洋行轮船业务的下一步发展之前。

    自己对日本人的要求也和太古洋行的业务有所冲突。

    利物浦人创建的太古洋行吞并公正轮船公司后,正式涉足航运业。

    和海岸船舶运输工厂合并后,他们开始壮大,但他们主要的业务是内陆的长江流域进行。

    另外则是在东南亚和日本之间进行贸易,甚至还在香港设立了制糖厂。

    这是个未来航运业的庞然大物,不过真正让他们发展起来是在1920年代。

    韩怀义立足发展航运后,出于对国内局势的预判直接放弃了内陆小火轮和客运,而是直接涉足沿岸贸易。

    他之所以如此选择是因为,聪明人不要在烂泥塘里打滚。

    比起法租界,沿途各地各方的关系之复杂其实远超沪上。

    尤其是清廷地方官吏的吃拿卡要完全没有规矩,随心所欲。

    他要是逐一去应付能给累死。

    韩怀义的选择没错,可他这一招正打在太古洋行未曾布局的地方,倒是阴差阳错。

    转眼间新罗马成为了目前远东地区沿岸贸易的强力新秀,几无对手。

    看完这些情况,韩怀义心想,如此看来之前贝恩和德维门对我的针对,也许真的不仅仅是因为洋人对中国人的傲慢。

    他立刻当着这小子的面先打个电话给三井,很蛮不讲理的质问对方:“三井桑,太古洋行在搞我的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三井成呼天抢地:“韩桑,绝对没有这回事,我是说我绝对不知情,我这就去打听。”

    “你答应我的合同呢,好,那明天见。提醒你一下,你可以顺便借机和他们勾结。”

    三井成急了,大吼:“韩桑,你什么意思!”

    “你再叫!”

    三井成就不叫了。

    韩怀义随即又拿起电话给费沃力:“费沃力,有个有趣的事,今天咱们在老地方聚一聚吧,下午二点怎么样?好的,那你通知他们吧,我通知谢苗和杜威特。”

    接着他再拨出个电话:“立涛,明天上午有个叫潘敏夫的人去找你,岁数和我差不多大,嗯,让他做你的助理跟着你学,好的。”

    安排完以上后,韩怀义取过边上的纸笔写下月薪15元的待遇签字交给潘敏夫,他奖罚分明的说:“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起你就是新罗马公司船务部门的总经理助理,记住,公司的事家人也不要提及,另外你只要维护集体利益,集体就会维护你。”(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