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1准备斩草除根(双更求票)
    就在哈同做出决定的时候。

    韩怀义也和兄弟会的诸人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然后他断言:“这一定是个陷阱,生意上的陷害我可以自己解决,但对方吹响的不仅仅是针对我个人的进攻号角。”

    “一定是德维门和宝昌。”费沃力很有情绪的说,但他没有瞎说,因为敌我双方一直很明朗。

    其他人对此也相当的火大,因为他们已经是个利益整体。

    哪怕新加入的博斯曼,他的儿子大概三天后就要抵达上海了,这个时候却听到这个消息,博斯曼很是生气。

    和他们相比,梅洛却永远是个理智党,他只问:“查理,你是根据什么判断出来的呢。”

    韩怀义当然是根据即将开始的日俄战争,和日本的野心。

    可是话,是不能这么直接说的。

    韩怀义就道:“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必须要先说点我的想法。”

    他习惯性的站起来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下:目标——达成

    然后他在两个单词中间的横线上切割出了一段段的分隔。

    做完以上他才说道:“梅洛,还有诸位,大家请回想一下航运,大世界,俱乐部,垃圾填地,和来年的沪西豪庭的开发。”

    “这些是什么,这些是一个整体的闭环。”韩怀义在黑板上再画出个圆圈:“所有的生意都是为了我们最终的计划积累资金,那么我再想问问各位我们之前的事情做成了吗?显然还没有。”

    “查理,我有些糊涂了。”费沃力道。

    韩怀义一笑:“那我就言简意赅些吧,做事要量力而行。再伟大的计划也需要一步步走,这中间哪怕遇到更好的机遇我们也不能随意的更改初衷和步骤。比如在我设定的航运业务方面,目前我们的航运订单已经让罗马号必须负荷运行了。等其他船只可以使用时,我们后续的再谈订单也已经能保证我们不亏本了是吗?”

    “是的。”

    “这个时候天上忽然掉下个馅饼,让我们一单就可以赚回成本,一般人一定会动心了,可我不,因为我首先要考虑风险。”

    梅洛点头道:“风险确实太大。”

    “三十万的保证金,三艘船,上百万的物资损失不是我们能承受的。弟兄们,想实现理想更需要节制。这个世上最可怕两种心态,一是万念俱灰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二是踌躇满志觉得老子天下第一!”

    “精彩,查理,这句话很精彩。”博斯曼赞道。

    “我们再考虑一下英国和日方的结盟,再考虑一下甲午后日方在外海的控制能力,再考虑一下日本和俄国的对立,这件事的风险就已经不是我们能不能承受这么简单了,这件事的风险程度已经达到了顶峰。”

    费沃力闻言问:“查理,你认为他们之间会爆发战争?”

    “毫无疑问会爆发战争,占据朝鲜为跳板的日本一直试图染指清廷其他的国土,他们却被俄国人卡住了脖子,沙俄的太平洋舰队更对日方的运输线路造成巨大威胁。所以日本人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方面帮助沙俄运输重要的军事物资的。”

    韩怀义接着又丢出一句经典:“在远东做生意你可以不参合政治,但你不能不考虑政治。”

    “那么日俄之间你觉得谁会赢呢?”费沃力问。

    “日本,沙俄的重心在欧洲,所以日本短期内会胜利。”

    “那我们能不能?”

    “日本人和英国人结盟了,而我还是个中国人,何况费沃力先生我不建议我们深度的参合政治投机。”

    “明白。”

    费沃力理解的说,这货绕了半天总算关心到自己了:“看来这确实是个坑。他们也会对付我们的。”

    “宝昌的名声已经臭了但他的关系应该还在。”梅洛分析道。

    兄弟会商政集团是二元结构的。

    商界的领袖是韩查理,政治方面就是费沃力。

    对手确实不可能忽视费沃力,最起码也要给他制造阻力,让他在韩查理遭遇危险之际无暇分身。

    这个时候博斯曼提出个问题:“我们可以拒绝这种生意,然后全力保护费沃力吗?”

    “你躲过一次却躲不过下次,所以必须借机进行反击,彻底的消除隐患。好在我们的目标其实很明确,那就是日本人和英国人。”韩怀义道。

    “但这是沙俄人的订单。”

    “沙俄人不可能参合进这种组合,唯一的可能他们也是被算计的一方,甚至日海军已经在等待这批物资了呢?”

    “那你准备怎么做?”费沃力问。

    韩怀义道:“我自己就可以应付这些混蛋了,你们做出支持我的姿态不要走漏风声就行。而费沃力先生,你必须要对宝昌进行警惕了,不出所料的话,这个名声已经烂大街的家伙不会亲自出面的,但他会找到合适的人来和你打擂台,而他的关系会在背后对其进行支持。”

    然后他说:“如果你需要帮助,无论多少钱只要开口我都给你。”

    费沃力深吸了一口气,很感动的道:“谢谢。”

    “这是我们的义务,费沃力先生。”韩怀义哈哈一笑:“从查尔斯主动找到我之后,我就做出了应对姿态,包括营造出心动和扩大生产的状况,我们今晚的聚会,当然也包括了为你准备资金。”

    “你准备了多少?”费沃力吃惊的问,你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你有必要,那我会直接将汉阳铁厂招标计划取消,把将那事交付给杜威特,换取五十万的借款支援你稳固地位,大不了就当沪西豪庭没赚到钱!”韩怀义斩钉截铁的道。

    每个人都知道他不是在做姿态。

    而这个数额令人眩晕。

    “费沃力,我们就是拿钱都要将这些混蛋砸死!”韩怀义狞笑着道。

    他这次是真正的对德维门之流动了杀机。

    但那厮毕竟是英国副领事,真的将他物理解决一定会引来天大的麻烦,并且会导致哪怕同袍都要对自己有看法。

    人在圈子里混是要有口碑的,坏,也得坏的有规矩。

    动辄掀桌灭门的话,从此寸步难行。

    所以他只能以委婉的方式来解决麻烦的问题。

    这看似很憋屈,但如果能解决的话,反而能得到更多。(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