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5鱼儿的另一面
    正在这时。

    门外响起阵哭喊声。

    白俄进来禀告道:“小姐,严九龄的人查出来了,他和公共租界那边勾结,这几日吞了二十两采购银。”

    上万人吃饭的数目巨大,二十两混在其中并不起眼。

    这种情况专业的财务都未必能查出来,但韩怀义的力量已经触及到最底层,有的是办法盘出详情。

    鱼儿听完顿时气的柳眉倒竖:“韩先生和公董局的费沃力先生他们把自己私人的钱拿出来补贴这些百姓,他的家人也在这里得到照顾,他居然还这么干!给我把他移交巡捕房的宋大哥。”

    奶猫负责这片的慈善之后,在韩怀义的建议下对这些情况早有防范。

    当时她还觉得这些穷人是不会这样的,韩怀义却告诉她人性不可信,唯有严格的制度和惩罚才能杜绝这种烂事。

    其实这些都是韩怀义的章程。

    发现问题立刻排查,出现问题就联系巡捕。

    但在周阿达看来,却是女儿一声令下就查出二十两的亏空,随即就让洋人把蛀虫直接抓去巡捕房严惩。

    这简直是穆桂英啊!周阿达都有些怀疑,这还是他的女儿不。

    接着又出一档子事。

    几个女孩气愤的跑来告诉鱼儿,上海县的那几个菜民晓得这边用度越来越大,居然有人坐地起价。

    鱼儿闻言就说:“那就将这家永远排除在采购名单之外,再向其他家通知我们的需求量,选物美价廉者负责和我们对接。另外多安排一些大妈严格把控质量关,要是发现以次充好也永远不用。把这些都提前告诉对方。”

    几个女孩连忙答应然后出去叽叽喳喳。

    不多久那些送货过来的菜民就老实了,其中一个嘚瑟要涨价的哭的稀里哗啦的,弄的几个丫头都不忍心还反着来求鱼儿。

    韩怀义正好赶回来,见到这种情况就问是怎么回事。

    蒋文武将前后的事情一顿说。

    韩怀义冷冷的道:“鱼儿做的很对,无规矩不成方圆!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为什么不执行?”

    “没有没有,老板,我们都执行了。”蒋文武都慌了。

    天下最大枕头风。

    他可不敢让韩怀义觉得他对鱼儿是阳奉阴违,他忙解释:“是这个菜民,和这个贪污的人在这里哀求,那几个财务上的丫头就有些不忍心。”

    听到少爷回来,鱼儿便出来了。

    “你们舍不得他们?简直是妇人之仁!你们拿新罗马的薪水,身后还是上万的父老的吃喝用度,却反着为这几个坑蒙拐骗的货求情。你们是脑子不好使还是圣母表发作!”韩怀义不满的问那几个女孩。

    几个丫头都吓得想躲。

    鱼儿不忍心的道:“少爷,她们也没坏心。”

    咦,鱼儿一开口,韩怀义没脾气了,他哼哼着:“下不为例。”

    说完示意蒋文武:“将这个坑了善款二十两银子的人揪去工地,给大家看看,我马上过去。”

    接着他又对那个之前上蹿下跳的菜民道:“我韩怀义做事公道,该你的不会少你的,不该你的,轮到你敲我的竹杠?今天看着鱼儿的面皮,给你个机会,但是你特么只要敢乱涨价,和以次充好,以后就别种菜了,老子拿你种菜,听到没有?”

    “韩先生,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如果你们送的东西吃的我的工人拉肚子,老子也把你们做花肥!以后看到鱼儿给老子恭敬点。”

    “是是是,韩先生,鱼儿姑奶奶,我们……”

    韩怀义立马乱了:“等会,我是韩先生,你们叫她姑奶奶?”

    “那老子以后叫鱼儿什么?”这货气急败坏上去一脚:“滚蛋。”

    周围的人本来被他吓得大气不敢出,见他发了半天火,亲自动手却只因为自己和鱼儿差了辈分才急眼的,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就连挨打的那个奸货捂着肚子也在乐。

    其实韩怀义也只是想给这些穷人教训一顿提个醒也就算了,不至于真的喊打喊杀。

    接着他又跑去已经义愤填膺的“反腐”现场。

    韩怀义先让鱼儿扶起那个贪污家伙的家人,然后指着他们道:“看在鱼儿求情的面子上,还给你们家在这里继续做事的机会,其他人以后也不要欺负他们,因为谁都有糊涂的时候。但是只要再有一次,鱼儿劝我也没用了,一定收拾你,听到没有?”

    没有人知道的是韩怀义其实一直在悄悄的选拔手下。

    人才,太少了啊。

    所以这些能被公推选出来做事的其实都是穷人里的人上人。

    这本是他们就此崛起的一个机遇,可是这个家伙既然动了善款,就是基本的良知都没有。

    所以韩怀义虽然这么说,但主要是在照顾他无辜的家人。

    而他从心里已经将这个货色彻底的打入冷宫。

    至于周阿达,他躲在人后听韩怀义字字句句把自己女儿捧在头上。

    老头子则在感动的想,哪怕我家丫头已经给二少爷糟蹋了,我也认了。

    他能这样我家鱼儿是不会吃亏的,将来要是能生个胖小子地位可就稳了。

    至于正房地位,他都没想过,在他看来,二少爷将来的正房必定是知书达理能帮二少爷打点江山的大家闺秀。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家鱼儿已经走在这条路上了。

    处理完这些事韩怀义回到办公室先去看高玉明的信。

    “六千两一年?不错,陈大有看来闲不住啊。”

    高玉明之所以写信主要就是告诉韩怀义,陈大有在扬州对韩家贴心的很,但他最近找高玉明提了个要求,想走韩怀义的门路调上海。

    因为裴大中做道台后上海知府的缺还暂空着。

    曾几何时,漕运提督衙门的一个师爷就能让韩家束手束脚,今年以来却是连扬州知府都得给二少爷请安求援。

    所以高先生的字里行间充满了自豪喜悦。

    想当年扬州盐商也不过如韩家这般的风光吧,他是这么想的。

    韩怀义却晓得的,自家的财富,以及在清廷方面的关系比起扬州盐商当年差的可远了去了。

    那可是能左右中枢上达天听,钱多的把瘦西湖都能当鱼池的存在。(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