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3高兴的早了点
    他们的立场让宝昌很意外。

    这货懵逼的看着他们两个。

    他都觉得委屈了,你们搞我干嘛,不应该啊。

    费沃力这个时候问梅洛:“还有什么事吗?”

    梅洛道:“就在刚刚公董局下面各委员会成员来电一致要求解除宝昌的董事职务。警务处马莫耶警长来电要求董事会批准对他进行调查。法国军队也表示支持这一决定。”

    梅洛的眼睛此刻泛红,一半是因为宝昌刚才攻击韩怀义的话而气的。

    还有一半是因为他一夜没睡,他都跑死了。

    就为了统一那些人的意见。

    而他的努力卓有成效。

    宝昌闻言彻底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他一下跳了起来:“你胡说八道!”

    “轻易可以验证的事情,你走出去就知道了。”梅洛冷笑道。

    此时此刻马莫耶就带着人在会议室的门外。

    只要董事会议通过对宝昌的罢免,而宝昌再有任何的不妥的举动的话,他就会立刻冲进来逮捕他。

    费沃力冷冷的看着小丑一样的对手,不禁想起昨晚韩怀义和自己说的那句“攘外必先安内”。

    他此时此刻真的很感谢查理的理解和支持。

    在发生那样的悲剧后,查理依旧理智的提醒他,比起德维门,宝昌才是心腹大患,我们的理想如果要顺利实现,就必须拿下这个拦路石。

    他觉得查理在为他牺牲,因为按着查理的脾性,他本该安排一群白俄去突突了德维门再说啊。

    所以今天,他不会再给宝昌任何的机会。

    话说他也受够了这个混蛋。

    时光回到很久之前。

    1862年便成立的公董局曾发生过一次类似的动荡。

    在公董局成立三年后的1865年10月,时任法国领事白莱尼和公董局发生过一场极其剧烈冲突。

    当时驻军坚定的站在领事这边扑灭了“叛乱”。

    鉴于这个历史原因,从此以后法国领事兼任总董并对公董局人选有强烈的控制权力。

    换句话说,有海军背景的费沃力在远东,本该掌握绝对的力量。

    但宝昌的资格以及他和印度总督的密切关系,导致这一届的公董局权力有些二元。

    费沃力还拿他没太好的办法。

    可今天不同,宝昌脑残的犯了众怒!

    费沃力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良机,他立刻询问其他董事:“我提议立刻罢免宝昌的董事职务,谁赞成谁反对?”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费沃力心里爽的飞起。

    宝昌却搞笑的一比,他还有脸狗急跳墙的喊道:“我反对。”

    结果举起手的众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宝昌彻底急了眼:“你们这些人联合起来沆瀣一气,你们这是对我的栽赃陷害和恶意迫害……”

    费沃力索性扭了扭手腕亢奋的走了过去。

    宝昌大惊失色转身要跑,拉开的大门外却站着铁塔似的马莫耶先生。

    这个时候和费沃力一样亢奋的是山口明宏和乐博安。

    法国人在查理的坚持下,果然和英国人怼上了。

    而为德维门解决隐患的山口明宏顺便又激怒了一下美国人。

    他废物利用的让李谟平在临死前安排了两个青皮去干掉今天要驾驶777的人,然后才将他杀死灭口。

    他的计划显然很有谱。

    如此一来,公共租界的局势将变得混乱,被彻底孤立的德维门除了他们就再无依仗。

    这对如今在公共租界势力还相对单薄的日本人来说,是个好事。

    “接下来我们就该发力支持德维门先生了,他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让他站稳脚跟哪怕暂时没有权力,但他到底是个英国副领事。接下来我们还会和哈同先生进行沟通,想必这个贪婪的犹太人是不会拒绝我们的好意的。”

    山口明宏现在很快活,他躲在暗处择机操盘这一切后成果斐然。

    他接着和乐博安说:“三井先生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对你也很赞许。另外他非常同意你要进行远东航运的计划,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实施这一切吧。”

    乐博安不由狂喜,只要能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在上海航运市场落下钉子,他自信一定会做出番伟业的。

    山口荷子在边上欠身道:“恭喜了,伯父。”

    “哪里哪里。都是山口先生帮忙啊。等犬子晚上回来后,我们父子一定要好好的请两位……”

    他话音未落,山口明宏身边的电话忽然响了。

    乐博安连忙住嘴,片刻之后山口明宏的脸色剧变。

    告诉他一些信息后韩怀义说:“过来和我聊聊损失吧,但你必须带上乐博安。不然的话,我们就开战。”

    “韩桑……”

    “否认毫无意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已经足够,我又不是公审会堂。”

    山口明宏无奈的说:“我明白了,韩桑。”

    听到这里乐博安的心中已经有了些不祥的预感。

    韩怀义继续道:“如果你有其他想法的话,我相信英美法等势力很乐意以此来给你们找点乐子的。”

    “好的韩桑,请问是现在过去吗?”

    “立刻叫上你身边的人吧,带着他们,我就在看着你。”韩怀义说完直接放下了电话。

    这句话其实很有歧义,你身边此刻如果没有人也不要紧,因为你可以理解为他让你带上你的部下或者伙伴。

    但山口明宏觉得韩怀义的人正盯着自己,他本能就赶紧去看向窗外,墙头,天空,大地。

    仿佛黑色查理无处不在。

    “你怎么了父亲?”山口荷子担心的问,因为父亲的状态明显不对头。

    山口明宏垂头丧气的道:“备车吧,乐博安,你的儿子在韩查理手中,他要我们立刻过去谈谈。”

    “啊?”乐博安和山口荷子虽然已有感觉,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不敢置信。

    按着他们的计划安排,任何人也绝无可能发现真相的吧。

    “韩查理昨天晚上就抓了令郎,并准确的说出了我们房屋的内部结构和特征以及具体地址,他绝不是在装腔作势,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山口明宏说着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天空大地和周围。

    这种日子还怎么过。

    他沮丧的想。(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