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1皇帝的新装(加更)
    香帅如此,韩怀义只好保证道:“晚辈怎么着也得给您弄周全了。”

    “那就行。”张之洞立刻招呼外边的戈什哈:“去将我书房桌上的那副地图取来。”

    然后他对韩怀义说道:“老夫已经为你留了些地,位置也算上佳,但你答应我的事要做好了。”

    “是。”

    张之洞这时对他的嘴脸有些不适应了,就问他:“你今日如何这么的老实?”

    “怕给您叫人收拾了,所以忍着呢。”韩怀义如实道。

    魏允恭听的一口茶喷出剧烈的咳嗽起来,香帅则大骂:“你这猢狲整日装神弄鬼拐着弯的作怪。你好好的,老夫拿你作甚!”

    门外的戈什哈听总督大人和韩查理如此亲近却不奇怪。

    因为他们之前都随大人去过沪上,晓得这两位的奇特关系。

    地图很快拿来。

    张之洞都已经在上面画了红圈,位置就在武昌的北边长江边上,对岸就是汉口。

    巧的是韩怀义的船正停在那处有些破旧的官码头外。

    张之洞竟为韩怀义亲自讲解了一番,听完老人的交代,韩怀义不由真心真意的拱手道谢说:“晚辈多谢香帅,让您费心了。”

    “无妨无妨,另外我还有个事情找你和允恭。”

    张之洞接着道:“老夫要将江南船坞独立出来,但也不能厚此薄彼,所以呢武汉这边的船厂也不能闲着,怀义啊,还有允恭,你们能不能先移两条铁甲过来给这边的船厂做,马赛的工人也分几个在这边盯着?”

    魏允恭自然没有意见,在这个年代,他既等同张之洞的门生那就只能唯命是从。

    韩怀义自然也没意见。

    但他藏着心思先道:“香帅,不瞒您因为三地码头和五条船,导致我手头有些捉襟见肘。我将半成品交给允恭大兄,除了和他关系亲密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希望修船的尾款能拖欠到明年年底的。”

    张之洞听话听音,指着他冲魏允恭就说:“看到没,这是要我拿甜头给他呢。”

    魏允恭慌忙解释:“大人,这厮这些主意之前都没和我说过。”

    然后赶紧冲韩怀义说:“我可没答应过你这些条件啊。”

    张之洞摆摆手:“好了好了,行吧,我也答应你行不行,另外说不定还会给你份好处。”

    “大人,什么好处啊?”韩怀义立刻问。

    “没规矩。”张之洞眼睛一瞪,就是不说。

    韩怀义都无语了,您这是钓鱼呢,他只好道:“允恭大人没意见的话,那我也没意见,回头我安排好这件事。”

    结果张之洞还是不肯说要给他什么好处,只意味深长的一笑。

    韩怀义是在次日和博尔泰他们会晤后才恍然的。

    “我也是服了。”

    韩怀义无奈的和博尔泰道。

    博尔泰不解的看着他,韩怀义说:“你不是告诉我,你很容易就得知汉阳厂炼钢的问题所在吗?”

    “是啊,就是酸碱问题。张之洞先生当时买错炉子了。”

    “并且,还是得了提醒之后,依旧固执的去买错的对吗?然后果然出现问题,于是英国人便嘲笑他无知。”

    “是这样的。”

    “所以啊,他老人家应该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才叫我来的。如果我没有安排你们去打听的话,也许他都会亲自告诉我呢,然后再以我的名义纠正这一点,就这么简单。”

    韩怀义说的没错,张之洞之前只是没有反省。

    这等人物一旦真的从心态上放下了架子,老老实实的悄悄一问就晓得问题出在哪里。

    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中,满街的大人众口一词的夸赞,那是因为他们有为尊者讳的毛病。

    所以下面就算有人知情,也没人敢主动和张之洞说。

    张之洞明白情况后自然大为恼怒,觉得这些家伙都不是好东西,老头子甚至有一种全天下都在藏着心思看他出丑的赶脚。

    其实事情倒未必有他以为的这样,因为这个消息也就在洋人里打了几个转而已。

    博尔泰等人如果不是特地问,早都没人说这件事了。

    但备不住张之洞敏感啊,于是他就炸毛的立刻拍电报给上海,找心腹魏允恭和他颇为喜欢的韩怀义。

    他是想用这两位和本地没有任何干系的人出面来扭转这个局面。

    这也就是……

    韩怀义猛然惊觉,叫道:“怪不得他和我说回头要给我个好处!得!”

    博尔泰各种不懂只能无奈的感叹:“老板你又在说什么呀,你们中国人真是太复杂了,我还是开我的船去吧。”

    “你去吧去吧,我和你说的话不必外传,还有没事的话不要总往帕德罗身边凑,他是个男滴!”

    博尔泰……我哪有!

    韩怀义随即一溜烟的跑去求见香帅。

    总督府的戈什哈都晓得他,但这会儿香帅正在忙什么公务呢,里面就传出句话:“老夫正忙没空搭理你,你为何不去跑跑工地。”

    戈什哈用重复香帅语气的姿态将这句话转告他后,又露出亲热的表情对韩怀义道:“香帅还关照您晚上去他家吃饭。”

    韩怀义至此彻底明白,自己此来就是个道具的真相。

    他只好先去了趟武昌江边。

    其实他更想将码头设在对岸的租界。

    但重复的故事虽然能够上演,可是在和梅洛以及杰森他们这些洋人的合作中,太依赖于他们的关系的话,未必是个好事。

    你必须要展现足够的份量,比如和张之洞的关系。

    所以韩怀义只能如此选择。

    他甚至都做好了这片码头未来搞不好给乱七八糟的草头王强行征用的准备。

    但韩怀义有自信,在辛亥年间自己投资的成本应该早就回来了。

    武昌对面的汉口和汉阳成三足锁着浩荡长江。

    站在这片遍地野草的江畔,本性有些中二的韩怀义背对蛇山背上的黄鹤楼忽然诗兴大发,便扯着嗓子吼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谁知道芦苇丛中冒出个人头:“你干什么啊。”

    韩怀义大吃一惊后说:“允恭大兄你这是和哪只菇凉钻草丛了不成?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呀。”

    魏允恭被这货气的直摇头,又拿他没辙。 忽然发现我的读者id连起来真有趣。比如:风和日丽的晴天,老女神那个老女人,寂寞成宅,轻易不流泪,小树林等你,牙牙兔。哎呀,笑得我肚子疼。(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