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1真实地位的体现(凌晨双更求票)
    苏无垢顿时被这憨货逗的噗嗤一笑。

    少女明媚的容颜照亮了整个舱房,韩怀忠眼神一滞猛低头遮掩,人家还没怎么呢他自己的脸先红了不算,心还乱跳!

    他再想到弟弟的那些胡言乱语,韩怀忠就有些……

    但是这可是先生啊!

    天地君师亲,肿么办?

    心里似乎开始有了点鬼,于是从这日起韩怀忠在苏无垢面前就越发的拘谨起来,就连眼神都有些躲闪。

    话说哪个男儿会无视和自己朝夕相处青春貌美的女子呢。

    尤其苏无垢洋派之余又很传统。

    她身上混合中西两路的文明知识造就出一种迥异于这个时代寻常女子的特别气质。

    越是接触她就会越觉得她的出彩。

    而女生都是敏感的,苏无垢很快从韩怀忠的异样中感觉出了些什么。

    她就也不太自在起来。

    祥生在边上看两个人相处都觉得累,心想要是二少爷的话,苏先生现在已经成大嫂了吧。

    有丰富的送妹经验值的这货其实在来之前就已经吃过败家子的排头。

    当时韩怀义揪着他说:“路上有点眼头见识,别管我大哥说什么,等时候差不多了你有多远就躲多远去。要是他们回来还不是一对,少爷我就把你阉了。”

    遇到这种祖宗,祥生能怎么办?

    某天晚上他就开始怂恿大少爷说:“大少爷。”

    正幽幽看着舱房顶上倒映进来的窗外月光的韩怀忠问:“干什么啊。”

    “苏先生其实蛮好的。”

    “你想干什么?”怀忠立刻警惕了,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吧,祥生无声的翻了个白眼道:“大少爷,您啊,有时候该学学二少爷的手段才是,您看我家鱼儿给他迷的,被他卖了都会帮他数钱。”

    “别瞎说,怀义怎么会把鱼儿卖掉。”

    我特么这还怎么和你聊?祥生气的都快自闭了。

    但他不说话大少爷却憋不住了,他幽幽的道:“苏先生可是先生呀。”

    哟?发春啦?祥生噗嗤一笑,声音就高亢了起来,振奋的道:“先生怎么了,这个是洋派先生又不是老派的先生,再说了您现在是老板她是翻译好吧,您啊!该下手就得下手,二少爷都和我说了,要是您有这心思而苏先生不答应您,他就学叶家欺负苏先生的爹妈去,总会帮你弄到手的,所以你放心大胆的……”

    这憨货不晓得夜深人静的道理吗?韩怀忠赶紧让他住口。

    可隔壁舱房的苏无垢却已经把祥生的后半截话听的清清楚楚!

    也就在这时,底铺里有几个货正在嘀咕。

    “楼上那小娘皮是跟着个老板的,那老板就带了个憨货。”

    “船上不好弄,等……”

    大哥去天津后的这几日,韩怀义都在码头上忙碌。

    斗鸡眼顾家堂可谓用了吃奶的力气来为他办事,朱成刚为了巡捕的前途也在拼命配合。

    说来也滑稽。

    大概是晓得韩查理在这里坐镇吧。

    最近十六铺码头上走江湖坑蒙拐骗的些货似乎都收到了上面的交代,收敛了许多。

    而韩怀义开启码头项目的消息已经传遍沪上。

    沈参舟期间都来亲自拜访过,严九龄等租界人物也都来过。

    其中严九龄是苏北帮的中坚,比起朱成刚还要上一层台面,但主要在公共租界做事。

    沈参舟是宁波帮的坐馆,沈宝山的堂叔。

    他在宁波商人里颇有些地位,但和公董局的关系僵硬无比,吃过他亏的法国人整天要弄他。

    江湖人物表面上讲究场面,可世间哪有无缘无故的亲近呢。

    无非一句话“无利不起早”。

    韩怀义甚至能想到,要是换做别家在这里做点什么的话,不要说他们这些人了,朱成刚都会安排下面的弟兄没事来敲竹杠!

    但现在朱成刚是跪了,其他人的想法却还存着。

    碍于他的本事不能来强,就想蹭蹭看,要是他没下文人家也只能拉倒,可是这样的话多少有些……

    “男人啊,每次说我就蹭蹭,其实都是想进来。”韩怀义感慨道。

    苏无垢去陪大哥了,鱼儿天天就跟着韩怀义。

    她听到后便问:“少爷,你在说什么呀。”

    “嘎嘎嘎。”韩怀义看着少女天真的眼神忽然乐不可支起来,鱼儿心想,少爷又开始了,他每次这样肯定都不是什么好话。

    香帅评价的没错。

    韩怀义是不着调,但他做事却四平八稳。

    “宁波帮的生意颇多,未必不会给我订单,我不能只靠洋人,而严九龄虽然是干赌场的,但是在苏北帮的人脉极广,白七的窑子梦得靠人家保护着……”

    既然这样,韩怀义琢磨再三后,便亲自拨打了电话给这两位说是请他们晚上吃饭。

    这刻沈宝山就在他叔叔那边,沈参舟正和他埋怨:“你跟着韩查理混到巡捕房,名头有了可是实惠呢?我看你就是没脑子!如今人家在开码头还要做什么水手培训基地,这些事业都是金山银海,你就不能去靠靠?”

    接着沈参舟又说:“我晓得你,觉得自己和他是起步时的弟兄,就有点拉不下脸来。但我问你,人家现在这成就你能比?”

    “……我。”

    “我这双招子看了多少人,还不晓得你这点假清高?”沈参舟毫不客气的和他道:“我就问你一句,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你要是和韩查理一起赤手空拳来沪上,你打拼的过他不?”

    “比不上。”

    “那不就……”沈参舟拿起电话惊喜的道:“您是?是韩先生啊,啊?好,好。”

    放下电话老头子眉开眼笑:“韩查理就是韩查理啊,从来面面俱到,我听他的口风该有好事轮到我们了!”

    他接着想起件事:“乐博安得罪过他,近来又在沪上,我让你盯着他的,他现在在干什么?”

    “在公共租界那边,具体做什么还没看出来。”

    “哦?他非要留在沪上和韩查理打擂台不成?”沈参舟思索了下对侄儿道:“这件事你再细致摸排,等有个确凿消息就告诉韩查理。”

    不知不觉间,有些事韩怀义甚至都不知道,却已经有人殷勤的为他去办。

    堂堂江湖大佬,甚至因为他的一个善意而喜笑颜开。

    这就是黑色查理如今在沪上的地位,最真实的体现。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让我的读者男生成男神,女生成女神!我会在新年里继续努力,请大家也努力投票好不好,哈哈。(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