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4三马路上的斗殴(今天万更求收藏和推荐)
    接着她又听到韩怀义拿起电话用英文在喝斥谁:“我不问你就不说是不是?如果缺少这样的人手,就立刻去找,地方不够就再扩大,马当曼你让蒋文武接电话!”

    “明白了老板。”马当曼灰溜溜着。

    韩怀义换上了中文:“我说几点你详细的和他们解释。拿笔记下!首先铁甲船需要的各种职业的人手要尽快配齐。缺谁就让这几个洋人立刻去找。另外工人的食宿方面有什么问题立刻汇总,然后让祥生阿宝带人立刻去办。我要求今晚每个工人都必须要吃得饱睡的踏实。”

    “对,三天内必须要配齐所有工作人员,然后就展开培训。并且要提前半周告诉我何时需要登船进行实地的讲解操作。”

    “还有通知所有人,今晚晚上我会过去的。”

    接着韩怀义又打了个电话出去:“杰森,我回来了,真的?太好了,晚上在员工区见。”

    然后他拨打出再一个电话……

    大概忙了几分钟之后,客厅忽然响起了唱片机播放的音乐声,然后韩怀义就在那里不跟节奏的乱嚷嚷,韩怀义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杰森那边居然拿到了一个运输单子。

    但他的行为实在也太让人无语了吧。

    苏无垢忍俊不禁的掩口直笑,坐在她边上的鱼儿也颇感丢人,只能悄悄和她解释:“我家少爷其实,其实难得这样。”

    苏无垢白了她一眼:“我觉得你家少爷应该是没事就这样吧。”

    中午时苏无垢被强行留着在韩家吃了午饭。

    饭菜是简单的四菜一汤,不过味道很是可口。

    下午韩怀义还坚持用车带着鱼儿一起送她回学校。

    坐在后座上的苏无垢听着前面“主仆”两人叽叽喳喳的斗嘴,看着滩头络绎不绝的行人,隔着透明的车窗玻璃,她感觉外边和里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让韩怀义没想到的是,当他将车停在了中西女校的门口时。

    他刚刚为苏无垢打开车门,从边上忽然冲出来个年轻人,老激动的上来一把推开他厉声问:“你是谁!”

    韩怀义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推的后腰撞在反光镜上,疼的脸都歪了。

    他看着那小子纳闷的心想:“你疯了吗?”

    而苏无垢见到那个人之后脸都白了。

    对方指着她:“好啊,我说你特么怎么跑上海了呢,原来你是有人了是吧!”

    韩怀义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苏无垢则尖叫起来:“叶子奇你胡说八道甚么!”

    鱼儿看到少爷扶着腰急忙冲了出来,冲那个叫叶子奇的人喊道:“你干什么打人。”

    “打他怎么了。”又一个嗓子响起。

    韩怀义这才注意到对方有两个人。

    苏无垢在和对方解释:“叶子奇,这是韩先生,你们不要乱来,人家是请我做家庭教师的。”

    她和他似乎有什么关系,韩怀义隐约有些明白之际那厮歪着头冲韩怀义说:“你特么的还不服气是不是?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头都拧下来……”

    韩怀义都气笑了,他做梦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破事。

    这是在争风吃醋吗?

    他冷声问:“就因为我找苏无垢做家庭教师,你们就要找我的麻烦?”

    韩怀义这样做不是怕事,而是得把话说清楚先。

    可是他的态度却换来对方更加的不知进退,叶子奇蛮不讲理的道:“找你麻烦怎么着?”

    偏偏苏无垢也没经历过这些事,她没立刻把话说清楚只气愤的维护韩怀义说:“叶子奇,你疯了吗?你凭什么找人家麻烦。”

    这下叶子奇的火更大,他大喊大叫:“给老子打!”

    他的朋友立刻冲了上来。

    韩怀义实在没得选,只能打吧!

    他既然做出决定索性咔擦声撅断了手边的反光镜,然后照着后来的那厮劈头先是顿抽。

    对方看这小白脸开始缩在边上满脸迷茫,就存了点轻视的心,哪想到他动起手来其实毫不含糊。

    这厮都没来得及躲就给韩怀义轮着反光镜抽上了脸。

    碎裂的玻璃一下划开了他的脸颊,韩怀义再两拳奔他肋下,直接将他打瘫在地。

    叶子奇见状赶紧甩开苏无垢从韩怀义的背后扑来,苏无垢被他一下搡在车尾,脸都疼的发白。

    鱼儿惊叫道:“少爷小心。”

    韩怀义凭感觉头都不回就是个侧踢,一脚就将这厮踢的仰在车边,他紧接着上去作势要挥拳,叶子奇忙抬手格挡,韩怀义却从下面送上一记沉重的低鞭扫腿。

    澎!被一股大力打在下盘,叶子奇顿时不能站住脚,倒下去的一刻这厮不由惊慌的叫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从韩怀义踹的他胸口发闷发甜的那刻他就感觉有些不妙了,这小白脸能打!

    世上却没有后悔药。

    既然动手了,韩怀义难道还留他有余地反击不成?

    韩怀义管他在说什么,冲上去扶着轿车的边框,照他的头脸直接再赏三脚!

    砰砰砰躺在地上的叶子奇根本都挡不住,整个人好险没给韩怀义踢进车底去!

    见韩怀义这么狠,叶子奇那朋友捂着脸坐在地上一时半会也没敢再动弹。

    这事说来话长动手也就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韩怀义就干翻了对手。

    “啐!”韩怀义甩了下有些破皮的手,骂骂咧咧着:“还好老子有四个腰子,不然得给你们坑死。”

    然后他准备问苏无垢这是怎么回事。

    “你特么找死是吧,你知道我谁吗?”

    这时叶子奇居然撑着身子又嚷嚷起来,苏无垢看到韩怀义眼神勒起晓得不好,可还没等她拦住呢,韩怀义上去又一脚。

    然后他直接揪住叶子奇的头发拽到路中间继续一顿海扁。

    中西女校位于公共租界的汉口路,不过老百姓不认可洋人这种,按着南北走向的马路以省命名,东西走向的街道以城市命名的办法。

    所以汉口路在上海民间其实叫三马路,隔壁的福州路就是传说里的四马路红灯区。(好多菇凉哟,后来还有白俄的大长腿……一库一库,口水)

    这里毕竟是繁华地段,冲突很快就惹来了围观,以及几个华人巡捕。

    公共租界的巡捕赶来后虽然不认得韩怀义也没注意到车。

    但他们也不傻,晓得带个两个妞打架还能占上风的肯定不好惹。

    于是他们先很理智的问道:“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