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7拿钱就得办事
    因为在这个年头他其实还不是总办。

    放在清廷系统内,三十三岁的新星可以任性些,但资历却浅薄。

    哪怕他为香帅看重,背后也有竞争的对手。

    要是这件事闹起来,说不定还真没他的什么好事了呢,但韩怀义如此硬挺着他,谁想欺负他的话,只会落上一嘴的泥!

    这种行为放在一个清廷的洋务官吏身上得是多大的支持啊。

    魏允恭闻言感动的道:“怀义,我领情了,那就都按你的来。”

    “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好官才能振兴洋务,我这个坏人才能配合洋务,走,吃饭去。”韩怀义哈哈大笑道。

    他如此自黑,却给人一种性格四海担当如山的感觉。

    旁观这些的高玉明对现在的二少爷已经说不个出不字了,除了他“欺负”鱼儿之外。

    饭后在送魏允恭回家的路上。

    趁左右没外人了。

    开车的韩怀义又将自己在扬州的联络方式给魏允恭,他说自己明日回去处理点事就回来,他要是有急事就立刻联系。

    其实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有什么急事啊。

    韩怀义这么做只是为了引话。

    魏允恭果然问:“怀义你回去干什么?”

    “为我大兄的事,又来了个新知府据说和石家勾搭上了,呵呵。”

    “哦?”魏允恭心想,韩怀义帮自己这些忙莫非……

    但韩怀义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直接道:“别多心啊,我的事麻烦不到你,你现在在关键时刻呢,也别为我分心,我自己能解决。”

    他这么直白,搞得魏允恭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魏立涛就代表叔父道:“韩先生,你如果有需要的话也请不要客气。”

    “那是当然。”韩怀义一副不把话说死的样子,但笑道:“让未来的总办出马对付个奸商,这不是杀鸡用了牛刀吗?我啊,已经安排好了。”

    “哦?你准备怎么做?”魏允恭此时也已经晓得石金涛要韩怀忠入赘的缺德事了,便问。

    韩怀义却坏笑道:“不可说,不可说,过几天回来讲给你们听就是。”

    现在大家这关系,他非要耍宝魏允恭也没辙,只好再度表示:“你真有需要千万也别和我客气,早点认识你的话,我直接和裴大中交代几句就是了,唉。”

    听他讲这个韩怀义倒纳闷了:“你认识裴大中?”

    “是我同年好友。往日都有书信来往呢。他还是因为我在这里,才同意调任沪上的呢。”魏允恭道。

    韩怀义听完脸色都没变一丝的大笑起来:“裴知府可不知道我这些,难得遇到一次也是韩二韩二的叫,你可别和他说漏,等他忽然知道韩先生其实是韩二,那模样一定笑死人。说起来上次我为我大哥的事回去时,顶着个假辫子在他面前装老实的样子,我自己回忆了都想笑。”

    魏允恭想到裴大中只当韩怀义是个败家子,然后仰慕韩先生的洋派本事,最后发现两人是一人的场面也就大笑起来。

    可他哪里知道,韩二这货之所以这么说,是在给他打伏笔呢。

    这厮已经坏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

    简直处处都能圆上谎。

    绝逼是个顶级的编剧人才。

    这会儿,石金涛正在扬州再度款待新任知府陈大有。

    山西人陈大有今年都五十多了,好不容易混到来扬州这地方当官,又遇到石金涛这种“当地富商”的吹捧接待,乐呵的都找不着北。

    清末时期,清廷的官吏风气之差和所有朝代在末路是一样。

    陈大有在石家喝酒作乐听堂会就没个避讳的。

    加上在场还有漕运那边来的种种人物,又有收了好处的师爷在其中串联,陈大有现在已经当石金涛是个可用的人了。

    这个用呢,分两种。

    一是能为他办事,二是能给他银子。

    但既然用,那就得有好处是不是,只索取不付出,当地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陈大有深知这点,就在今天来时授意师爷择机问石金涛可有什么需求。

    于是,当堂会上咿咿呀呀的唱起戏剧时。

    他的师爷周克文就挤到了石金涛身边含糊的提起知府的关心。

    石金涛便请他去后院,在无人处落泪叹说自己在裴大中治下收到的欺压,如今见陈大有这等明府如见父母。

    绍兴人周克文实际的什么似的,任由他表演只安静的听。

    果然石金涛委婉之后就说出了一个想法。

    他说自己给韩家可欺负惨了,韩家仗着裴大中勒索了他最少几千两银子,落井下石的强行将船卖给他之后居然还霸占着码头。

    “当时我就忘了写上一笔!结果他们现在不认账。可他家船都没了还要码头干什么?这不是堵在我家门给我添堵吗?”石金涛说。

    他的逻辑很强大,反正自己把自己给整成立了。

    周克文又不是傻子。

    他作为知府的耳目和做事的手套,首要是保护东翁的利益。

    所以每到一任从不偏听偏信。

    只不过有漕运那边的同僚招呼,石金涛也给他不少好处,他才偏着石金涛的。

    所以他且听着,其实心中明白,这件事石金涛其实没道理,不过他任由他继续说。

    石金涛继续道:“小人就想,是不是能择机,哪怕再出点钱和韩家将码头也拿下来,但因为被他家敲诈了几千两银子,手头实在有些紧张。此事我也不敢劳烦明府,要是周师爷您能出面说和说和,给我些筹集银子的时间,把他家码头先给我用着……”

    嗯,不给钱拿下码头,这样你就赚了。

    周克文忽然一句:“听闻你想韩怀忠做你家的上门女婿?”

    “哎呀,老夫当时是一片真心啊,说起来我和韩成德虽然是对手也惺惺相惜,所以一直忍让着他家。哎,如今事情到这个局面了,我想两家并一家不是好事吗?再说他家两个儿子,我哪有要人家绝后的意思啊,师爷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克文信他个鬼,但点头附和道:“是啊,石东家其实是一片好心,这韩家太不是好歹了。”

    石金涛顿时大喜,因为周克文的态度就是陈大有的态度。

    想到这一点他立刻从袖子里摸出封银子来递去,脸上带着卑微的笑说道:“一些心意,以后还要诸多事要劳烦周先生。”

    周克文熟络的将袖子笼来收下红包点个头起身就走,石金涛看着他的背影只在心中哔哔,你狗日的要是收了老子的钱不办事的话,生个儿子就没那个!(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