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5老板请下车(凌晨求票不求那个)
    和鸡飞狗跳的扬州相比,今天的沪上却安宁的很。

    但这边也没能消停多久。

    入夜后鱼儿躺在床上想起祥生和自己说的话,就有些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迷糊之间鱼儿感觉房门被悄悄的打开,然后有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是少爷吗,肯定是少爷,高先生哪里会半夜三更跑女孩子房间里来呢。

    鱼儿心跳加快时,呼吸未免急促了些。

    “做恶梦了?”韩怀义疑惑的回头看看她,继续翻腾放在她这边的旧衣服,他记得自己在船上随手写的几个东西在那兜里。

    “少爷。”鱼儿忽然喊道。

    “嗯?你醒了?”韩怀义随口答了句。

    “不要这样少爷……”鱼儿呢喃着,在她的梦里少爷居然坐上了她的床边还把只手伸进了她的被窝。

    韩怀义听的都傻眼了,这丫头是发春了是不是!

    窗外的满月洒进一地的银光,蒙着半个小脑袋的鱼儿在继续说着迷糊的梦话:“少爷,高先生还在隔壁呢少爷!”

    嗖,这丫头急醒了猛的坐起,然后她看到屋内有个黑影立刻发出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韩怀义大吃一惊赶紧跑出去,结果一头撞上从来没这么敏捷的高玉明。

    “……”

    高玉明看着他,他看着高玉明,半响后韩怀义举起手里的纸条:“我说我是去拿东西,但我敲门她不搭理,你信不信?”

    他总不能说那丫头自己发春的吧。

    高玉明抖着手半点都不信韩怀义的话,他压低嗓子道:“少爷,你什么女人没有,去欺负鱼儿丫头?”

    “我哪有!来来来,你闻闻,我手上还有那丫头身上的香味。”韩怀义急中生智的把爪子凑去。

    高玉明当真闻了闻,忽然醒悟:“我哪里晓得丫头什么味道。”

    “她洗头洗澡用的洋皂味啊!”韩怀义老有经验了:“男的和女的味道是不同的。我要是去欺负她的,手上就不会……”

    两个大男人半夜三更站在女孩的门口讨论这个问题,鱼儿都要疯掉。

    这会儿她总算醒悟了,赶紧披衣起来靠到门口带着羞怯说:“高先生,刚刚我都睡着了,忽然见到房间里有个黑影才吓一跳的,少爷,少爷没有欺负我。”

    高先生作为正人君子尤其私下得过周阿达的拜托,便严肃的提醒韩怀义:“少爷啊,就算有事你等明天不好吗,鱼儿已经是大姑凉了,这瓜田李下的。”

    “行行行,拿个东西居然扯出这破事来,我滴个妈。”韩怀义欲哭无泪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背后传来高玉明和鱼儿的叮嘱,老头子一点都不给他面子的说:“丫头,你以后睡觉得把房门反锁好。”

    韩怀义气的都要抓墙。

    楼下的老妈子们听到楼上的动静纷纷窃笑。

    次日起来,两老妈子和后厨看丫头的眼神都不对,分明有一种看少奶奶的恭敬。

    韩怀义则黑着两眼圈和高玉明很赌气的不说话。

    偏偏鱼儿隔了一夜不知道又想通了什么,也不管老妈子的眼光也不管高玉明的眼神,就只顾围着韩怀义转。

    高玉明看这情况都觉得自己是个恶人。

    半响后,韩怀义看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就和空气说:“那个,钱呢。”

    高玉明也整的很,也对空气道:“多少。”

    “备用两千,船舶定金。”

    高玉明起身上楼拿钱时,鱼儿和少爷卖乖着说:“少爷,我昨天不是故意的。”

    “以后该叫的时候叫,不该叫的时候别叫。”韩怀义没好气的道,小女孩就萌萌的问:“那什么是该叫的时候呀?”

    两老妈子吃吃的转过头去笑,韩怀义来神了:“哟。两位都是内行啊,你们先生的身体都不错吧。”

    高玉明正下楼听到这厮连新来的老妈子都调戏,又给气的好险没闭过气去。

    他恨铁不成钢的冲下来就哀告说:“我的少爷啊,您像个主家样子好不好。”

    “皇帝还吃喝拉撒会吹拉弹唱呢,我整天端着干嘛呢。”韩怀义接过银票贴身放好后,和他正色起来道:“高先生,过几日事情差不多的时候你得回去一趟。”

    赶我走?高玉明眼神很警惕。

    韩怀义没好气的和他解释说:“我现在把洋行已经弄好了,那几个洋人水手也都会很快到位,你得抓紧时间回去为我选些能吃苦耐劳的船工,要年轻要不是独子,我要安排他们和洋人学开大船啊。”

    “哦,好的好的,大概多少个待遇如何呢。”

    “这些由你和大哥定。人数的话在二十个,但人要聪明而不狡猾,都按着戚继光练兵那样的选。”

    “成,成,成,少爷还晓得戚继光练兵?”

    “我还晓得高先生进了盘丝洞不肯出来呢。”

    高玉明先一愣而后大怒:“你骂我是猪八戒?”

    此年间评书戏曲流行,西游记水浒说唐等故事早广为人知。

    所以一听他们的对话,下人也好鱼儿也罢都大笑起来。

    这时马当曼来到了韩家。

    韩怀义就真正的严肃了起来,再度叮嘱他几句后,按着小宁波给的电话本拨打了江南制造总局的电话,马当曼和那头叽里咕噜的说,自己是法租界新罗马洋行的经理,想去那边找魏允恭先生谈些事情。

    魏允恭接完这个电话后很是纳闷的和侄儿魏立涛说:“那个洋人经理找我干什么,我和他能有什么业务可以谈的,他是如何认得我的?”

    魏立涛也很意外,但道:“见了面不就知道了吗?”

    “他们要在船坞处见面。”魏允恭眼中闪过些不敢置信,随即又将自己的念头压下。

    不久之后韩怀义就开车带着马当曼来到了黄浦江边的江南船坞处。

    魏允恭和魏立涛两人见到这辆崭新的777牌照的福特时,在沪上交流广泛的魏立涛忽然想起他听到的一个故事。

    这辆车的车主是个从纽约回来的年轻人,有很大的背景。

    他在酒吧教训洋人手下时,被人拆台,于是直接将那些洋人打的屁滚尿流,他还逼着洋人舔他的车前盖……

    “老板,请下车。”

    这时马当曼很殷勤很狗腿的下车为韩怀义打开了车门。(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