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5我以前都是装的
    韩怀义忙和祥生阿宝跑进去。

    只见刘德成死拽着少女的手往外硬拖,他的爪子勒在周鱼儿白皙的手腕上,都能看到深痕。

    周鱼儿疼的花容失色眼中带泪,而刘德成还在骂骂咧咧:“小贱货,少爷要你陪喝酒你不给面是吧。”

    世上最垃圾的人,就是拿人家大人没办法,却拿人家孩子出气吧。

    祥生和阿宝气的上去拉他,但刘德成明显喝上头了脾气大的很,居然要动手打人。

    韩怀义实在看不下去了。

    他只能找个理由,也是借题发挥的上去揪住这狗内奸噼里啪啦两耳光,破口大骂道:“撒手,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室内人等一下呆住,眼中带泪的小丫头都晕了。

    少爷说我是他的?

    还有人家不是女人!

    “反了你了。”韩怀义宣布完主权又给刘德成一脚。

    刘德成顿时酒醒忙要解释,韩怀义却直接去货栈那边找割绳子的刀了。

    刘德成晓得他的狗脾气上来之后真的会砍自己,这厮赶紧落荒而逃。

    韩怀义在后面拿着刀子一阵猛追,他实际上是想把这厮赶远点方便等会做事,但刘德成不知道啊。

    他给吓得什么似的头都不敢回只管嗖嗖的疯窜……

    片刻之后,韩怀义提着刀回到码头,发现货栈门口一地的狼藉。

    因为桌子都给人掀翻了。

    货栈内传来老周的怒吼:“居然欺负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接着他就是阵蹦跶,老周显然是真急眼了要去找刘德成玩命,但祥生和阿宝拉着他。

    周鱼儿也在哭:“阿爹,少爷打他去了呢。”

    周阿宝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更气,叫道:“少爷少爷,你和你家少爷过去吧你。你知不知道那个败家玩意……”

    正嚷嚷着的周阿宝忽然觉得不对,他猛回头。

    韩怀义靠在货栈的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把在洋油灯下明晃晃的刀子。

    老周毕竟是跟着他父亲的老人,心里哪怕再恨他看不起他,当面却从没说个不字。

    这会儿见韩怀义听到自己的话之后,老周的气焰本能就有些消了。

    韩怀义却在笑:“继续说呀。”

    顺便还很二流子的对周鱼儿吹了个口哨:“嘘”

    吹口哨大家都知道,就和飞吻似的。

    周鱼儿虽然小也懂少爷这动作的暧昧,再想到他之前和刘德成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小丫头立刻羞的不知道什么了,慌慌张张就转身。

    而老周一看这还得了,跺脚道:“二少爷你……”

    “我怎么了?”

    韩怀义将刀子往室内一丢,回头看看四周确定没人,他才道:“我说我从前年起,所有的事都是装的你们信吗?”

    你逛了三年的窑子,现在说自己是装的,谁信啊!

    韩怀义也没求他们信,口碑坏了要补回来,难哦。

    他接着就和老周还有祥生阿宝道:“都坐外面来吧,这么说话才没人能偷听得到。”

    然后这厮又很派头的一嗓子:“咳,鱼儿给少爷我泡茶。”

    小丫头咬了咬唇,很想罢工但还是去了。

    外面的日头虽然西斜,光线却还好。

    韩怀义说完就先出了去将桌子扶起,又拿扫把将些东西都甩边上去。

    祥生见状忙上前抢过他手里的扫把一顿弄。

    阿宝就殷勤的去擦拭桌子。

    只有老周愣愣的看着。

    半响后,当韩怀义往下一坐,鱼儿把茶上好。

    不肯坐只肯站在他边上的老周就憋不住了问他:“二少爷你这是要唱什么戏?”

    “我暗中看了三年了啊。”韩怀义死死扣着自己过去所有的浪荡都是不得已,然后继续道:“这韩家码头上,也就你们一家子值得信任,今天我当众那样委屈你了啊,老周。”

    后世的人也许不能理解。

    如老周这样从韩怀义的父辈时代起,几十年都在韩家的老伙计,对于被主家认可会是如何的感受。

    尤其认可他的,居然还是这个败家子!

    老周一听韩怀义这话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但他刚要说话,韩怀义就先道:“少爷我将账本给他是因为怕打草惊蛇。其实那账本早在少爷我的脑子里了。”

    他接着说:“老周,你且看看这是什么,但是你要答应我,这个不能撕掉,因为这是证据。”

    然后他才将石金涛的那份合同拿出来。

    老周拿起合同看时,韩怀义冲祥生和阿宝笑道:“想不到吧。”

    这厮继续编着:“少爷我装的像不像?”

    祥生一根筋的道:“想不到少爷这么厉害,我当时还以为你……”

    周鱼儿也在边上佩服的看着少爷,心想少爷装死装的真像呢,还会吐水草。

    “真昏过去那么久的话哪还救得活了?”韩怀义大言不惭着。

    老周将合同看完后,他强忍着愤怒也忍着惊讶,把合同放回桌上又规矩的后退站好。

    韩怀义便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对他道:“我等了三年,哪怕漕运败了大哥病了我都忍着,直到今天石家终于露出马脚来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拿那账本会打草惊蛇吗?”

    老周和他家丫头,还有祥生阿宝懵逼的看着完全陌生了的少爷,齐齐摇头。

    “石金涛买通刘德成,在我大哥病倒时故意灌我的酒,然后秘密安排人将那边的木板都松动,导致我落水。要是我死了,韩家暂时就没人站着了。你这直性子的人又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那韩家转眼就会姓石!”

    老周等人一听大惊失色,韩怀义抬起手来:“别叫唤,听少爷我说完。”

    “是。”老周深吸了口气,示意丫头给少爷添茶倒水。

    “如今收购合同在手,听刘德成的话撬动木板的人我也查出是谁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拿下那个人然后通过他的口供拿下刘德成,再通过刘德成的口供去收拾石金涛。”

    韩怀义说完之后站了起来,盯着祥生阿宝:“你们可愿意帮少爷我把这种勾结外人陷害东家,谋财害命的家伙抓住?”

    都不需要祥生说,老周就在卷袖子:“少爷,我们都陪你去。”

    韩怀义一笑:“有他们就够了,不过我还要麻烦你件事。”

    说着他带老周走进室内,抓起两个挂钩冲老周道:“把这两个分开钉两边的墙上,等会我有用。”

    “少爷,到底是谁帮刘德成害你?”老周拉着他问,韩怀义反问他:“你这几日看到谁在那边修码头没?尤其昨天!”

    老周琢磨了下脸色一变:“老丁?我昨儿晚上看到他走过去,那时天都黑了,想叫他的他却已经走远了。”

    “那不就是了,尤其今天我故意发火,刘德成立刻叫他来。”韩怀义呵呵起来:“本来呢我还想万一不是老丁呢,现在你这么说不就彻底对上了吗?”

    这会红日已经西坠。

    韩怀义说完就带祥生和阿宝隐入夜幕中。

    他走后周鱼儿雀跃的和她爹说:“少爷真厉害!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

    “是啊。”周阿宝也很惊讶,因为刚刚的韩怀义安排分析事情时的本事,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且韩怀义当时身上有股迥异于从前的气质。

    少爷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老周心想:“我听说书的说什么一鸣惊人,莫非少爷这样就是一鸣惊人?要是老爷晓得二少爷变得这样多好。”

    此时此刻石金涛正在家里咬牙切齿。

    韩二那个败家子倒还有些脑子,居然把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因此又多敲了他一千两银子。

    如此说来,他要拿下韩家的船合计就得用到五千两银子。

    这还不算韩家老大晓得老二背着他画押后,反手会弄出的波折开销。

    亏了啊!

    可是石金涛已骑虎难下。

    如今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扬州市场就这么大已经容不下两家并存。

    他要是再和韩家耗下去的话,两家就会一起死。

    外人不知道只有他自己清楚,信义和虽然日落西山了,他的昌隆记其实也只是艰难支撑。

    五千两啊,这可是他很大的一部分流动资金。

    他不知道的是,这会儿韩怀义已经让看上去机灵点的阿宝将老丁骗了出来。

    老丁住的地方是扬州城北的丁家庄。

    一村几十号都是他的本家人,进去弄他肯定不行。

    所以韩怀义让阿宝找老丁干点私活,有钱赚的那种。

    财帛从来动人心,何况老丁做梦想不到韩怀义那败家子能和苦力能有什么交集。

    他和寡妇有交集老丁都不奇怪!

    老丁这就很爽快的拿着工具起身跟着阿宝走,结果等他跟阿宝才走到码头附近,就给韩怀义和祥生从后面堵住了。

    谷雨这天的下弦月,清冷的照着运河。

    老丁看这场面就晓得不好,他白着脸紧张的道:“少,少爷……”

    “知道少爷我为什么找你吗?”韩怀义说完一拳上脸,老丁顿时惨叫起来。

    韩怀义随即让祥生他们将他捆好堵口,用根木棍穿起挑回了货栈。

    然后他当着目瞪口呆的周家父女的面将老丁挂在了挂钩上。

    韩怀义随即拿起刀来,摁在老丁的腰间道:“把刘德成怎么交代你办事的,一字不漏的说清楚我就饶了你,要不然今儿老子就把你绑上石头沉河!”

    被堵住口吊着的老丁涕泪交加呜呜着猛点头。

    韩怀义却不放过他,要鱼儿转头后利索一刀捅进他的大腿冷笑着道:“少爷我先收点利息!”

    看着他捅人时坚毅的侧脸,周阿宝紧张的手都在抖。

    他知道韩怀义的这种行为,是老爷和大少爷永远做不出来的。

    可周阿宝的心中却对败家子生出股前所未有的信心来。

    因为在这个世道,不狠,不行的啊! 读者群是96099028微信公众号是:热爱生活的叁拾伍。求推荐收藏。(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qingkanxs.com/9_9208/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