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唐宝托利亚
    QQ的多人视频聊天刚一接通,“小苹果”就听到了一个很清脆,带着丝紧张的小女孩声音:“苹果姐姐好!老仙姐姐好!”

    然后就是杨真儿有些郁闷的“咆哮”:“小铃铛,不是老仙啦!是仙女啦!来,跟我念,西衣安仙,呢鱼女,仙女姐姐!”

    另一边的小女孩安静了两秒钟,然后声音有些怯怯地跟着念:“仙履姐姐……”

    听到她们俩欢快的声音,“小苹果”的嘴角也是微微翘起,高兴地打招呼:“小铃铛你好呀。”

    “咦,苹果姐姐,你肩膀上的鸟是活的吖!”刘诗铃忽然发现站在“小苹果”肩膀上的金丝雀动了一下,十分兴奋地说道:“它是你的宠物吗?”

    “金闪闪”似乎知道在说它一般,歪着脑袋,啾啾了两声。

    “小苹果”用食指轻点了一下“金闪闪”的脑袋,然后笑道:“它是我的宠物,也是我的朋友,我的导盲鸟,我出门要靠它带着的。它叫‘金闪闪’……对啦,听真儿姐姐说,你家以前住在向叔叔隔壁吧?‘金闪闪’本来就是向叔叔养的。”

    “金闪闪?就是bulingbuling的金闪闪吗?这个名字真好听!”刘诗铃说着,忽然抱起本来就趴在桌边上的“蛋黄派”,把它的脸摆到摄像头前面,高兴地说道:“我也有宠物、伙伴,它叫‘蛋黄派’,是一只大猫咪!”

    正说着,刘诗铃忽然想起来,三人视频前,老仙姐姐跟她说过苹果姐姐的情况,知道苹果姐姐眼睛看不到。

    于是她又补充介绍道:“‘蛋黄派’长得和‘金闪闪’很像!”

    本来脸带微笑的“小苹果”听到这话却是不由一呆,脑子有点懵。她对猫咪的认识,主要靠阅读的书籍里的文字描述,还有小时候盲校一位朋友家养的猫咪,她曾经慢慢摸过一次猫咪的脸,所以大概有个认知印象。

    猫咪的脸是又圆又大,皮毛柔软,摸起来软软的,声音也很好听,她平时在小区旁边的公园里听鸟叫声的时候,也偶尔会听到野猫的叫声。

    但……长得和金丝雀很像的猫,是什么样的?她发现自己想象不出来。

    好在,杨真儿惊呼道:“哇!小铃铛,你还有猫?!这是什么猫?抱远点我看看,英短吗?金渐层?哎呀,好肉,好可爱,好想抱!你说它和‘金闪闪’长得像,是说颜色吧?”

    刘诗铃连连点头:“对对对,蛋黄派和金闪闪都是黄色的,金闪闪是漂亮的黄色,蛋黄派是土黄色……”

    站在“小苹果”肩头的“金闪闪”忽然很急促地对着屏幕啾啾地叫了两声,而屏幕里被刘诗铃抱着的“蛋黄派”听到这声音后,竟然发出了一串很奇怪的、类似鸟雀的叫声。

    “金闪闪”叫得更凶了,而“蛋黄派”也不再模仿鸟雀叫声,而是同样发出比较低的吼叫声,甚至直接伸爪要拍IPAD的屏幕。

    刘诗铃赶紧把蛋黄派抱住,用自己的下巴压在猫咪脑袋上:“‘蛋黄派’要乖,不然不带你玩了!”

    而“小苹果”也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金闪闪”的脑袋:“不要乱叫噢,不然晚上不给你加餐了!”

    看到一猫一鸟瞬间就被它们的两个主人训好,又变得“乖巧”、“静好”起来,杨真儿看了看自己身边,忽然觉得空旷旷的客厅里怪冷清的。

    于是她起身走进卧房,看了下唐宝娜摆放各种手办、周边、木雕的玻璃柜,嘿嘿笑着拿出了那个向坤送给唐宝娜做生日礼物的saber木雕,带到客厅,放到摄像头前面小心翼翼地摆好。

    “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宠物、伙伴,唐宝托利亚!”杨真儿说着,又给“小苹果”描述了一下那个木雕的样子。

    刘诗铃却是忍不住说道:“老仙姐姐,这个是漂亮姐姐的木雕,她给我看过的。”

    “我是仙女姐姐!”杨真儿纠正道,然后又说:“她给你看的是saber木雕,我给你看的是唐宝托利亚,不一样啦!”

    “哦。”刘诗铃倒也没有计较。

    然后三人便开始讨论起来要学什么儿歌,其实本来这是幼儿园布置给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的“周末作业”,不过现在诗铃妈妈出门了,刘诗铃一个人在家撸猫画画玩,刚巧同样自己在家闲的蛋疼的杨真儿跟小胖妞视频,知道了这个事,就自告奋勇要教她唱儿歌,但唱了一会发现不行,只好找援军“小苹果”了。

    “小苹果”自从在向坤的介绍下认识唐宝娜后,就经常和她一块唱歌,还录制音频,制作视频放到网上。也一下激发了她的音乐兴趣,发掘出了她的音乐天赋。

    所以虽然她平时没有听儿歌、唱儿歌,但还是很快就找到了一首适合“小铃铛”的歌,就是这两年特别火的《学猫叫》,堪称幼儿园界的洗脑神曲、最炫民族风,而且这个歌刘诗铃刚好没在现在的幼儿园学过。

    学歌学到了快晚饭时间、诗铃妈妈回家来的时候便停下了。虽然这歌刘诗铃没在幼儿园学过,但听却没少听,而且苹果姐姐教得特别好,她学得也挺快的,已经可以在苹果姐姐的引导下整首很顺地唱下来了。

    三个人学歌的过程特别欢乐,便是旁听打酱油的杨真儿都很开心,以至于在刘诗铃道别的时候又喊成“老仙姐姐再见!”她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待到退出聊天屏后才意识过来,一拍额头,转头对唐宝托利亚嘀咕:“这小丫头不会是故意的吧?”

    而关掉视频后,刘诗铃就跑去跟刚回来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的妈妈献宝她学的歌了。

    虽然忘了三分之一的歌词,都用喵喵喵给糊弄过去,但整体听起来倒是挺顺的,加上跟在旁边的“蛋黄派”仰着脑袋不时跟着喵几声,让一边做饭的诗铃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啧啧惊叹。

    得了妈妈的夸奖后,刘诗铃便心满意足地和“蛋黄派”回了房间。

    她想起刚刚教她唱歌的苹果姐姐,心里不由觉得有点奇怪。

    在视频之前,刚听老仙姐姐说苹果姐姐眼睛看不到的时候,她还觉得苹果姐姐有些可怜,但是视频一接通,一看到视频上的苹果姐姐,取而代之的就是另一种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刘诗铃就是对苹果姐姐很有好感,很想和她亲近,想和她玩。

    就连她肩膀上那只叫“金闪闪”的鸟,也看着觉得很可爱,很喜欢。

    她说“蛋黄派”和“金闪闪”很像,其实不止是颜色,而是一种感觉,但具体让她说,她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像。

    而且,在她看来,苹果姐姐一点也不可怜,反而有种让她觉得很厉害的气质。

    刚刚在学歌的时候,她也没有细想,现在回到房间等晚饭,把玩着“巧克力”、“冰淇淋”,却是越想越觉得奇怪。

    然后她想起苹果姐姐说过,“金闪闪”本来是光头叔叔的,于是很“自然地”就把这种感觉的原因归结到了光头叔叔身上。

    忍不住联想起来,说不定苹果姐姐也和烤鸡翅姐姐一样,是“会魔法的人”,是“自己人”。

    这么一想,刘诗铃就愈加肯定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

    于是她又猜测,会不会苹果姐姐眼睛看不见,是因为她修炼的魔法不一样,光头叔叔把她的眼睛封印住了。等到她能看到的时候,就是超级魔法修炼成的时候,到时候苹果姐姐应该就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

    这么看来,我也得努力了呀,不能比烤鸡翅姐姐、苹果姐姐差太远了——某个“超厉害&超可爱大魔法师”心中颇为忧虑地想着。

    控制着两枚硬币在手中旋转跳跃的刘诗铃忽然心中一动,然后穿着拖鞋啪啪啪跑到了客厅,看着放在鞋柜上的一个纸箱,皱眉想了想,把它抱起来,跑到厨房门口问道:“妈妈,这个箱子里面是什么呀?”

    正做饭的诗铃妈妈回头扫了一眼,愣了一下,笑道:“我都差点忘了,这是我刚拿回来的快递,你光头叔叔寄给你的礼物,好像是个零钱罐,唉,你回头记得连视频跟你光……呃,跟你向叔叔说谢谢。”

    她话一说完,发现女儿已经抱着快递箱子一溜烟跑回房间了,不由失笑摇头,继续做饭。

    而回到房间的刘诗铃,拆开箱子后,果然看到一个圆滚滚、很可爱的流氓兔零钱罐,不过她注意力并不在零钱罐上,而是箱子里揉成一团的报纸。

    刘诗铃把那团报纸拿出来展开,看到里面躺着三枚一元硬币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刚刚她在房间里的时候,就突然有些隐隐约约的感觉,现在果然看到这些硬币,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光头叔叔说到做到,真的给她送了更多的“魔法硬币”过来了。

    刘诗铃把硬币都捧在手里,想要像控制“巧克力”和“冰淇淋”一样控制它们悬空,但这些硬币却是一动不动。

    对此刘诗铃倒是并不觉得意外,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三枚新“魔法硬币”的魔力还没有被自己炼化驯服。

    “蛋黄派”也跳上了桌子,把鼻子凑到那堆硬币边上闻了闻。

    三枚硬币在刘诗铃的小手上忽然颤动了一下,把“蛋黄派”吓得弹飞出去,猫脸惊吓,三两下直接窜到了桌底下。

    它经常和刘诗铃控制的两枚硬币打闹、缠斗,骤然发现“巧克力”和“冰淇淋”来了援军后,不由得有些绝望:

    以前就快斗不过了,以后怎么过啊?

    ……

    事实上,不单是刘诗铃对小苹果感觉到亲近,小苹果对刘诗铃同样如此。

    视觉正常的人,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如果是见过的人,那么脑海里会下意识出现一个大概的形象。如果是没见过的人,那么会根据过往经验认知,然后结合声音,锚定一个模糊的形象设定。比如粗鲁的男声会想象成高大的汉子,温柔的女声会自动判断是漂亮小姐姐。

    但小苹果不一样,因为从出生就看不到,所以她对所有事物的判断和认知,都是结合听觉、嗅觉、触觉来感知,特别是听觉。

    如果是其他第一次认识的普通人,她只能通过手机外放传递出来的声音,来建立脑海里的第一认知。

    但对刘诗铃,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她的声音,“小苹果”虽然很确定这是第一次听到,但却有种莫名的联系感。

    就好像她是一边轻轻捏着刘诗铃的脸颊,一边听刘诗铃说话一般,有种很切实的、很确定的感知,是比单单听觉来得更全面的认知。

    但她很清楚,自己并没有捏着刘诗铃的脸颊,在触觉上和刘诗铃没有任何联系,两人不在一个城市,相隔千里,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其他感知。

    为什么会对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女孩有这种感觉?

    对了,这种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类似她和“金闪闪”最初建立联系时的感觉——当然,比那感觉要弱化很多。

    然后她又想到了“金闪闪”的反应,因为建立了那种特殊的联系,所以她可以感觉到,在视频刚刚接通的时候,“金闪闪”看到刘诗铃小朋友,同样也和她一样,有种亲近感。

    最开始她以为“金闪闪”是因为感受到她对刘诗铃的态度,于是因为情绪的共鸣,跟她产生了同样的感觉。

    但后来却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

    “金闪闪”和“蛋黄派”隔着屏幕短暂“吵架”的时候,“蛋黄派”的猫叫她无法完全解读,但“金闪闪”那几声鸣叫的意思,她却是非常清楚。

    “金闪闪”是在跟“蛋黄派”放狠话,有点类似“放尊重点!不然我揍你哦!”,或者“别小看我!我很能打哦!”之类。

    虽然看着很凶,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很深的敌意。

    “小苹果”有种隐隐的直觉,这隔着屏幕、网线的一鸟一猫,好像是在“刻意”地在她和刘诗铃面前表现。

    “金闪闪”对于刘诗铃,似乎也有一点讨好的意思。

    一边想着,“小苹果”一边给向坤发了条微信语音,问他有没有空。

    不过直到晚饭后,八点多的时候,向坤的回复才到来。

    “小苹果”打了个电话过去,将通过“金闪闪”在湖边听到的王警官通话内容告诉了向坤,问道:“向叔叔,王警官朋友做的梦里那个很多手臂的怪物,和我们的‘多臂怪物’有关系吗?”

    另一边,刺桐市夏离冰家中,刚刚完成一个饮血期,从沉睡中醒来的向坤,颇感意外,没想到第一时间居然是从另一个城市的“小苹果”那里知道了“托梦报警”后续。

    看起来,王警官在当初“小苹果”那个案子的时候,就对那几名嫌犯所看到的“多臂怪物幻觉”上了心,并且和远在刺桐的小赵警官有联系,而这应该就是小赵警官除了云港分局三个偷车贼外,其他有关“多臂怪物”的信息来源了。

    向坤拿着手机犹豫了一瞬,选择告诉“小苹果”一部分真相:“就是我们的那个‘多臂怪物’,是它引导那位警官发现了尸体,让那几个人能够得以被他们的家人安葬。”

    得到这个答复后,“小苹果”心中颇为激动,有种身为“正义一方”的隐隐自豪感。

    而后“小苹果”把她这段时间和“金闪闪”一起探索这座城市,联系的加深,感官能力的提升,都跟向坤做了详细的描述。

    末了,她又说起了下午教刘诗铃唱歌的事,跟向坤讲了她的奇怪感觉,好奇问道:“向叔叔,你和小铃铛熟吗?她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超能力?”说到自己有超能力的时候,小苹果莫名地有点羞耻感,不太好意思。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小铃铛和你都像我的妹妹一样,所以你也把她当成妹妹就行了,她是个很乖很可爱,也很有天赋的小孩。”向坤笑着说道。

    他大概可以猜到,小苹果对刘诗铃的特殊感觉,应该源自于她们都在“超感物品体系”之中,力量的尽头同根同源。

    看到向坤结束了和小苹果的通话后,坐在他对面,在笔记本电脑上查着什么的夏离冰抬起头看他:“你把小苹果和小铃铛当妹妹?”

    向坤奇怪道:“对啊。”

    夏离冰:“可是她们叫你叔叔。”

    向坤:“……”(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http://www.qingkanxs.com/9_9072/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