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明养鸟
    向坤此时坐在已经收拾过的餐桌前,对着一盘兔肉,在回忆着之前唐宝娜吃饭时的情绪。

    怎么把通过“情绪注入”物品采集到的、其他人的情绪,转化成属于自己的、能够通过“情绪同化”使用出来的情绪,向坤之前就有过设想。

    他的设想,就是通过感知其他人的情绪,然后再在现实里自己“想象”和“重构”那些情绪,使之成为属于自己的情绪。

    但现在,坐在桌前,看着那盘兔肉,他虽然能够回忆起刚刚唐宝娜吃饭的时候,对着那些针对她口味微调的、十分中意的菜肴时,那种高兴、欣喜和一丝兴奋的情绪,感觉到那种尝到美食后,食欲被满足的快感。

    可是向坤发现,同样在吃饭的时候,实时通过那筷子感知到唐宝娜的情绪,他想要“想象”和“重构”的话,要相对容易一些,现在却有些困难了。

    毕竟他现在虽然味觉还在,甚至更加发达了一些,但对普通食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食欲,想要通过回忆里的情绪来构建和进入那种沉迷美食的情境,确实很困难。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如果回忆唐宝娜的情绪能有用的话,那他直接回忆自己以前品尝美食时的情绪就可以了。

    但是在多人用餐的时候,如果直接进行“重构”的话,他又害怕自己真的“催眠”了自己,进入情绪中,开始对着食物大快朵颐起来,到时候吃多了,肚里两块石子“镇不住”,直接在餐桌上喷吐出来,那场面可就……啧啧。

    不过现在那筷子送给了唐宝娜,以后到了饭点就感应一下,然后自己这边也随便弄点吃的,“想象”和“体会”一下。

    但唐宝娜吃其他人做的饭,哪怕在外面高档的馆子里吃,现在应该也很难得到比吃他做的菜更好的体验了吧?

    而且向坤总觉得,唐宝娜虽然吃东西的时候情绪很高涨,但这个高涨也是和她本身的性格一样,是带着一丝内敛的,有点不够“爆发性”。

    如果情绪能再“爆发”一点,有力一点,或许向坤感应的时候,更容易代入?

    但唐宝娜已经是他除了父母外,口味攻略度最高的人了,而父母的情绪,估计比唐宝娜还要内敛一些。

    周围有谁适合做这种食欲的采集对象?

    向坤忽然想到了以前的邻居小胖妞刘诗铃,这小丫头吃起好吃的东西时,那是真恨不得把碗连自己的舌头都吃下去。

    想到小胖妞,向坤便又下意识感应了一下送给她的硬币和a4纸,然后就是一呆。

    那硬币的感应程度又有明显下降了!a4纸的下降程度少一点,但差别也可以感受到。

    看来等这次把林总监、张倩那个项目搞定后,得找时间再跑一趟星城,想办法再去看看那小胖妞了。

    这丫头到底有什么特别?

    为什么其他和向坤建立了“超感联系”的东西,感应的程度都没有下降,就只有她那里的两件下降了这么多?

    ……

    接下来的这个饮血期,向坤继续“闭关”做项目。

    仅在这个和林总监、张倩公司合作的项目里,向坤现在基本是半个产品经理、半个项目经理、架构师、首席工程师、交互设计师……

    根据之前的需求,他设计了整个项目的框架,并且亲自搞定几个核心模块的编码,对其他模块根据不同需要,或者直接给出实现的方法,解决的方案,或者设计不同的策略,制作统一的规范。

    制作了全部界面的线框图,确定所有关键界面里的ui元素和布局。

    然后根据他所做出来的、安排的工作,再通过qq告诉那位现在正在鹏城招兵买马的“老伙计”马宏国,组建团队的方向,招人的标准是什么,需要招哪些职位,需要招什么样的人,必须要要有哪些技能等等。

    以后等把这个项目搞完后,向坤并没想着继续靠着他们赚钱,而是希望后续的维护、扩展、迭代,都能由马宏图组建的这个团队来完成,他要慢慢淡出毕竟他是远程和他们交流,而且每周只有五天的时间。

    不过向坤并没有把他现在做出来的具体东西交给马宏国或者林总监,因为这样的速度对他们而言有点太匪夷所思了,而且马宏国团队都还没组建好,就算把这些东西给他,也没法让项目的完成速度提高。

    他正好可以利用那边提供的经费,来研究和尝试自己的“ai助理计划”。

    在签完合同后,林总监就给向坤打过来了20万的预付款,并且他如果购买了用于项目的设备,可以凭发票向他们申请报销。

    其实这个项目和向坤的“ai助手计划”并没有什么关联性,但就像很多nba球员休赛期会请教练练习一下拳击等其他运动,锻炼反应等方面的能力一样,向坤也是想通过这个项目在赚钱的同时,通过实际的工作,来找一下灵感,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想法。

    所以向坤在实现几个核心的功能模块时,甚至在核心代码区域,用内联汇编的方式来写。

    pu只能识别0和1的二进制指令,而汇编语言是最接近机器语言的低级语言。早期硬件性能比较差的时候,开发时用汇编语言的目的是为了提升程序的性能和反应速度,但如今硬件设备发展很快,编译器的优化也已经很好了,手写汇编未必更高效,反而因为难读、复杂、量大,后续带来的维护困难远远超出它带来的那一丢丢不足道的性能提升。

    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追求性能,用就够了,用的情况都已经很少。除了嵌入式开发等少数场景,大多数开发人员并不需要直接用到汇编语言来搞开发。

    但是向坤却是主动地在给自己“找麻烦”,因为他做这个项目,目的是为了找到他的“ai助理计划”的灵感。

    而汇编既然最贴近机器语言,更容易为pu理解,那么向坤就想要通过这一小部分代码的编写和思考,来“代入”电脑的思维方式,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突破现在人工智能的各种实现方式。

    而且汇编在某些情况下,也比其他高级语言拥有更灵活的优势。

    他甚至在做完了那一小部分核心模块arm下的汇编代码后,又自虐式地手写了那部分代码的x86版本。

    但项目的进展飞快,向坤关于“ai助手”的灵感,却依然还没有任何头绪。

    向坤现在心有点野,有点贪,他实在是不想弄个简单的“沙雕ai”,他想弄一个“超级ai”。

    做个简单的比喻:

    小伙子小明养了一群鸟,这群鸟在他的驯养下十分地听话。

    王老板对邻居杨小姐很不满,于是找到养鸟的小伙子小明。

    王老板:“帮我报复她。”这是甲方爸爸提出需求。

    小明:“我让这群鸟在小红家上空飞,一会摆成s,一会摆成b,怎么样?”这是沟通方案。

    王老板:“可以,就这么干。”

    如果把这群鸟当成是“计算机”,那么小明就是“程序员”或者说“开发者”。

    这个训练的过程,就是编程的过程。

    鸟群明白的“机器语言”只有:给吃的、不给吃的。

    至于其他的内容,都是在这个基础上组合训练出来的。

    “让这群鸟在小红家上空飞,一会摆成s,一会摆成b。”这是具体需求。

    “小明思考:我先引导几只头鸟的位置,然后其他鸟自然就跟上了,如此重复,就能让他们摆出我想要的图形。”这是算法。

    “鸟不到正确的位置我就不给吃的,到了就给吃的。”这是函数。

    不论小明把这鸟训得多好,多如臂使指,甚至依靠口令就能让鸟做特定的事情,一声呼啸就能让鸟飞上天一会摆成s,一会摆成b,看起来好像真的通人性,但实际上,它们本质能理解的,依然是:

    给吃的,不给吃的。

    所以超级ai这种存在,相当于要让鸟群直接明白:“我要让你们在小红家上空飞,一会摆成s,一会摆成b。”

    甚至更进一步,能直接理解:“帮我报复她。”

    到那时候,王老板直接和鸟**流,小明就可以狗带了,或者专心伺候鸟儿们吃喝拉撒,让它们过舒坦。

    现在向坤要做的事情,就是从孵化开始训练一只鸟,赋予它鸟王的权力,然后让它理解自己的话真正的理解!

    到时候,需要做什么,直接告诉鸟王,鸟王便能带领一群打工鸟自发地去完成任务,至于具体怎么完成,向坤不需要关心也不需要知道。

    如果训练好了,别说是让它们摆个s或者b了,就是让鸟王带着群鸟跳极乐净土都行,它甚至还会揣摩上意,给你唱个威风堂堂。

    你说:“我要报复杨小姐。”

    它会主动回:“那我带着小弟们去杨小姐家上空一起拉便便?不解气?那我们半夜去啄她家窗户?还是组队飞她家头上,一会摆个s一会摆个b?”

    当然,更大的概率是它领了你给的鸟食跑去和其他打工鸟分了,然后躺着晒太阳,屁事不干。甚至还会跑你头顶上拉屎,并且表示这不是针对谁,你只是被随机到了。(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http://www.qingkanxs.com/9_9072/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