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个人和一只鸟的心理状态
    冯修业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在父亲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梦,才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今天中午他参加完一个应酬后,喝得有点多,又不想回家,让司机把自己送到父亲这来。

    父亲正在午休,他也没有去打扰,自己坐在客厅泡茶,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没想到这一觉,竟然做了个这么恐怖的梦……

    一般来讲,做了噩梦,醒过来就好了,顶多是有些后怕和庆幸。

    但现在他回过神来后,却是觉得背脊发凉,头皮发麻,因为他想起来梦里和一堆亲人们一块来“捉奸”的,竟然有个长着八只手臂、八只眼睛、全身都是肉瘤疙瘩、两米多高的怪物!

    而他的家人,似乎还和那怪物很熟似地站在一起!

    为什么会见到那么个玩意?

    而且现在睡醒后,其他梦里的情形,比如和自己躺在一起的女人们,比如那酒店房间的细节,全都记不清了,一片模糊。但唯有这个怪物,清楚到每个肉瘤得能记得!

    冯修业揉了揉眉心,喃喃道:“难道中午喝的是假酒?”

    自己倒了杯已经凉掉的茶水喝掉,冯修业便起身准备到院子里呼吸下新鲜空气,散散酒劲,也甩掉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诡异念头。

    就在这时,他视线扫到了客厅里一座专门摆放各种父亲收藏的小物件的架子,然后身体忽然僵住。

    看着那小小的八臂八眼木雕,冯修业不由得蠕动喉结,吞了口口水,刚干掉的冷汗又冒出来了,手脚冰凉,莫名地觉得室内温度降了好几度。

    虽然这木雕看起来并不狰狞恐怖,和他梦里看到的那个怪物其实有很大差别,但这八臂八眼的特点,却实在太鲜明,不可能是巧合。

    当冯老先生结束午睡走出卧室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二儿子正一脸紧张凝重地盯着那个被他摆到客厅的木雕。

    “修业,你对这木雕有兴趣?”冯老先生背着手走了过来。

    “爸,这木雕,你是从哪弄来的?我上次来的时候,好像没见到?”

    “哦,这是娜娜的朋友做的,我让她收过来把玩。”冯老先生说道,“怎么,你也开始对木雕感兴趣了?”

    “不是……爸,我觉得这木雕有点邪门啊,我刚刚在边上沙发睡着了,然后做了个梦,居然梦到了一个八只手臂、八只眼睛的怪人,长得就和这木雕差不多,应该说比这木雕丑得多……”

    如果是其他时候,听到儿子说这种话,冯老先生一定会皱眉,然后训斥几句,让他少去接触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但今天,冯老先生却是忍不住问道:“你做的梦什么样的,仔细说说?”

    “就是……就是在酒店睡醒后,就看到这木雕变的怪人站在门边看我……”冯修业自然是没法把梦的具体情况说出来的,只是简单说了个大概,然后观察着父亲的脸色,他也知道父亲对这种“怪力乱神”类的东西比较厌恶,之前他新装修的办公室找了个风水先生来看了下,被父亲知道后,给臭骂了一顿,于是斟酌了一下,说道:“爸,我有个老朋友,对这类木制的艺术品也很感兴趣,这木雕这么特别,我想借去给他看两天,您看……”

    冯老先生背着手往外面院子走去,边走边看似随意地嗯了一声。

    冯修业也没有继续待着,立刻把那木雕带上,然后打电话叫等着外面的司机过来接他,准备立刻去找一个有口碑、经常接触的“师傅”看看。

    父亲有些反常的反应,让他意识到,这个木雕看来是真有古怪,不然刚刚说那些话的时候,按照往常来看,肯定要被斥骂了。但父亲不仅没有骂他,反而是同意了他提出的请求,单这表现,就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他相信父亲必然明白他说带去给“老朋友”看是什么意思。

    ……

    向坤是在晚上抵达的,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回来的消息,所以自然也没有人来接他。

    虽然对那个八臂八眼木雕的状态很好奇,但向坤并没有急着联系唐宝娜去见她外公,因为按照饮血周期推算,这次饮血的时间应该是明天上午。

    回到家,还是一样一股子的鸟屎和兔屎味,还有一点食物和饲料变质的味道。

    不过他依靠感官信息,还是迅速确定,家里的兔子和金丝雀都顽强地活着。

    金闪闪并没有像之前他出远门一样立刻飞过来,而是趴在笼子旁边的桌上,闭着眼睛,看起来就像gg了一样。

    但向坤很确定,它还有心跳有呼吸,并没有嗝屁。

    向坤有些担心它生病了,走过去把它小心地放到手心里,轻轻地梳理了一下它的羽毛,然后根据以往观测记录的数据,对比它此时的身体状况,并且开启了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进行观察。

    虽然看起来各项指标都有些波动,显得有点虚弱,但应该是没有生病,没有大碍才对。

    向坤于是将它放到边上,准备先给它清理一下笼子,喂它吃点新鲜的餐食,换掉洗澡槽里的水再说。

    不过当他要转过身的时候,眼角余光却瞥见,被重新放到桌上的金闪闪,似乎伸直脑袋睁眼看了他一下。

    向坤回头,金闪闪又马上趴好。

    向坤一下来了兴趣,这货在装死??

    他知道,有些鸟会装死来躲避捕食者,但他很清楚,金闪闪早就不再单纯地畏惧他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更像是一种伙伴,或者说依附,它没理由用装死来躲避什么。

    那它装死的原因是什么?

    恶作剧?

    不是吧,这货只是只金丝雀啊!

    向坤走回来,把它翻过来两脚朝天,轻轻点了点它的肚子。

    金闪闪绷着身体,一动不动。

    “再装死,我可把你炖了啊!”向坤威胁道。

    金闪闪依旧不为所动。

    向坤自然不会真的把它炖了,于是先把鸟笼清理了一下,换了新的槽水,又去清理兔笼,换新食水,接着亲手弄了核桃仁、菜子、玉米面制作的鸟食,然后拿到食槽边上,哗啦啦倒进去。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金闪闪立刻从桌上“翻身”站了起来,跳回了自己的笼里,“兴高采烈”地吃起来。

    从它的动作和各种身体反应,向坤判断它现在特别地“兴奋”和“高兴”,好像还有一丝丝的“得意”?心下不由得嘀咕,这家伙不会是觉得它的“假死”成功逼得我给他弄了大餐了吧?

    向坤觉得,下次出远门的话,还是把金闪闪寄在唐宝娜家吧,免得这家伙一个人……呃,一个鸟待久了心理变得愈加难捉摸起来。(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http://www.qingkanxs.com/9_9072/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