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给文物“治病”
    “这我当然知道,我也就是让你猜着玩。”

    闫君豪笑着拍了拍向南的肩膀,示意他安心。

    在拍卖场上玩的就是心跳,这要是碰到两个人为了这件紫砂壶互相竞价拼出火气来了,别说170万了,再翻一倍,340万的价格都有可能出现。

    让向南预估一下价格,不过是让自己心里有个数,说明这件清光绪何心丹紫砂壶真正的市场价值也就在170万左右。一旦超出了这个报价,他肯定不会再参与竞拍了,再多就不值得了。

    闫君豪并没有着急举牌,一直等到只剩下两个人相互抬价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

    “88号,165万!”

    这一下子,就将报价提高了三十多万,另外两个人顿时一滞,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原以为这件紫砂壶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竞价了,谁知道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他们原先还觉得这件紫砂壶150万就能拿下呢,可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最后会将价格拉到多高还不一定呢。

    这一个犹豫,其中一个人就心生退意了,照他看来,现在这价格就已经突破了他的心理预期了,再加价就真划不来了。

    另一个人虽然还有点犹豫,不过在听到拍卖师大喊“88号165万一次”时,一下子没忍住,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231号,167万!”

    举完手后,他就立刻看向了闫君豪。

    谁知道,闫君豪根本就没看他,也没有继续报价,反而俯身和同桌的其他人交谈了起来。

    231号买家心里恨得牙痒痒,这混蛋,分明是来捣乱的啊,故意把价格抬得这么高,现在自己才加了两万,对方就不要了。

    心思虽然后悔,可他也没有办法,虽然自己手贱,要中这个圈套呢,当时就不应该加价,让这混蛋多花三十多万把这件紫砂壶拍下来就好了。

    眼看着拍卖师一脸激动地喊着:“231号,167万一次!231号,167万两次!231万……”

    231号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已经认栽了。倒不是买不起这件紫砂壶,只是被人“阴”了一下,心里面多少有点不爽快。

    “88号,168万!”

    “嗯?”

    231号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开眼睛往那边一看,果然见到那个人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他不是捣乱的?那我要不要也“阴”他一次,让他多花点钱?

    这个念头只是刚一冒出来,他就死死地摁下去了,算了,要是对方恼火了,真不要了,那就砸自己手里了。

    坚决不能让对方的“阴谋”得逞!

    心里这么一想,231号居然觉得心里面轻松了好多。

    随着拍卖师喊价三次,再将手里的拍卖槌重重地敲下去之后,这件清光绪何心丹紫砂壶,最终被闫君豪以168万的价格拍得。

    接下来,闫君豪又花费了174万成功拍下了一件水晶内画鼻烟壶,这幅内画是一幅设色山水画,远山巍峨、山林翠墨,山脚下林木葱葱,树下有一座凉亭,凉亭内,一名书生持书秉读。

    这件水晶内画鼻烟壶高仅4.8厘米,却能将一幅内容丰富的山水画完整地绘于其上,可见其水平的高超。

    内画鼻烟壶是华夏特色传统手工艺品。

    事实上,内画艺术分为京派、冀派、鲁派、粤派等四大流派。内画鼻烟壶四派均起源于京城,京派的历史最为久远。

    京派艺人用竹笔、柳木笔作画,以画面厚朴、古雅见长;冀派内画的艺术特点是精皴细染、造型准确、风格典雅;鲁派用毫毛笔作画,以画面纤巧、艳丽取胜;粤派则以艳丽的色彩和装饰风格著称于世。

    而闫君豪拍下的这件鼻烟壶,就是京派的作品。

    除了闫君豪之外,何绍骅和甄友谦也都分别拍了一两件小玩意儿,相对于他们的身价而言,价值一两百万的古董还真的只能算是小玩意儿了。

    在拍卖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悄悄来到向南的身边,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向南听了之后,伸手拍了拍闫君豪,低声说道:“乔爱德请我们过去一趟。”

    “好,那就走吧。”

    闫君豪点了点头,转头对何绍骅、甄友谦笑道,“两位老板,我们出去一下,你们慢慢玩。”

    说着,就跟向南一起往舞台后方的那间小休息室走了过去。

    “闫总、向南,坐坐!”

    乔爱德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了,见闫君豪和向南过来了,连忙热情地招呼起来,“你们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喝茶吧。”

    闫君豪笑着应了一声,和向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问道,“乔总监找我们过来,有何贵干?”

    “赵林轩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你们已经签了交易合同了。”

    乔爱德将两杯冒着热气的茶端了过来,轻轻地放到闫君豪和向南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笑着说道,“老赵这个人我知道,既贪心又难缠,所以,我很好奇啊,你们是怎么让他同意这单买卖的?”

    “这赵老板确实难缠。”

    闫君豪听了乔爱德的话,哑然失笑起来,“要不是这次多亏了向南,我还真不一定能够这么轻松拿下这件黄地青花折枝花果纹天球瓶呢。”

    说着,他就将发生在咖啡厅里的事拣重要的说了一些。

    尽管没有亲临现场,但乔爱德还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这老赵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啊。”

    “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

    向南端起桌上的茶水,吹了吹杯中漂浮的茶叶,小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这就好像医生一样,看到病人,总不能不救吧?文物修复师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我们是给文物‘治病’罢了。”

    “这话说得在理。”

    乔爱德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就比如之前摔碎的那件刻瓷填金彩胆瓶,要不是你出手相助,估计现在依旧是‘重病缠身’呢。”

    顿了顿,他又笑道,“现在你把它治好了,那就要看看它在明天的拍卖会上,究竟能不能超水平发挥了!”(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