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颜料加葡萄汁 (第一更)
    “下次玩游戏,最多只能玩五把!”

    在小区外晨跑了一个小时,向南回到屋子里后,又冲了个澡,原本因为熬了一个通宵有些昏沉的脑袋,顿时又清醒了过来,他换了一套衣服,拎起背包就出了门。

    “不过,我怎么可能连第九关都过去呢?太奇怪了!”

    摇了摇头,向南赶紧将这些事甩出了脑袋,又告诫自己,“不能想游戏的事了。”

    没想到只是很简单的单机游戏,居然也会上瘾,那电脑上的那些画面绚丽、设定丰富的大型网络游戏,就更容易让人沉醉其中了。

    否则的话,前几年也不会天天都有新闻说,有多少多少学生沉迷网络,变成了“网瘾少年”。更有甚者,还有人为了去网吧玩游戏,居然还去抢劫。

    “这游戏,果然是害人不浅啊。”

    向南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就顶着两只黑眼圈去上班了。

    来到公司时,大门还上着锁,向南一边暗自庆幸,一边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迅速钻进自己的那间小修复室里,把门给关上。

    “要是让许弋澄那些家伙看到我的黑眼圈,非得笑话我不可。”

    将肩膀上的背包放了下来,向南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转到修复室的墙角处,看了看堆放在那边的一个个古董盒。这些,都是向南出差期间,零散客户送过来指定由他来修复的残损文物。

    这一个半月的时间,尽管许弋澄一直将大批量残损古董的修复业务作为公司的重点,但零散的文物修复单子,始终没有放弃。

    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这蚊子也不算太小。

    当然,向南的单子可不能算是蚊子。要知道,向南修复一件文物的费用,可是按照文物的市场价值来计算的,随便一笔业务,修复费用都能达到十几万,多的甚至上千万,哪里是一只蚊子能够比拟的?

    向南弯下腰,从最上面的古董盒盖子上拿起一份古董清单。

    这清单,都是按照顾客送来的时间来排列的,从上下到,总共十二件残损文物,不仅有古书画,古陶瓷器物,甚至还有两件青铜器。

    “他们怎么知道我会修复青铜器的?”

    向南心里有些纳闷,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不用说,这肯定是许弋澄说的,“他们倒是看得起我,现在就敢把青铜器交给我修复。”

    暗笑了一下,他才发现,在这两件青铜器后面,还标注了向南的青铜器修复水平等级,资深青铜器修复师。

    这就意味着,这两件青铜器的修复费用,要比古书画和古陶瓷的修复费用低了一个等级。

    钱多还是钱少,向南倒是没有在意,有文物修复就好了。

    将这清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向南就将它放到了一边,然后从最上面拿了一个古董盒,转身放到长案上,就开始准备修复。

    这是一幅清乾隆年间宫廷画家ydl人郎世宁所绘的《八骏图》,这幅画由于保存不善,画芯处不仅长出了霉斑,而且还有残缺,必须要进行修复保护,否则的话,这幅画就要毁了。

    郎世宁年轻时在米兰接受绘画教育,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年),他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到华夏传教,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成为了一名宫廷画师。

    郎世宁擅长画马、人物肖像、花卉走兽,风格上强调将西方绘画手法与传统华夏笔墨相融合,受到皇帝的喜爱,是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

    这幅《八骏图》又被称作《郊原牧马图》,画面上八匹骏马散放于郊外旷野之中,或卧,或立,或吃草,或嬉戏,自在悠闲,放牧者在树下休憩观望。

    郎世宁在创作这幅图时,借助了西方追求如实表现物象体积感和立体感的绘画技巧,将马的各种姿态刻画得活灵活现,是华夏艺术史中以郎世宁为首的“海西画派”所独有的艺术风格。

    向南将这幅《八骏图》在长案上展开,正打算用化学药剂清洗画面上的霉斑时,忽然顿了一顿,停下手来,然后趴下来仔细地看了看这幅画。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在乾隆年间,郎世宁所绘制的画作上,常常会在颜料中添加葡萄皮的汁水,以追求墨色的效果,乾隆皇帝的紫玉墨就是个例子。

    如果这幅画里所使用的颜料,也添加了葡萄皮的汁水,那向南要是用化学药剂来清理霉斑的话,葡萄汁一氧化,这幅画就彻底地完了。

    “真是好险啊!”

    向南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要是一个没注意,把这幅画给毁了,向南就得全赔了。

    郎世宁的画,就没有便宜的,之前在京城修复的那幅《纯惠皇贵妃朝服像》,在拍卖会上就拍出了1.37亿元的价格,而他的另一套《雍正十二月圆明园行乐图》,更是拍出了1.58亿元高价。

    这幅《八骏图》,如今的市场价也是在一个亿以上,向南起码得修复一个月的文物,才能赔得过来。

    文物修复师还真是个“高危”行业啊!

    向南想了想,不管这《八骏图》是不是真用了葡萄汁,还是别用化学药剂清除霉斑的好,换一种更安全的方式来清洗画芯,这样一来,自己也更安心一点。

    想了想,他就来到柜子旁,打开抽屉,从里面取了一点皂荚灰,然后放入装满水的水盆里,泡上一段时间。

    皂荚灰泡水,就可以制成弱碱水,用这个来清理霉斑也能取得很好的效果,只不过,一般的修复师不会常备皂荚灰罢了,毕竟没有化学药剂那么方便省心。

    但向南就没这么顾虑了,因为他修复古籍时,需要用到向氏“珠联璧合”修复技术,在熬制纸浆水时,皂荚灰是必备的药物,修复室里自然有不少的存货。

    过了片刻,等到皂荚灰均匀地融入水中之后,向南便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清洗《八骏图》的画芯。

    等到画芯清洗完毕之后,他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揭裱处理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