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意外失火 (更新完毕)
    在魔都,古陶瓷修复首期培训班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金陵,《我为国家修文物》纪录片带来的影响也在逐渐扩散着。

    远在f国首都巴里斯的向南,依旧安静地坐在国立图书馆的修复室里,不紧不慢地修复着《圆明园四十景图》。

    来到巴里斯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圆明园四十景图》的修复,也已经接近了尾声,大概再过一两天的时间,整个修复工作就会完成,他也离开这里,回到魔都。

    魔都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都在等着他去做呢。

    “哎,向南!”

    经过半个来月的接触,邹金童已经和向南很熟悉了,也知道在修复室里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什么时候不能说话。

    就比如现在,他看到向南刚刚揭下一幅分景图的覆背纸,还没开始揭命纸,趁着这空隙,赶紧插话道,“你最近两天上网看视频了没有?”

    “没有,怎么了?”

    向南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邹金童一眼,他如果上网的话,查文物修复资料的时候居多,要么看看科技类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文物修复的新科技出现。

    比如说,3d打印机的出现,向南就很感兴趣,到目前为止,国内外还没有利用3d打印材料来修复文物的例子,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不介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至于看视频?视频也偶尔看的,也多是文物修复相关的视频。

    但邹金童说的视频,肯定跟向南看的不一样。

    “你上电视了你不知道?”

    邹金童嘴里“啧啧”有声,一脸羡慕地说道,

    “话说,你穿那件青色长袍,在京城故宫围墙的衬托下,还真是又阳光又帅气,连度娘那里都有你的贴吧了,你现在已经被一群无知的美少女称作‘文物修复男神’。”

    “啊?哦,你说的是那个纪录片啊?”

    向南恍惚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件事,他说道,“动作还挺快的嘛,这么快就播出来了。”

    “喂喂喂!你出名了啊!”

    邹金童喊了几声,一脸不满地说道,“要不要这么淡定啊?能不能给点应景的表现?”

    向南:“……”

    我又不是第一次上电视,难道还要跳起来大喊一声,说我好开心啊,好激动啊?

    简直是无理取闹。

    不搭理他的最好办法,就是转过头来,继续揭命纸,这一步得非常小心,已经被水分浸透了的画芯和命纸粘接得很紧密,一个不慎就会将命纸弄破。

    邹金童看到向南又开始认真工作了,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声:

    “好无赖的做法。”

    忙碌的一天结束之后,向南和邹金童收拾好桌上的还没修复完的分景图,单独放在另一个盒子里,然后对守在门外的两位图书馆工作人员点头示意了一下,便下楼离开了。

    进了电梯之后,邹金童看着向南,问道:“晚上吃什么?”

    “问我?”

    向南愣了一下,说道,“你不是在这里留学过吗?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

    “好吧。”

    邹金童有些无奈,耸了耸眉毛,说道,“请你鹅肝好了,米其林二星的餐厅,三星的要预约,而且还死贵,我请不起。”

    “能换个长安面馆吗?”向南不动声色地说道,“不用星,路边摊的小面馆就可以很好吃。”

    邹金童哈哈大笑起来,这半个月来,他带向南吃遍了各种西式餐点,终于让向南忍不住了。

    当初他来巴里斯留学时,一开始感觉还挺不错,可一个星期他就受不了了,一到周末就开始疯狂地寻找华夏餐馆,别说吃了,光是闻到那个油烟味儿,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向南比他当初能忍多了,连续吃了半个月的西餐才有点忍不住,真是难得。

    “面馆太远了,我还是带你去吃炒菜好了。”

    笑了好一会儿,邹金童才缓过来,抬起手朝前指了指,“我知道个地方,那里的老板是咱华夏人,连服务员都是,做的菜很好吃。”

    “好。”

    向南应了一声,连脸上的表情都生动了起来。

    两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邹金童对司机叽里咕噜说了一个地址之后,司机点了点头,便一踩油门往前开去。

    车子开出去之后,邹金童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向南,问道:“对了,都忘了问你,你吃不吃辣的?要是不能吃辣,咱们还可以换一家。”

    向南点了点头,道:“吃的。我不挑食。”

    邹金童笑道:“嗯,那就好。”

    车子在马路上左拐右拐,最后在一家挂着红灯笼的店面门前停了下来,向南下车后看了看,店招上刻着四个大字“湘菜人家”,下面还有翻译过来的罗曼语。

    此刻已经到了饭点,不大的店面里面,人来人往,一阵阵说笑声不时传了出来。

    感受着这一切,向南只觉得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这才是吃饭的感觉啊。

    “发什么愣呢?”

    邹金童也已经付了车钱,下了车,他拍了拍向南的肩膀,笑道,“走了,去吃饭。”

    说着,抬脚就往里面走去。

    两个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点了几个小炒,又要了一个汤,不多时,菜就上齐了。

    邹金童夹了一筷子辣椒炒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对向南说道:“嗯,这个不错,尝尝!”

    “好。”

    向南当然不会跟他客气,拿起筷子也开始吃了起来。

    “走了那么多国家,还是咱们华夏的菜好吃啊!”

    邹金童一边吃一边感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向南怎么不动筷子了,“哎,你也吃啊,跟我还客气呐?”

    一抬头,他看到向南正端坐在对面,脸却扭向硕大的玻璃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不止是他,窗外的街道上,还有很多人都站那儿伸着脖子,一边往远处看,一边窃窃私语。

    “出什么事了吗?”

    邹金童站起来跑了出去,站在马路上,踮起脚往远处看——

    “湘菜人家”门口的马路对面,是一片灌木林,灌木林过去就是赛斯河,此刻,在赛斯河对面的那一片高楼大厦里,黑烟里夹杂着红色的火光,直冲云霄!(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