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不是一般人 (为盟主康康兜兜里有糖加更 2/3)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他不是一般人 (为盟主康康兜兜里有糖加更 2/3)

    “古墓底下渗水了?”

    向南这时候已经听出来了,电话那头的人是胡德森,他刚刚留了对方的手机号码,都还没来得及存进手机里呢,对方就打来电话了。

    最重要的是,之前在博物馆门前还那么镇定,现在听他的声音显得很乱,这古墓渗水应该是突发事件。

    可问题就在于,古墓底下怎么就渗水了?

    而且,古墓底下渗水,不是应该找博物馆借抽水机吗?让我下车去古墓现场干嘛?

    我又不是大禹,又治不了水!

    “嗯,水不多,考古人员准备清理其中一间垮塌后被泥土掩盖的耳室时,发现地底下有水渗出来。”

    胡德森刚刚应该是在马路上奔跑,现在停下来了,他使劲地喘了两口气,然后说道,

    “虽然现在渗出来的水不多,但葛专家担心壁画的安全,想请你回来帮帮忙,尽快将主墓室的壁画揭取运走。”

    耳室,是主墓室左右两边的房间,用来放置墓主人生前的用品以及陪葬品。

    耳室距离主墓室仅仅一墙之隔,耳室渗水,极有可能会渗透主墓室的墙壁,情况严重一点的话,还有可能将墙壁给泡塌了,因此,葛东河的担忧不是杞人忧天。

    向南虽然很想早点回魔都,但碰上这样的意外,总不能撒手不管,更何况,葛东河之前还教会了自己那么多东西。

    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知恩图报。

    当然,保护文物也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更别提他本身就是文物修复师了。

    只是稍稍想了想,向南便一口应承了下来,“好,我现在马上下车,半个小时内就能赶回古墓现场。”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先让司机靠路边停了车,然后简略地跟老戴等人解释了一下,说道:

    “那座汉代古墓底下开始渗水了,葛专家让我回去帮忙,尽快将壁画揭取运走,要不然有被水泡烂的风险。”

    老戴顿时收起了笑脸,一脸严肃地说道:“嗯,那你赶紧回去吧,保护文物最重要。”

    “能者多劳,向专家,这回可要辛苦你了。”

    李德坤也是点了点头,他是不懂壁画揭取,否则的话,他也会留下来帮忙的。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荆楚博物馆那边,李老师帮忙解释一下。”

    顿了顿,向南又对老戴和老余两人说道,“戴老师、余老师,工作室那边要是有什么事,两位老师可要多多帮忙。”

    “放心去吧,魔都那边有我们呢。”

    老戴朝他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再说了,你的事,江主任能看着不管?”

    “好,那我走了,几位老师一路顺风!”

    说完,向南就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拎了起来,转身下了车。

    等到老戴等人的车子开走之后,向南便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古墓现场而去。

    ……

    “我说这面壁画的墙角处怎么发霉了呢,原来是耳室那边一直在渗水。”

    胡德森这会儿已经回到了古墓主墓室,他看着临近渗水耳室的那面壁画的墙角处,笑着对葛东河等人说道,“当初向南来这里做防护时,还专门调配了除霉菌的药水进行喷洒,可比当初刚刚看到时要好多了。”

    “文物修复界都在传,向南是天生的文物修复师。”

    葛东河一边将防护壁画的保鲜膜揭开,一边感叹着说道,“一开始我还不相信,这几天接触下来,真是把我都给震惊到了。”

    “我可是从来都没见过学习能力这么强的文物修复师,壁画临摹还可以说是他有古画临摹的基础,所以才会学得特别快。”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可是揭取壁画,他可从来都没接触过,只是看我揭取了两幅壁画,他就能上手操作了,而且做得丝毫不差,可真是了不起。”

    “这算得了什么?毕竟还是有迹可循。”

    胡德森笑了笑,说道,“在长安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之前,有谁知道向南还会修复古陶瓷?结果还生生地让他拿了一个一等奖,据说他参赛时修复的作品,还是无痕修复,把那些专家评委都给镇住了。”

    葛东河叹道:“所以说,他不是一般人呐。”

    “对了,向南什么时候能回来?”

    蹲在一旁忙着拆保鲜膜的孟祥森听着葛东河和胡德森两个人在谈论向南的事,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萱也转过头来看着胡德森,两只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会说话一般。

    “快了吧?”胡德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之前他说半个小时内就能回来,那车子都没开出去十分钟。”

    “这面壁画得赶紧揭取了。”

    孟祥森皱着眉头,伸手摸了摸最底下的壁画,然后放在眼前看了看,语气沉重地说道,“这底下的壁画都是潮湿的。”

    “多弄几个炭火炉来,放在这面壁画下面烤。”

    葛东河想了想,转头看向胡德森,说道,“就算现在揭取壁画,那也要把壁画烤干了才行了,湿壁画是揭不下来的。”

    “好,这事儿交给我了。”

    胡德森很爽快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去,“我现在就找人把之前墓道里用的那几个炭火炉都搬过来用上。”

    “先别忙活了,咱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葛东河对几个学生摆了摆手,说道,“等向南来了,一起开个小会,看看怎么分配工作比较合适一些。”

    孟祥森等人听了,都没有说话,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他们根本就没觉得葛东河的话有什么不对,哪怕他们明知道向南既算不上是正规的壁画修复师,也不算不上是壁画临摹师,可在他们的心目中,向南就是比他们还要厉害的存在。

    除了自己的老师葛东河,以及其他那些名声在外的专家、大师之外,也只有向南才能真正地让他们服气了。

    几个人看着面前微微有些潮意的壁画,一时间相对无言。

    就在这时,古墓的甬道之中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还没出现,但熟悉的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

    “抱歉,我来晚了!”(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