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天才(更新完毕)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天才(更新完毕)

    江易鸿和向南一起在食堂里,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

    出了食堂,江易鸿便要回宾馆里去午休了,这是他雷打不动的“必修课”。

    否则的话,他一整个下午都会打不起精神来。

    临走之前,江易鸿看着向南,认真地说道:

    “后天就要修复宋代曜变天目盏了,这两天你可以不用去修复室,好好休息一下,把状态调整好来。”

    “不用了吧?”

    向南一脸的不情愿,低声说道,“我的状态一直都挺好的。”

    “好好好!”

    江易鸿哑然失笑,略有些无奈地说道,“那你自己决定吧,老头子我就不多嘴了。”

    说完,他就转过身去,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走出了博物馆大门。

    等到江易鸿的背影都看不见了,向南这才转过身去,往修复室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想道:

    “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找一件残损得不怎么复杂的古陶瓷器物,应该可以修复完成的吧?”

    刚走到楼梯口,正巧碰见了老戴和一群人走了过来。

    这老戴,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混得开,来“南海一号”博物馆也不过才半个多月的时间,古陶瓷修复中心六个修复室里的修复室,他几乎全都认识了,而且看上去关系都还不错。

    一群人围在他身边,说说笑笑,俨然是众人的焦点。

    看到向南之后,老戴眉飞色舞,朝他高声喊道:“向南,这儿呢!”

    “戴老师。”

    向南走了过去,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来来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

    老戴一把拉过向南,对身边的这群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刚刚跟你们说的,我的半个学生向南,宋代曜变天目盏,马上就要交给他修复了。”

    “想当初,向南刚来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学习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的不凡,当时就决定要将我几十年的修复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

    老戴拉着向南,跟那群人说得唾沫横飞,一脸得意。

    他身边的那群人,则满脸钦佩地看着老戴。

    向南却是越听,脸上的表情就变得越是奇怪,这……这老戴怎么来了这里以后,学会吹牛了?

    老戴说了一阵,眼角的余光看到向南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干笑一声,

    “咳咳,行了,你们先上去吧,我和我徒弟好好聊会儿。”

    那些人纷纷朝着老戴和向南笑了笑,这才转身上楼去了。

    等那些人走了以后,老戴才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这里不好混啊,不吹点牛,这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

    话音一转,他又问道,“宋代曜变天目盏,你有把握修复?”

    “没有。”

    向南摇了摇头,也没再提之前那茬,长吐了一口气,

    “工艺品和真器是两回事,我现在还在琢磨这事儿呢。”

    “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戴摇了摇头,脑袋上不多的几根头发,就像海底的海草,也随之乱舞,他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能修复就修复,修复不了就千万别动手,这可不是一般文物,修复坏了,责任就大了。”

    “而且,这么大的事,修复界里肯定有很多人都关注着这事,你可千万别犯傻,没把握的事就别做,免得落人口实。”

    “嗯,我会小心的,你放心。”

    向南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老戴对自己的关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真要修复好了,那你就真的一飞冲天了,世界第一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修复过宋代曜变天目盏。”

    老戴嘴里“啧啧”有声,一脸向往的样子,“别说,连我都有点心动了。”

    “……”

    您老人家到底是想让我修复,还是不想让我修复?

    我怎么听着都有点糊涂了呢?

    向南看着老戴那副向往的模样,都有点哭笑不得了。

    回到修复室以后,向南没再胡思乱想,找了一件残损的定窑刻花瓷壶,开始修复起来。

    对于他来说,缓解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到文物修复之中去。

    ……

    与此同时,“南海一号”博物馆即将于后天开始修复宋代曜变天目盏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古陶瓷修复界。

    除了目前已经在江阳的那些老专家和修复师们,其他博物馆的古陶瓷修复师们,也都一个个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纷纷打算前往“南海一号”博物馆看个究竟。

    “向南要修复宋代曜变天目盏?”

    在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副部长贾昌道一脸呆滞,他看着站在面前的古陶瓷修复中心主任马向明,心里面如同被人用刀子剜了一块肉一般,痛得无以复加。

    当初向南刚来京城的时候,自己原本打算将他留下来的,可后来因为孙福民叫嚣着要跟他没完,他就放弃了。

    可谁能想到,这才过去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向南不仅成为了古书画修复专家,而且在古陶瓷修复方面,他的修复技术俨然不输于任何一个专家了。

    这是要逆天啊!

    “我这是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天才?”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贾昌道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药给买回来吞下去,然后回到去年的五月份,不惜一切代价将向南给留下来。

    孙福民敢叫嚣?

    老子比他年轻多了,他打得过我吗?哼!

    “部长,咱们派不派人过去观摩一下?”

    马向明看到贾昌道坐在那儿,脸色阴晴不定,还以为自己得罪了他,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去!为什么不去?”

    贾昌道“哼”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就你和我一起去,其他人就算了,回头拷贝一份视频带回来观摩学习。”

    这次再去看看这小子,不管能不能拉回来,试一试总是好的。

    除了京城故宫博物院派了人前往“南海一号”博物馆观摩宋代曜变天目盏的修复过程,其他各大博物馆也都闻风而动,哪怕博物馆里的修复任务再重,也都派了人来。

    甚至,国内外的一些收藏大家,也都改了自己的行程,纷纷朝着江阳这座小城不断汇聚。

    有的是为了宋代曜变天目盏,也有的是为了向南而来。(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