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一百章 全色的最高境界
    古旧书画经打胶矾水晾干后,必须将画芯上墙,贴平挣干后再进行全色。

    为了便于全色,画芯贴平有平贴与立贴两种做法。

    手卷、册页是平放在案子上欣赏之画,故全色亦宜平放在案台上进行,这就是平贴。

    立轴、屏、对是悬挂在墙壁上欣赏,全色适宜贴在壁上立着进行,多采用立贴,这是为了符合欣赏规律,全色部位也可以少露痕迹,效果较佳。

    《双喜图》属于立轴古画,一般是悬挂在墙壁上欣赏的,因此,向南采用了立贴进行全色。

    但在全色之前,他还有一项准备工作要做,那就是调配颜色。

    调配颜色是全色的基础,调配不出准确的颜色,是很难做好全色工作的。

    一般情况下,负责全色的修复师,只有不断试色,才能逐渐调配出接近画芯本色的颜色来。

    但对于向南来说,就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了。

    他是亲眼目睹了崔白是如何调配颜色的,如今只需要略作微调,使得调配出来的颜色比画芯底色稍稍淡一些就可以了。

    向南将吴茉莉早就准备好的矿物颜料粉末取出来,将所需的颜色取出来,按照当时崔白调配颜色时的比例,很快就调配好了全色用的颜色。

    调配颜色这一步,对于一般的书画修复师来说,实际上是很消耗时间的,有时候花上一整天时间,也不一定能够调配出适用的颜色来。

    然而,到了向南这里,依旧是快得无以复加。

    站在一旁一直盯着看的老朱也是看傻了眼。

    一次就调配好了颜色?

    难道不用试色的吗?

    “也许向专家是先调配出个中间色来,然后再慢慢调配出需要的颜色吧。”

    向南如今正集中精神在工作,老朱也不好出声发问,只好自行脑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老朱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只见向南从墙上取下一只小楷狼毫笔来,蘸取了少量调配好的颜色,在调色盘边刮去多余颜料,直到刮不出时,再用宣纸边角吸去一部分,并把笔毛理顺,就对着已经上了墙的画芯,开始了全色工作。

    他将笔杆垂直,以笔尖梢头轻轻触碰画芯右下角一个小孔,微微点了一点,让笔尖的颜色沾染到画面后,就将毛笔拿开了。

    老朱看到,补全上去的颜色,若不是还稍稍有些湿润,几乎就和画芯底色一模一样!

    这颜色究竟是怎么调配的?

    其他修复师在全色之时,为了调配出合适的颜色,几乎被折磨得欲仙欲死,不调配个二三十次,根本就别想进行下一步工作。

    可向南用了多长时间?

    一分钟?还是三十秒?

    别管是多长时间了,反正他就只调配了一次!

    “难道向专家在颜料的调配上,还有过人的天赋?”

    老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向南了。

    如果说,之前他对向南是有些敬佩,年纪轻轻就成了国家级专家,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就算有背景有后台,没有过人的实力,那就算成了专家,也只是业界的笑柄罢了。

    但向南的技术是有目共睹的,国宝《千里江山图》就是最好的“战绩”!

    因此,他对向南可以说是很敬佩,但也只是敬佩罢了,文物修复也是需要天赋的,他有天赋又肯努力,能达成现在的成就,也是理所当然。

    但经过这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接触,老朱亲眼目睹了向南给《双喜图》全色的过程之后,现在恐怕是敬畏有加了。

    向南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你有一项能力比别人强就可以了,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每一项都比别人强,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过转念一想,老朱又有些心动了起来:

    “待会等向专家忙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指点指点我?”

    想到这里,老朱看向向南的眼神之中,忽然之间就充满了火热。

    老朱在一旁思绪万千,向南是一点也不知道。

    因为画面气色变化无穷,全色就要灵活多变,就连调配的颜色,也要根据画面颜色的浓淡干湿不同,多调出几种来,灵活加减,全出深浅变化,色随意转,才能气韵生动。

    因此,向南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一丝也不能松懈。

    他按照全色的基本准则,先全小洞,有利于试色是否对路,看是否漏矾。

    如果色笔所到之处出现深色点,说明矾性过小,那就需要再刷一遍淡胶矾水,方可继续着色。

    摸清了色路之后,再给大洞全色,相对来说,就要容易得多了。

    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向南才将画芯之上十多处破损之处一一着色完毕。

    全色结束之后,向南并没有急着去接笔,而是将毛笔、调色盘放到一旁后,重新来到画芯之前,前后左右每个角度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这也是观察全色效果的一种方法。

    全补出来的色气如果能较为准确,那就可以做到正面看、侧面看、上面看、下面看、倒看、顺看都不易看出全补痕迹,所谓“补处莫分”,这就叫做“四面光”。

    “四面光”,也是全色最为理想的修补效果。

    但实际上,很多修复师在全色这一道工序里,只能达到正面、两个侧面看不出补洞,称之“三面光”,较为次之。还有的只能达到两面,甚至一面看不出补洞,那就更次之了。

    看到向南检查之后,面无表情,老朱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向专家这次只能做到“三面光”或者更差?

    实际上,在老朱看来,“三面光”已经很优秀了,因为他自己做全色的时候,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做到“四面光”,其他时候,绝大部分都是“三面光”,有时候状态不好,还出现过“两面光”的情况。

    这么想着,老朱小心地走上前去,各个角度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我老花了?再看一遍!

    我一定是熬了一个通宵,脑子有点不清醒,都出现幻觉了!

    我看到的是什么?

    老朱在心里哀号:“这何止是‘四面光’?这是每个破洞都是‘四面光’!”

    在全色过程中,每一个破洞都能达到‘四面光’的要求,使整个画面达到完整一致的效果,这是全色的最高境界!(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qingkanxs.com/9_9030/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