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贞观俗人 > 第143章 挖坟
    嵯峨山下。

    乌没咄让人把被唐军斩首后草草挖坑埋葬的部众无首尸,全都挖了出来,此时虽是秋天,但经过多日后,入土的尸首依然还是开始腐烂发臭甚至是长蛆。

    阿史德数千人为他们摇幡招魂。

    乌没脱去上衣,让那些战死者的子弟们,依次上前,一人一刀,把他的辫发割的精光。

    草原上的突厥人敬畏天神,崇尚狼,他们对于头发很看重,只有战败者才会被削去头发,没有头发便是极大的耻辱。

    而现在,脸上刀疤未好的乌没,又主动让部众割掉他的头发,还一根未留,因为他认为部众们战死是他的责任,他这也是矢志复仇。

    “一日不复此仇,我便一日不再蓄发!”

    无数父兄子侄战死的阿史德人,也纷纷拔出自己的刀子,他们削掉顶发,然后把脸割伤,血流满面,对天盟誓复仇。

    秦琅跟刘九等站在远处观看着。

    “乌没复仇之心很迫切啊,这些乌没部的人也很迫切,人心可用。”秦琅笑着道。

    看到这里,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

    ·······

    仪式结束后,刘九受邀与乌没一起喝酒。

    秦琅做为刘九的部众,也得以受邀,他和秦勇等坐在大帐门口位置。依然是牛羊肉,吃法也简单,大块水煮的牛肉,还有直接烤的羊肉,没有什么调料,满是腥膻味。

    至于酒水嘛,秦琅更喝不下,这还不如后世人家那两块一斤的料酒,一股溲水味。

    大唐的百姓吃不到牛肉,朝廷也禁止百姓私宰耕牛,牛是重要的生产物资,但对于突厥人来说,牛和羊一样,不过是他们的食物而已。

    人手一把小刀子,抓起几斤一块的带骨肉,直接拿刀子削,削下来就往嘴里送,也没什么调味料,唯一的调料就是一把盐。

    “不知道为何还不开始渡过渭河,围攻长安城呢?”朱邪金山似乎有些等不急的问。

    乌没哪知道这位朱邪兄弟居然是镇守司的刘九,他还心怀感激推心置腹视为自己人。

    “大汗还在路上,他没到,突利无法号令诸部首领们,没人服他,而且突利根本不想去围攻长安城,他此次是反对深入的。”乌没也没隐瞒实况。

    “那咱们就在这等着?可我听说军中粮草不多啊,而我们出去打草谷的兄弟也没什么收获。”

    乌没大口喝酒,烦躁道,“那些该死的唐人,畏惧不敢出战,只敢躲进那些城池坞堡里当缩头乌龟,他们把城外的的粮食牲畜全都带走了,我们根本扫荡不到什么粮草。”

    如果不能以战养战,就地补充,光靠着他们从遥远草原驱赶随军来的那些牛羊,根本维持不了太久,毕竟还得考虑回程。就算是颉利,也从没有想过来了就不走,他们也只是打算来关中平原大抢一把,然后再兵临长安城下,打的下最好,打不下则逼迫李世民签订城下之盟,狠狠的敲诈他一笔钱财然后撤回草原。

    有了乌没上次的前车之鉴,现在突利等也不敢轻易的分兵劫掠,也不敢去强攻那些有兵马防守的县城军堡等,可是唐军早已经坚壁清野,乡野里什么玩意也没有。

    虽然也有人认为不必太过畏惧唐人,认为当分兵攻打长安周边城池,打下城池,抢夺城中粮草补充,瓜分城中钱粮牲畜人口,但争论不下。

    突厥军虽众,可千里而来,不说本来就不擅于攻城,而且还根本没有攻城的器械,面对着那些守卫森严的城池,看着那高高的城墙,宽阔的护城河,林立的箭塔,想轻易攻下城池很难。

    大家又都不愿意有太大损耗硬拼,颉利大汗又还没到,于是就形成了如今这种松散僵住局面。

    乌没想找唐人报仇,可现在关中地区的唐人都躲藏到城堡里去了,要么就是渡过渭河,跑到长安城下去了,他想抓几个来报仇都难。

    “乌没啜,咱们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啊,人吃马嚼的每天消耗不少,而且兄弟们报仇心切啊。”

    乌没啜叹气,其实营里已经有很多不满的声音了,大家听从大汗的征召,集结部落兵马,不远千里南来,本来是想好好抢一把,抢些钱帛金银布匹人丁回去,这样今年冬天就可以过个舒适的年了。

    可谁想,现在吃这么大亏,一战折损两千人,而到现在光消耗牛羊草料,却并没抢到什么东西。

    “乌没啜,我倒是打听到一个消息,可先向唐人收取些利息。”

    良久之后,乌没啜咬着牙问,“当真?”

    “千真万确,唐武德天子妻窦皇后早亡,李渊称帝之后,追封窦氏为穆皇后,迁葬于长安东北的三原县,封土为陵,并增添丰厚的墓葬品,据说里面埋藏了无数金银玉器。”

    乌没捏起拳头,“好,那我就带人去挖了李世民他娘的墓,尽取其陪葬金银玉器等物分赏部众,也可报我心头之仇。”

    乌没被刘九的献言打动,既然眼下闲着也是闲着,那不如去三原挖了李世民老娘的坟,取出里面的钱赏赐给部下,还能安稳人心,又可报仇,一举两得。

    “我去禀报突利可汗。”

    “乌没啜不可,眼下大家都闲的没事,又不愿意强攻城堡,若是乌没啜告诉了突利说三原有李渊妻子坟墓里面有宝藏,他岂不是也要插一脚?甚至到时其它人也要来分一份,那到时这宝藏落到乌没啜手里可就没多少了。咱们何必要把到嘴的肉,再给吐出去呢?”

    “你看啊,三原县穆皇后墓离长安还隔着高原、泾阳的突利等各部大军呢,咱们也不用担心其它,再者,去三原一边挖宝,还能防止万一长安或陇右那边的唐军过来突袭啊。”

    乌没啜越听越觉得有道理,上次他就是在这里被从河西来的秦琼率勤王军大败,若是长安或陇右方面再有兵过来,也确实不安全。

    “好,我听你的。”

    渭北。

    蜿蜒的道路上,阿史德乌没部八千人开始向东转移,尘土飞扬,蜿蜒如龙。

    部族骑兵们赶着牛羊,把这渭北的膏腴之地,当成了草场,也不分道路耕地庄稼,任意践踏。

    乌没啜果然没有跟突利报告实情,只说他要带部众转移到东面去,不等突利回复就率部行动了,突利此时虽名为诸部首领,但实际上这些突厥俟斤、特勤、啜设们没几个真肯听他的,突利也已经习惯无所谓了。

    乌没啜骑马走在队伍中间,让手下不停鼓舞部众,告诉他们往东八十里,那里会有一个宝藏,挖出宝藏,人人有份。

    众人士气高涨,如一群蝗虫一样向东扑去。

    在这灰尘漫天的行军途中,并没有人注意到那位朱邪金山的部下少了一个。

    从泾阳嵯峨山到三原穆皇后墓之间不到百里,但穆皇后陵在三原之北,到泾阳突利大营的位置就已经有了近百里之距。

    相比之前嵯峨山与突利大营的不过二十里位置,无疑这是一个会要人命的距离。

    夜幕下,一骑飞入长安。

    秦琼亲自接见了赶回来的秦用,听完义子的详细述说后,他带着秦用去东宫见了李世民。

    “犬子狂妄,未先请示,便已经引乌没啜前往穆皇后陵,请陛下降罪!”秦琼请罪。

    “这小子!”

    李世民听完消息,也不由惊住,居然引突厥军去挖他娘的陵墓,太过份了。不过冷静下来后,李世民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招不错的调虎离山之计。

    他顾不得怪秦琅,走到地图前,仔细的打量起地图来,此时这张地图上,标记有各式各样的记号,上面到处是收集到的军情,哪里有突厥驻军,数量多少,统兵者为谁,哪里又有唐军的驻军,哪里有粮草储存等等。

    “三原之北。”

    李世民对于母亲改葬之地当然很清楚,他每年还都会去拜。

    “按现在突厥各部的分布位置来看,若乌没啜部到达三原北,那么便明显的跟突利大部脱节了,距离他最近的一支突厥军也在高陵,扔有六十里以上的距离。”

    六十里距离,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对于一位懂得抓住时机的名将来说,这就是一个战机。

    “臣请将功赎罪,亲自率一军前往。”秦琼请战。

    这一战非打不行了,否则万一穆皇后的陵墓真被突厥人挖了,那秦琅就真罪不可赦。虽说穆皇后陵是封土为陵,就是堆了一座巨大的土山,想要挖掘盗墓也并不简单,短时间内不可能成功,但就算是只搞了些破坏,这也是极大的恶事了。

    想当年李渊父子率兵攻入关中,隋守将阴世师打不赢便把留在长安的李渊儿子、家属全杀了,最后还把李渊家五代祖宗的坟给全刨了,还挫骨扬灰,极其狠辣。

    这招当年杨玄感造反时,镇守关中的卫文升领兵征讨也干过这样的事情,把杨玄感家族的坟墓全给刨了,挫骨扬灰。

    李世民考虑良久,“不,你是长安防御总指挥,岂能轻离,朕调尉迟恭和程咬金、段志玄统率玄甲骑兵自长安东新丰一带渡过渭河北上。”

    他一拳砸在地图上,“这次定要灭了这不知死活的乌没啜!”( 贞观俗人 http://www.qingkanxs.com/9_9004/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