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唐群芳谱 > 第三九一章 终章 之天下归一
    随着安禄山领安定军在南周腹地肆虐,最先崩溃的是滇缅。.

    滇缅一带在武帝时期,就被纳入大唐国土,随着杨硕谋反武瞾登基,滇缅最终投降南周。

    可滇缅毕竟距离南京太远,南周建国以來又一直忙着北伐,沒能够对滇缅进行有效的统治,导致当地土著的反抗规模越來越大。

    土著的反抗的目的,是想复国,滇缅一带本是效果无数,杨广后期尽数被灭,现在看到大唐分裂,一心复国的土著们自然趁势而起。

    仆固怀恩率兵攻打滇缅,有些土著妄图浑水摸鱼,暗中相助唐军伏击周军,开城献关,妄图祸水东引,让唐军尽早攻下滇缅而后北上云贵一带继续与周军交战,那样他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复国了。

    可惜仆固怀恩识破了他们的意图,假意答应在先,借助当地土著力量三败高仙芝,便是南周引以为豪的玄甲精骑,也因战马被当地土著下了毒药而战力尽失,最终仆固怀恩将周军赶了出去收复滇缅一带,高仙芝领溃兵败退云贵集结防守,同时上奏南周朝廷,请求援兵。

    攻克了滇缅的仆固怀恩,并未着急攻打云贵,早在发兵之前,杨平安就有过吩咐,告诉他对付滇缅土著之策。

    人口大迁徙,这是杨平安所想到的,解决土著反抗的最好手段。

    仆固怀恩先领兵整顿滇缅,然后按军功将土地分封给手下将士,这就相当于把西域人迁移到了滇缅一带,与当地土著融合。

    然后开始治理滇缅,并不着急攻打云贵,虽然会给南周援兵机会,失去一鼓作气攻克云贵的机会,但却能够减轻在南周腹地活动的安定军的压力,而且也能够使得西域人更好的融入滇缅,并且提升他们的忠心,振奋军心。

    一心复国的土著发现自己被骗勃然大怒,立刻组织人手对唐军展开攻击和搔扰,早有防备的仆固怀恩轻松应对,而且刚刚分到了土地的手下将士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也是格外用命,因此土著的反击很快就被平息。

    大批土著皇室后裔被杀,更多的土著被俘。

    对于这些被俘的土著,仆固怀恩把他们组建了祈活军,直言他们谋反本应处死,但大唐皇帝仁慈,所以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将他们组建成军,只要立下足够军功,不但能免死,更能够向西域人一样,封百户得土地。

    同时在治理滇缅一带时,仆固怀恩约束兵马,对当地百姓秋毫无犯,东都又派遣了大批刚刚中举的年轻官员抵达滇缅,与当地官员联手治理滇缅。

    滇缅太过荒凉,相对中原來说,那绝对算是荒夷不毛之地,在官场浸银时间长的官员,自然都不愿去,去了只怕也会认为是被贬,搞不好破罐子破摔。

    但年轻官员不同,尤其是平民百姓通过科举高中的官员,他们品秩低,又沒有势力后台,去了滇缅还能够主政一方,将自身才华展现,不用担心被上级欺压嫉妒。

    若是做得好,绽放出耀眼光芒,很容易就被朝廷看到,从而调回东都委以重任。

    这是杨平安对这些被外放滇缅为官的年轻进士们的许诺,也激起了这些人的斗志。

    有想要一展抱负的官员治理,又有仆固怀恩的大军坐镇,随着那些想要复国的土著遗老遗少被杀的越來越多,滇缅逐渐进入了发展阶段。

    仆固怀恩在滇缅坐镇足足一年,这让南周猛然醒悟自己中计,南周已经在云贵一带集结书十万大军,严防仆固怀恩领兵进犯,这导致南周腹地的安定军面临压力减小,而且活动空间扩大。

    在这之前,由于周军对安定军加大力度围剿,安定军兵马一度减少到不足三万,更是几乎沒有藏身之地。

    多次遇险,若非凭借安禄山对危险的卓越嗅觉,几度在周军包围合拢之前杀出去,只怕安定军早就被灭了。

    就这样,在仆固怀恩攻克滇缅之前,安定军也成了丧家之犬,最后抢了处水寨,躲了进去。

    等到南周集结兵马屯守云贵后,安定军又开始活动了,而且一路上征讨江南匪寨以增加兵力,而后一路南下,似乎要攻打南周海外贸易的重要城市泉州。

    泉州是南周海外贸易的重要城市,每年为国库提供大量的税音,朝廷商船也是从这里,若是泉州被克,那对南周的经济來说,绝对是不小的打击。

    南周慌忙在国内抽调兵马,想要阻挡南下的安定军,可哪只安禄山虚晃一枪,待到周军在南方集结大量兵马想要阻截他时,他突然领兵北上,一路疾行,七战七捷,三次跳出周军包围,竟是向南京攻來。

    通过以战养战的方式,这时的安定军已经扩充到八万人之众,虽然战力大打折扣,但胜在人数众多,面对一些小县郡,几乎不用打,只凭人数就将守城官员吓的或逃或降。

    安定军逼近南京,令得南周朝野震惊。

    武瞾倒是还能镇静,可朝中不少官员却开始慌了,安定军在南周境内活跃超过一年之久,他们对这只兵马的战斗力很是了解,这不是一支可以轻易击溃的部队,而且名不见经传的领兵将领安禄山之难缠,也让与他对阵的南周将领头疼不已。

    安禄山是什么人,一个地位低下的纯种胡人,当年在薛家军时,只是一个人人欺辱的小小火头军。

    可现在呢,自从他跟随杨平安后,竟逐渐展现出卓越特异的领兵才能。

    天命者到底是天命者啊,知天机,晓天明,有他在就不怕明珠蒙尘,哪怕是粪坑里的金子,也能够立刻绽放出光芒。

    想想当年武帝时期的天命者,所组建的天策府内,那些文臣武将,有几多都是擢于微末之间。

    有天命者在,这天下,迟早是大唐的天下啊。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南周官员,就连武瞾都曾动摇过。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早朝散后,杨平安陪着杨福处理了朝政,与内阁三相针对部分地区春汛做出了安排,又陪着苏敏好一番春花秋月,一家三口在皇宫共进午餐,这才返回他的驸马府。

    他已经与苏佳完婚了,府中多个女人,幸亏有老苏头教他的那套固本培元的功法,不然身体还真吃不消。

    上午陪苏敏杨福,下午陪自己的娇妻美眷在东都城内游玩踏春。

    等到晚上回府,一大家人准备吃午饭时,忽然管家高力士來报,说是邓维和谢天成求见。

    杨国忠如今已经能够掌控龙卫了,因此高力士便不再适合留在宫中,留在龙卫。

    事实上他也不愿给杨国忠当副手,太受气了,杨平安提出让他來驸马府当管家,他立刻答应了。

    别小瞧这个管家,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何况杨平安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还是天命者。

    高力士乐意在杨平安身边伺候,这样他的地位不减反增,以杨国忠为例,自打高力士当了驸马府管家,杨国忠再不敢想以前那般欺负他了。

    反倒是他,不时将听來的杨国忠、李林甫二人误作非为行径禀报杨平安,引得杨平安隔上一段时间就对杨国忠和李林甫叫到府中喝斥一番。

    杨平安也希望高力士在自己视线之中,因为高力士知道的太多。

    晚饭时分,高力士來报,说是邓维、谢天成求见,杨平安在书房见他们,沒想到却见到了五个人。

    除了邓维和谢天成之外,还有风尘仆仆的冬儿,以及冬儿身边两个六七岁的孩童。

    “冬儿。”见到冬儿,杨平安心中大喜,自己來到古代的第一个女人,与自己分离最久的女人,令自己这几年一直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女人,终于回來了。

    可冬儿的头一句话,就让杨平安张大了嘴巴:“这就是你们的爹,快叫爹。”

    冬儿从南京回來了,还带回來杨平安的一对子女,男孩是武瞾所生,女孩是冬儿所出,都是杨平安的子女。

    她一个弱女子,带着连个孩童,在天策卫的暗中保护下,从南京回到了洛阳。

    由于当今的洛阳,已经沒有天策卫活动的土壤,因此保护她们的天策卫并未进城。

    冬儿带着两个孩童进城后,陌生的面孔立刻引起了城内“黑社会”的注意,连城内百姓都知道,只要发现天策卫,朝廷便有重奖,因此东都百姓很关注陌生人。

    东都“黑社会”发现了冬儿三人,立刻有人盯梢有人禀报邓维和谢天成,邓谢二人如今已经是东都地下世界的王者,听闻这个陌生脸孔还带着两个六七岁的孩童,顿觉奇怪。

    难道天策卫为了成功混入东都,又玩出新手段了。

    好奇之下,他俩去看了个究竟,结果认出了冬儿,刚忙将冬儿三人带到了驸马府。

    冬儿此番回东都,是武瞾特意让她回去的,她本不想走,但武瞾执意,并且让她将两个孩子都带回杨平安身边。

    本來么,这对孩童都是杨平安的骨肉,长这么大了也理应让他们见见亲爹了。

    这是武瞾的借口,可蕙质兰心的冬儿却从武瞾这段时间的蛛丝马迹中,察觉武瞾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将两个孩童送回东都,只怕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杨平安又何尝不知。

    若无意外,南周败亡只是时间问題。

    论国力南周逊于北唐,南周的优势就在于暗中的天策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策卫由暗转明,以往安插在东都的细作全部暴露,他杨平安又有法子防止天策卫再度向洛阳渗透,这使得天策卫的情报系统再无开战之前时的威力。

    而且天命者的身份,对天策卫影响较大,随着北唐国内平定,可以集中更多的力量攻打南周。

    而南周建国名不正言不顺,武瞾登基更是让这一点达到了顶峰,南周官员,大都以前是北唐官员,真正精忠报国的只是少数,杨平安又以安禄山为奇兵,在南周境内搔扰,南周的败亡在诸多因素汇合下,已初见端倪。

    武瞾纵有天策卫在手,面对就快变得千疮万孔的南周,也沒有太多的手段起死回生。

    所以武瞾让冬儿将两个孩童送回东都,送到杨平安身边,哪怕将來南周败亡,她战死当场,至少孩子是无辜的。

    “相公,你要救救曌儿姐姐啊。”与武瞾相处多年的冬儿,二人之间姐妹情深,很是为武瞾担心。

    “是啊相公,你不是说过,你会一辈子保护你的女人么,虽然她是南周君主,可也是你的女人啊。”

    “相公,主上对你情深,你一定要救她啊。”

    闻讯赶來的贞娘、谢阿蛮也吩咐开口求情。

    冬儿与谢阿蛮相识,与苏佳的关系也很好,因此很容易融入到杨平安的后宫中去。

    她的哀求,引得诸女心软,纷纷开口,在贞娘、谢阿蛮之后,苏佳、杨玉环也替武瞾求情,便是曾与南周交战的薛玉凤,都忍不住表态,将來灭了南周后,沒必要杀了武瞾,完全可以将她接回來。

    反正她们姐妹这么多人,再多一个也不算多。

    “曌儿,你这是要破釜一战啊。”

    杨平安能体会到武瞾的心情,将儿子送回他身边,为的就是再无牵挂与北唐倾力一战。

    天命后人vs天命者,杨平安心中苦笑。

    为此他专门找到了老苏头,希望他能够先行赶往南京,待到南京城破之曰,先一步劫走武瞾,秘密带回东京驸马府。

    至于人手,龙卫影卫随老苏头选择。

    老苏头现在也算是皇帝外公了,对被北唐的将來也是格外关注,这几年來,看到北唐国力蒸蒸曰上,看到外孙杨福的快速成长,看到战事越來越有利于北唐,他也是老怀安慰。

    对于杨平安的请求,他沒有迟疑便答应下來。

    不说他以前就曾有过承诺,只说苏家先祖苏定方与武家先祖之间的缘分,以及武家先祖对苏定方的知遇之恩,他就不能坐视武瞾身死。

    不过在选择人手方面,着实出乎了杨平安的意料,老苏头不要龙卫影卫,要杨平安的虎贲军。

    龙卫影卫战力犹在,只是在杨国忠与李林甫的手上,渐渐开始衰退。

    影卫还好说,李林甫的姓格倒也符合影卫监察、刺探的指责,只是影卫的人品受到了极大影响,龙卫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成为杨国忠充点门面的装饰。

    反倒是五千虎贲,依然保持着在扬州征战时期的本色,他们对如今得來不易的生活尤为重视,对杨平安格外感激,对杨平安的命令坚定执行,成为东都城内最强悍的一股战力。

    老苏头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在龙卫、影卫还沒有被李杨二[***]害之前,便将其中一些人品、能力皆属上乘的人抽调出來,从新组成了龙影卫,并加以训练专门保护皇帝杨睿。

    龙卫影卫的败亡,是杨平安有意为之,龙卫护杨睿,影卫被萧太师掌管,长达十年之久,杨平安不敢肯定这中间还有沒有死硬分子,不如散了好了,他可以重建一个组织,取代龙卫影卫,例如虎贲军。

    从这一点來说,杨国忠和李林甫还是有着不小的作用的。

    老苏头将龙影卫留在东都保护杨福,从虎贲军中抽调数百人,乔装赶赴江南潜入南京。

    战争还在继续。

    几乎是同一时间,北唐多路兵马同时加紧猛攻。

    安禄山领安定军,以无耻诈败的方式攻克杭州,直逼南京,这是安定军第一次在攻下南周城池后,并不席卷城池立刻撤退,而是加固城防囤积粮草,做出一副坚守战模样,也预示着北唐将对南周展开最后一击。

    薛嵩自泰兴出兵,猛攻江阴。

    郭子仪亲令大军,收复和州大部,与南周主力李光弼部隔江对望。

    仆固怀恩出滇缅,以祈活军为先锋,攻入云贵,与高仙芝带领的南周兵马展开残酷激烈的攻防战。

    封常清趁势遣一偏是绕过川蜀偷袭云贵,同时领兵牵制川蜀周军主力,令其无法支援云贵的高仙芝。

    南周官员越來越多偷偷上书北唐,表示自己忠心不变,只是迫于时势不得不成为南周臣子,但他们愿意在暗中相助北唐兵马,以求将功赎罪。

    南周已经被逼入绝境,但却爆发出惊人韧姓,各路兵马苦苦支撑,让唐军再难进一步。

    便是安禄山,派兵攻打杭州周围县郡,也被一小县县尉施计以弱胜强。

    为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杨平安以以前虎贲为护卫,火速赶往川蜀,密会颜氏兄弟,凭天命者身法,以天下大义,百姓深受战火疾苦为由,加上北唐如今国势与南周相比较,终是说服了颜氏兄弟。

    颜氏兄弟投诚,将整个川蜀献给北唐,自此南周西大门彻底打开,云贵高仙芝大军成为孤军。

    颜氏兄弟投诚后,并不愿与天策为敌,因此跟随杨平安一同返回了东都。

    封常清收复川蜀后,假意摔大军南下与仆固怀恩大军配合夹击高仙芝,只留下少量兵力防守川蜀。

    李光弼反复在三,最终下定决心,抽调大军偷袭川蜀,争取尽快收复川蜀,解救高仙芝。

    虽然他知道这有可能是封常清的计策,可他沒有选择,若是川蜀不能收回,等到高仙芝战败,云贵落入北唐手中,南周智慧灭亡的更快。

    最终他还是中计了,派出的兵马被封常清伏击,大败而回,虚张声势以求迷惑对岸郭子仪的计策也被郭子仪看穿,趁机渡江猛攻,抢下了数个渡口,并最终守住了三个。

    守住三个渡口,这就使得北唐大军能够源源不断渡江,而南京据此不到三天路程。

    南周朝野震动,急调兵马增援李光弼,力求夺回渡口,将唐军赶回江北。

    可这时薛嵩加大了对江阴的攻击,而封常清分兵两路,一路南下云贵,与之前的偏师汇合,配合仆固怀恩夹击高仙芝大军,自己则带另一路兵马东进,配合郭子仪攻打李光弼。

    与此同时,安禄山放弃杭州,带领以扩充至十万兵马的安定军,直扑南京。

    南周终于从全线告急演变成为北唐的四面开花。

    开元七年冬,高仙芝兵败被俘,北唐收复云贵。

    开元八年春,薛嵩攻克江阴。

    开元八年夏,坚守荆襄一带的李光弼战败,欲拔剑自刎被身边将领打昏逃回南京。

    开元八年秋,北唐多路兵马围困南京封锁江面,南京成为孤城。

    随着南周各地被收复又或投降,南周名存实亡,仅剩孤城南京。

    开元八年冬初,南京城破,皇宫失火,南周皇帝武瞾失踪,疑为[***]身亡。

    自此南周烟消云散,大唐一统天下,战火平息进入安定阶段,百姓终于可以不再遭受战火袭扰。

    经过杨平安以及诸女长达一个月的开导劝说,武瞾终于想通,放弃了先祖的遗愿,甘心做一个贤妻良母,在家相夫教子。

    八年后,杨福加冠诚仁,杨平安将手中权力全部交出,欲携众美隐居偃师,被杨福所拦。

    随着杨福的长大,并且展现出明君潜力后,朝中不少官员都担心明君与权臣之间的碰撞,会给刚刚安定不久的大唐江山带來灾难。

    令他们难以想象的是,杨平安并不恋权,而杨福对杨平安情深意重,执意不肯让他辞官,连杨平安都想不明白。

    后來还是苏敏说出了内情,原來是她在几年前,将杨福的身世全部告诉了他。

    前几年,处于青少年时期的杨福,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叛逆心理,加上宫中有传言说,杨平安与苏太后有染,让他对杨平安态度大变。

    苏敏担心他们父子相仇,便找了个机会将真相告诉了杨福,杨福的成长,一直伴随着他身世的传言,当他得知自己真正身世,更是知道了他是天命后人后,虽然震惊,但沒过几天就接受了。

    对于他來说,他是皇帝,他爹杨平安一直用心辅佐他就足够了。

    血缘的确定,再度勾起了他年幼时的回忆,与杨平安在一起的骨肉之情,他也理解了有关太后与杨平安有染的传闻。

    因此他不愿杨平安离开,因为那样的话,离开的不仅是杨平安,还有他娘苏敏,他所有的亲人都会离开他。

    并未经历过争夺皇位是勾心斗角的杨福,沒有培养出六亲不认的铁石心肠,因此他不准许杨平安离开东都。

    他封杨平安为安国公,在洛阳东郊兴建安国公府,给杨平安颐养天年……虽然现在还早了点。

    同时在安国公府旁边兴建皇宫别苑,以供苏太后再次修养,实则是给二人相见的机会。

    自此大唐隐患尽消除,杨平安携众美过上了他一直想要的悠哉生活。

    (全书完)( 大唐群芳谱 http://www.qingkanxs.com/8_8913/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