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身边的极品美女们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乱2
    “心儿她…”唐雅螓首微垂,美眸中羞思涌动,这种惹人难堪的话题,即便是面对平生最为信服的知交好友,一时间也有些难以启齿。

    只是事已至此,柳如眉是唯一能帮自己挽回妹妹的救命稻草,故而唐雅踌躇半晌后,银牙一咬,心一横,正色道:“眉姐,心儿也喜欢上了自在,而且……”

    唐雅不再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尽的叙述一遍:从方自在在孤岛舍命救助自己,到后来与秦心的同生共死,最后则是自己与方自在亲热,结果被妹妹发现,导致了姐妹二人反目。

    “眉姐,我知道我不对,我不是个好女人。我明知道欣婉与自在是一对,却是想方设法的介入二人之间。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我不是为了感恩图报,而是因为跟自在在孤岛共处之际,我找到了那种久违的安心与惬意,而事实也是如此,我们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真的很开心。

    这段时间,我处心积虑,只想着如何一辈子保有这种幸福…”

    唐雅语调哽咽,美眸中雾气悄然弥漫,那溢于言表的深情厚意糅杂着眉宇间的愧疚不安,交织成一片复杂的神色。

    柳如眉倒是料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复杂的故事,一时间也有些无法接受,好半晌后,爱怜似的拍拍唐雅微有些颤抖的纤手,喟然轻叹着摇头道:“雅儿,你从孤岛归来,我跟欣婉都察觉到你的不对头,我指的是性格方面。

    你虽然一如既往的孤傲漠然,但是那炮仗般的火爆脾气却已经收敛了太多,人也变得柔顺多了。我们只以为这是你经历生与死的洗礼之后得到的一种人生感悟,却万万料不到,你竟然是为了方自在而改变了自己。”

    柳如眉语调和蔼,她始终没有勃然色变,如果抛却与欣婉的友情暂且不说。唐雅在爱情上的一往无前,反倒是让柳如眉暗自佩服。柳如眉曾多次说过,日后若是碰到喜欢地男子,即便对方不喜欢自己。也会死赖着对方,之类的话语,但是这种话语,与其说是心声感言,倒不如说是自我激励来的妥当一些。因为柳如眉自知:在感情方面,自己所欠缺地就是决绝与果断,瞻前顾后左右思量才是她的真正本质。

    柳如眉表现出来的和颜悦色,让唐雅多少有些心安,颤声又道:“眉姐,我原本不想去破坏自在与欣婉,我无数次想要退出。但是我舍不得自在。你说过,我是那种很偏执的人,在事物的认知上,有一种病态的执着。对这一点,我承认,因为我眼下尝过了爱情的甜蜜,就万万无法、也不愿舍弃这种感觉。”

    唐雅神情虽是倔强一片,只是眉宇间的愁苦不堪也是一览无遗,珠泪更是轻轻溢出。顺着那艳若桃李的玉面悄然滑落,泪痕斑驳中。带出无尽的自责之意。

    柳如眉轻轻一叹,柔声道:“可是恰恰是因为你地偏执也表现在亲情方面,所以你一度想将自在让给心儿,免得日后姐妹反目、成了仇人。至于心儿与欣婉之间的战争,你就无暇去顾及了。”

    唐雅哽咽着点头,继而紧紧的握住柳如眉的纤手。语调悲怆的低声问道:“眉姐,你说我是不是很虚伪?我对不起欣婉,表面上却像是没事人一般,继续做她的好朋友、心安理得的接受她平日里的关心;我嘴上说想要将心儿让给自在,可是事到临头,被自在一,哄,一,骗,。

    就顺水推舟的重新投入他地怀抱””

    话至最后。唐雅已经是潸然而泣,泪眼婆娑蕴藉着无尽的哀恸。

    “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方自在,他太花心,他……

    向来坚强地唐雅哭成了泪人,柳如眉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基于女性的心理,她下意识的要将这责任导引到男人的身上,只是一想到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一方自在,柳如眉一时间却是有些恍惚,她委实不知日后面对方自在该报以何种态度:唾弃、责骂抑或是推心置腹好言好语的劝告。

    柳如眉心绪颇不平静,以一声轻叹结束了未竟地话语,为难的连连摇头,唐雅却是接过话来急急的道:“眉姐,这一切跟自在没有关系,他是好人。”

    好人?,见好友哀伤欲绝之余,仍然不忘替方自在辩解,柳如眉不由的苦笑出声,却也连连感叹“我跟雅儿、欣婉一样都是女人,方自在能引得雅儿她们为他神魂颠倒,看来的确有过人之处,而我与他的接触也不算短暂,我对他有些不切实际地虚幻想法,也不算太过丢人。

    如此一想,适才主动对号入座、导致连连说错话带来地羞窘,也开始渐渐消逝。只是柳如眉却是蓦的恍然,娇靥微微泛红“柳如眉啊柳如眉,你到底在乱想些什么,雅儿如此伤心,你却只顾着遮掩自己地羞窘,实在太过不该!

    柳如眉自责不已,忙轻轻摩挲着唐雅冰凉的纤手,柔声道:“雅儿,你要我如何帮你?”

    柳如眉语带关切,神情间更有着当仁不让的诚挚之色,唐雅心中蓦的狂喜,慌不迭的擦干眼泪,急切的道:“眉姐,这两天来,我一直都在试着与心儿沟通,可她根本不见我,即便见到了,也视若无睹。我知道她在生我的气,她的性子倔,生平只听你一个人的劝,所以我希望你能出面做个和事老。”

    “和事老?”柳如眉喃喃自语,在唐雅急切而忐忑的眼神注视下,柔声问道,“雅儿,我一直把你跟心儿当作亲妹妹来看待,你们的事情,能帮我一定帮,但是眼下横在你跟心儿之间的坎儿,就是你跟自在的事情。你究竟打算如何处理?其实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当,你跟欣婉也有反目成仇的可能。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柳如眉神情间愁绪隐隐,唐雅也登时为之语塞,好半晌后方才支支唔唔的道:“我离不开他,自在也不会让我离开他。眉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先试着帮我挽回与心儿的感情,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慢慢研究,好吗?”

    唐雅软语哀求,柳如眉也知道她芳心大乱,实在不宜再去逼迫她什么,这便报以无奈的一笑,淡淡的道:“自在太不专一,实在可恼。而你们哪,一个个都是名门淑媛,平日里也是洁身自好,我真是想不到你们也太乱来了。”

    柳如眉似叹似责,唐雅伤心之余,闻言也不由的羞不可抑、愧疚不安,柳如眉见她神情哀伤,全无平日里的半点雍容之姿,也不忍过多责备,这便停口不语,半晌后念及一事,心头蓦的凛然,正色道:“雅儿,你老实告诉我,明媚跟自在是不是有什么暧昧关系?”

    一众姐妹中,柳如眉最关心的自然是张明媚,张明媚当日为方自在所救后,就曾在柳如眉面前说过,找到了白马王子,之类的话语,眼下赵欣婉、唐雅与秦心依次陷入方自在的怀抱,柳如眉陡然间有些紧张,担心个性大胆的张明媚,也与方自在有了沾染。

    若是换了平日里,出于竞争需要,唐雅兴许就将张明媚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眼下的她意兴阑珊的很,是以也就没心思去告张明媚的状,微微摇头道,“我不太清楚,我想张明媚跟自在应该没什么吧。”

    “哦,还好。”柳如眉轻舒一口气,紧张的玉面也渐渐的松弛下来,继而望着玉容黯淡的唐雅,柔声道,“雅儿,你别担心了,我今晚就去找心儿。我想心儿只是一时间闹别扭,我好好劝劝她,等她走出这个牛角尖,你再跟我一起去找她,到时候你们姐妹二人推心置腹的聊聊,这些疙疙瘩瘩,也就消逝无踪了。”

    “什么!?唐雅跟眉姐在……龙阁用餐?“张明媚美眸圆睁,一脸的惊惶失措,手中的钢笔跌落桌上也不自知,语调中已经有了几分忐忑,“杨主管,你快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一个西装革履的斯文男子毕恭毕敬的一点头,沉声又道,“刚才我陪客户在……龙阁用餐,坐在唐大小姐与柳如眉小姐的不远处。

    我依稀见到唐大小姐在哭泣,柳小姐在开解她。我感到有些蹊跷,所以借着去洗手间的空当,走近去观察了一下,隐约听到唐大小姐提到张小姐您的名字。至于所为何事,属下不得而知。

    “好,辛苦了,你先下去吧。”张明媚挥手让下属退下,心境蓦的烦躁起来,起身在偌大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心头思绪波动难平:,唐雅你个死丫头,眼下胜负未分,你就出阴招、到眉姐面前告我的状,你真行啊你!,

    张明媚气的牙痒痒的,同时间心头思绪快如电转,想着对策:如果唐雅真的将这件事告诉了眉姐,那眉姐呆会儿一定会来找我。对了,如果眉姐来,不等她开口,我就来个坦白从宽,最好再哭上一哭,眉姐心一软,这一顿责备兴许就躲过去了,搞不好还能骗来一顿怜。( 我身边的极品美女们 http://www.qingkanxs.com/8_8701/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