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春心农场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终章 洞房之乐
    其实韩骄子该是有父母的,只是不知他父母做什么去了,他从不提起,春心有时候也不好意思多问。像这样全族出动的日子,如果他们都没出现的话,那多半是真的不在了。

    主持婚礼的司仪是狐族的长老,他大声说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齐入洞房。”

    拜天地代表着对天地神明的敬奉;而拜高堂就是对孝道的体现;至于夫妻拜就代表夫妻相敬如宾。

    一听送洞房,韩骄子似乎显得特别高兴,打横抱起春心就向后堂而去,身后许多狐狸都尖叫起来,发出兽一样的嘶叫,那是兴奋的声音,狐狸们求偶时发出的声音。被他们这么一叫,韩骄子也兴奋起来,脚下加紧把她抱进洞房。

    族长说仪式不可废,叫韩骄子把仪式做完,再来其他的。望着这不良老头诡异笑着的脸,韩骄子很觉无奈,这丫的都到紧要关头了,还要做这做那的做什么?

    族长说的话绝不敢不停,他只能乖乖地把春心放下。

    春心坐上床,韩骄子抽出如意喜称挑盖头,他踌躇了一下,手微微地抖着。

    人都有第一次的,即便看多了春心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仰起头,鼓起勇气把新娘头上那张盖头帕一挑,把它搭在床檐上。

    一阵粉香往他的鼻端扑来,他抬起眼看着春心,心怦怦地跳动。新娘装扮的她真的好美,好美。

    撒完帐,吃完子孙饽饽,这些狐狸精都不肯退出去,在屋里叫着,闹着,还围着韩骄子,要他跳舞。

    闹洞房是人间的风俗,他们这些自诩狐仙的高贵品种从来不做这种低级趣味的事的。以前在狐族,哪一对狐狸想成亲了,禀明族长,拜完狐神。洗了明玉泉就算结成夫妻了。还从没有哪个会像人间一样迎亲的,这些狐狸们都极感兴趣,临来的时候把一整套仪式都学全了,既然要做那就做全套,那些以前被韩骄子欺负过的小狐狸,自然想尽办法要韩骄子出出洋相。

    韩骄子哪会跳什么舞,到后来连族长那个老顽童都跟着起哄起来,弄得他不上不下,只能动起手脚来。春心怕他不好意思,也跟他一起跳。

    新郎在房间中央很起劲地跳着舞。—曲接着一曲,一刻不停地跳,有狐狸凑趣,给他们和着音乐拍子。新郎舞动着,身上的袍子不知被谁扯开了。露出雪白的里衣,红白相配那么相得益彰。只是他的姿势太过笨拙,没有半分舞者的韵道,宛如螃蟹挥动着爪子,狼狈的流下几滴汗来。

    新娘也随着音乐舞着,她是多么美,身子软软的。头上的凤冠松散了,垂在脸上,这与她的风情很是相称。她有时挣脱新郎的手,摇晃着两条大腿,开始在新郎面前跳舞,有时又象旋风一般打转。使得她头上的凤冠也随着打起转来,使那凤冠上垂下来的花梢拂到在她近旁的人的脸上。

    春心的舞姿引得狐狸精们一阵欢呼跳跃,到了后来都跟着他们在屋里跳了起来。狐狸们平日里都自由自在惯了,没有人间的拘束,根本也不讲什么礼数。跳到最后,新郎新娘被推到一边,只有这些年轻的身躯在不停舞动着,扭着腰肢,挥舞着手臂。他们转着,跳着,在人群中跳进跳出,舞的甚是开心欢畅。

    屋子里太窄,韩骄子怕伤了春心,忙把她护在胸前。看着乱糟糟的情形,他心里着急,好好的洞房可别叫这帮同族给搅合黄了。

    他不停地求着族长,“爷爷,亲爷爷,你是我亲爷爷,把他们带出去吧,要跳也到外面跳去。”

    族长先是不肯,最后他连重孙子都给搬出来救命了,为了子嗣着想,也不好当真毁了这难得的洞房花烛夜。

    好容易把人都唬弄走了,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韩骄子才松了口气。他牵着春心的手走到床前,双眸柔情似水盯着娇美的人,“娘子,与为夫就寝可好?”

    这话说的文绉绉的,实在不像他平日的风格。春心脸一红,“你急什么?”

    韩骄子眨眨眼,“还要喝交杯酒吗?刚才不是已经喝过了。”他说着嘟过嘴去,刚才可是拿嘴喂她喝的。

    “不正经。”春心轻拍了他一下,问道:“你们狐族不是赞成娶凡人的吗?你究竟怎么说通族长同意的?”他的姑姑生的那个小狐狸就是个例子,她出狐族时,那些大狐狸们还因为半人半妖对他极为不好。

    韩骄子道:“族长本来也不同意的,叫咱们去找个偏僻的地方好好躲着,以后不要出现在狐族附近。”

    这倒是意料之中的。她问:“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秘密。”韩骄子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为了说服族长他可是煞费苦心的,一方面是因为春心在狐族得到了认同,大家感念她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说,就算天厌弃他们降下天劫,他们也不能厌弃自己。人妖恋又怎样,老天不容他们,难道他们也不容自己吗?

    近些年死在雷劫下的狐狸精很多,族长也有些肉痛,想到他们的生存都握在天上那些神仙手里,心里更觉憋气。神仙又怎样,神仙就能左右他们的生死了吗?他生了三个儿女,是狐族中孩子生的最多的,也因为这个才坐上族长之位,可就因为雷劫,三个儿女都死了,韩骄子的父母也是死在劫难之下。

    他心中怎会不忿,又怎能甘愿?既然他不能为狐族的生死做什么,那就让孩子们过得快乐点。

    感谢族长的小心思,他们才有了这么盛大招摇的婚礼,想必明天满大街都在议论这招摇臭屁的迎亲队吧。可着蕈国全国找,也找不到那么多美貌无比的男女。或者有人会大肆宣传这是仙人下凡吧。

    春心胡思乱想着,韩骄子已牵起她的手,“怎么样?做了我的夫人感想如何?”

    “你想要什么感想?”

    “你说呢?新婚之夜应该想做什么。”他的眼睛倍儿亮,那小眼神一看就知道想干什么。

    “时间不早了,该就寝了。”

    他的手指滑动,轻轻在她手臂滑下一连串的涟漪。春心脸微微发烫,他说他喜欢看她害羞的样子。即便有过两次,她还是无法坦然面对他,不敢看他裸露的身体,甚至一被他碰触还觉得紧张。

    “唉。我的春心,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他抱着她,他的怀中只有她,外面的喧闹与他无关,现在他只想做这件期待已久的事,新婚之夜又怎么能容许别人破坏。

    “你放心,门已经锁了,还下了结界,他们进不来。”

    春心微微颔首,闭着眼等着。他凑了过去。就在唇瓣要碰上她脸颊的时候,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凑过来,他的嘴亲在那毛茸茸的东西,然后一睁眼看见一双圆鼓鼓的眼睛盯着他。

    “啊——”他大叫一声,手一甩那团毛东西甩在地上。

    那东西是活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又爬起来,爬到两个人要亲热的床上。

    韩骄子瞪着那团东西,“雨墨?”

    那团东西是只狐狸,小眼睛一眨一眨的,不时对着他呲呲牙。他居然还点了点头,那意思就是在说,“是。我是雨墨,怎么了?”

    韩骄子咬咬牙,“这家伙到底从哪儿进来的?”那些狐狸精走的是时候是被他一个个推出去的,却忘了桌椅底下还藏着这么一个吗?都怪族长,把他带过来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要给他搞破坏吗?

    他抓起雨墨脖子后的毛想从窗户扔出去。却发现窗户被从外面封住了,门也是,不仅里面被上了锁,外面也上了锁,这肯定是那些狐狸精进不来。干脆也不让他出去了。

    他今晚也不想出去,可雨墨在这儿怎么办?这臭狐狸一副要捣乱的样子,时不时就跳到床上来,还拿两个圆眼珠子瞪着他。有这么个碍眼的货在,这样叫他如何,如何和春心亲热?

    本应睡两人的床上,现在却趴着第三个,还挤在两人中间。韩骄子把他扔下去十几个,他又爬上来十几次,到后来也累了,气喘吁吁地看着这孽缘,他们到底前世有什么仇,非得在这一世破坏他的洞房。

    春心忙了一天也累了,守着一个男人和一只狐狸沉沉睡去。

    韩骄子望着他优美的背脊一个劲儿哀叹,最好的气氛都已经破坏,难道这会儿还能用强的把人拽起来不成?

    次日一早,狐狸精们都走了,那宅子又恢复了原来破败的样子。

    春心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败旧的房顶,上面还挂着一圈的蜘蛛网。繁华散尽,美梦醒后,大约就是这样子吧。族长用法术幻化了这片繁华之地,但终究还是会回归这腐败的原形。

    身旁韩骄子抱着雨墨睡的很香甜,昨晚他们打了一夜,没想到快天亮时睡的这样沉。

    她起身洗漱,伸手开门,门已经能打开了,外面是一片惨败的院子,还有一口井。打了点水回来,韩骄子已经醒了,正和雨墨大眼瞪小眼呢。

    她道:“狐族同伴都已经走了,咱们也上路吧,或去山中修炼,或回清心道观。”

    “好。”韩骄子笑笑,把雨墨推到一边,他和春心成了亲,以后就要好好生活在一起,这可不是雨墨能改变的了的。这个臭家伙,能挡得住他一天,可挡不住他一辈子,他们两人的洞房花烛夜,早晚会再找回来的。

    既然要离开了,就要走的潇洒,本来成亲三天之后还要回门的,但再带韩骄子回去,定会引起骚乱。只希望父亲好好生活,至于回门她只想对师父,她的婚礼师父没能参加,现在恐怕也想着她带着夫婿回去磕头吧。

    两人从宅院里出来,韩骄子牵上她的走,轻声道:“走吧。”

    “去哪儿?”

    “清心道观。”

    果然不愧是她喜欢的人,与她的想法一样。她微笑着点头,以后他们就是一家人,天涯海角他们都会在一起。

    韩骄子觉得自己很幸福,如果怀里抱的不是雨墨,而是他们的孩子,他会觉得更幸福。这臭家伙难道以后要跟着他吗?不行,他要先把他送回狐族去,这样他和春心的幸福生活才能展开。

    两人牵着手,走在晨时的官道上,渐行渐远。

    ※

    苏府嫁女在京中引起很大轰动,一大早明澜就收到禀报说苏家所嫁的男方到了次晨宅院就变成了一片破败之地,疑是妖物作祟。还有的说那些婚仪队的人到早上也都消失不见了,许多人都瞧见了。

    有大臣上奏,像这种鬼怪之事不能不理,诡异之风不能长,否则百姓都知道京中闹妖怪,还当是苏家女儿被妖怪摞去了。

    明澜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这些日子朝事繁忙,也是刚听说春心回来又出嫁的事。

    这个臭丫头居然敢背着他嫁人了。

    她嫁给了谁,再清楚不过了,那一帮狐狸精在京中搞出什么事,也都不让人觉得奇怪。

    “来人。”

    他高呼一声,有太监跑了进来,“皇上有什么旨意?”

    “叫京畿营的陈炳旭去把那宅子烧了,一丝不剩。”

    “是。”

    人跑出去,一个时辰之后,那原本作为春心和韩骄子洞房的宅子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连天上的云都给染红了。

    韩骄子和春心是靠着两条腿走路的,他们并没走出太远,远远地看见那片红,春心兴奋起来,“快看,那是火烧云。”

    “好漂亮啊。”韩骄子惊叹,就算不是火烧云,就这片红已经让人欣喜万千了。

    春心赞叹,“真好,这是有人在庆祝咱们成亲吗?”

    “就当是吧。夫人,看着这片云,咱们一定幸福的好好生活。”

    “是,一定要幸福。”

    两人越离越近,身子凑在一起,两片嘴唇几乎碰到一处。

    他们紧贴着,完全没注意怀中的雨墨是如何呲牙咧嘴的叫着疼。

    “压死了,压死了……一对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臭不要脸的……”

    站在树荫下,感觉着风轻轻拂过脸庞,一缕缕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映出一片斑驳,也映在两个相恋的人身上。远处,一片“火烧云”在为他们贺喜,在这个欣喜而明媚的三月,他们的幸福正式开始……( 春心农场 http://www.qingkanxs.com/8_8641/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