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天价穷妻 > 第一卷 第2451章 葬礼
    听着方盼盼的嚎啕大哭,白小如心中越发难过。

    她忍不住抱住了方盼盼。

    最后两个人是相互抱头大哭,惹得经过的路人频频看了过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是白小如先停了下来。

    她松开了方盼盼随即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从包中拿出纸巾递给了方盼盼:“盼盼,别哭了。”

    白小如虽然柔弱但较为理智,明白到了现在感情用事不是办法。

    方盼盼拿着纸巾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

    纸巾都湿透了,可脸上的眼泪还在流。

    白小如吸着鼻子说道:“盼盼,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可奈何,不是人力可抵挡得,有时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作为从小出身卑贱的她,是再明白不过。

    “所以如果这次小雨真得没有救了,我们也只能接受。”白小如忍着心中的痛意说道。

    方盼盼一向感情用事,闻言喊道:“我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

    “可还有什么办法呢?”白小如苦涩说道。

    这个问题让方盼盼一怔。

    是啊!

    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该想得办法,已经全部都想了。

    “盼盼,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接受的地步,所以还是隐藏住自己的悲伤,在小雨面前要快快乐乐,陪着她开开心心走完最后一程。”白小如说道。

    “我要管理烘培店,无暇陪着小雨,盼盼就只有你陪在小雨身边了。”

    “如果你总是这幅难过的模样,小雨看了也会难受得。”

    “既然结果无法改变,那为什么要让小雨难受呢,让小雨开心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吧。”

    “至于我,也会将烘培店打理得好好的,让小雨放心安心!”

    听了白小如话,方盼盼内心酸涩不已。

    可恍惚间,她却忽然明白了。

    秦雨的死,似乎无法避免了。

    她也到了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了!

    ……

    北国。

    秦小柔去参加了一场葬礼。

    这是她姐姐秦婉丈夫家中的一个亲戚去了。

    而因为秦小柔和秦婉姐妹情深,为表哀悼,她也跟着去了。

    葬礼结束后,秦小柔才从秦婉嘴里得出一件事情。

    这个去世的亲戚是秦婉丈夫的姐姐。

    这个姐姐早年和家中人都断绝了关系,并且家中人也发誓这一生都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联系。

    秦小柔听了一愣:“这是为什么?都是自家人,怎么会闹成这样?”

    秦婉说道:“你姐夫出身贵族,可他的姐姐却爱上了家中佣人的儿子,这对于你姐夫家里人来说,简直是种侮辱。”

    “他们勒令你姐夫姐姐立即和这个佣人的儿子分手,可她却怎么也不同意,最后甚至不惜和这个佣人儿子私奔。”

    “你姐夫家中人恼怒,这才说出了要和她断绝一切关系,并且不再来往的话。”

    秦小柔听了了然,可又问道:“可现在她过世了,还是娘家人来操办一切啊,并没有如他们口中说那么绝情,这一生都不相见了。”

    (本章完)

    听着方盼盼的嚎啕大哭,白小如心中越发难过。

    她忍不住抱住了方盼盼。

    最后两个人是相互抱头大哭,惹得经过的路人频频看了过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是白小如先停了下来。

    她松开了方盼盼随即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从包中拿出纸巾递给了方盼盼:“盼盼,别哭了。”

    白小如虽然柔弱但较为理智,明白到了现在感情用事不是办法。

    方盼盼拿着纸巾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

    纸巾都湿透了,可脸上的眼泪还在流。

    白小如吸着鼻子说道:“盼盼,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可奈何,不是人力可抵挡得,有时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作为从小出身卑贱的她,是再明白不过。

    “所以如果这次小雨真得没有救了,我们也只能接受。”白小如忍着心中的痛意说道。

    方盼盼一向感情用事,闻言喊道:“我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

    “可还有什么办法呢?”白小如苦涩说道。

    这个问题让方盼盼一怔。

    是啊!

    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该想得办法,已经全部都想了。

    “盼盼,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接受的地步,所以还是隐藏住自己的悲伤,在小雨面前要快快乐乐,陪着她开开心心走完最后一程。”白小如说道。

    “我要管理烘培店,无暇陪着小雨,盼盼就只有你陪在小雨身边了。”

    “如果你总是这幅难过的模样,小雨看了也会难受得。”

    “既然结果无法改变,那为什么要让小雨难受呢,让小雨开心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吧。”

    “至于我,也会将烘培店打理得好好的,让小雨放心安心!”

    听了白小如话,方盼盼内心酸涩不已。

    可恍惚间,她却忽然明白了。

    秦雨的死,似乎无法避免了。

    她也到了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了!

    ……

    北国。

    秦小柔去参加了一场葬礼。

    这是她姐姐秦婉丈夫家中的一个亲戚去了。

    而因为秦小柔和秦婉姐妹情深,为表哀悼,她也跟着去了。

    葬礼结束后,秦小柔才从秦婉嘴里得出一件事情。

    这个去世的亲戚是秦婉丈夫的姐姐。

    这个姐姐早年和家中人都断绝了关系,并且家中人也发誓这一生都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联系。

    秦小柔听了一愣:“这是为什么?都是自家人,怎么会闹成这样?”

    秦婉说道:“你姐夫出身贵族,可他的姐姐却爱上了家中佣人的儿子,这对于你姐夫家里人来说,简直是种侮辱。”

    “他们勒令你姐夫姐姐立即和这个佣人的儿子分手,可她却怎么也不同意,最后甚至不惜和这个佣人儿子私奔。”

    “你姐夫家中人恼怒,这才说出了要和她断绝一切关系,并且不再来往的话。”

    秦小柔听了了然,可又问道:“可现在她过世了,还是娘家人来操办一切啊,并没有如他们口中说那么绝情,这一生都不相见了。”

    (本章完)

    听着方盼盼的嚎啕大哭,白小如心中越发难过。

    她忍不住抱住了方盼盼。

    最后两个人是相互抱头大哭,惹得经过的路人频频看了过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是白小如先停了下来。

    她松开了方盼盼随即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从包中拿出纸巾递给了方盼盼:“盼盼,别哭了。”

    白小如虽然柔弱但较为理智,明白到了现在感情用事不是办法。

    方盼盼拿着纸巾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

    纸巾都湿透了,可脸上的眼泪还在流。

    白小如吸着鼻子说道:“盼盼,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可奈何,不是人力可抵挡得,有时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作为从小出身卑贱的她,是再明白不过。

    “所以如果这次小雨真得没有救了,我们也只能接受。”白小如忍着心中的痛意说道。

    方盼盼一向感情用事,闻言喊道:“我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

    “可还有什么办法呢?”白小如苦涩说道。

    这个问题让方盼盼一怔。

    是啊!

    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该想得办法,已经全部都想了。

    “盼盼,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接受的地步,所以还是隐藏住自己的悲伤,在小雨面前要快快乐乐,陪着她开开心心走完最后一程。”白小如说道。

    “我要管理烘培店,无暇陪着小雨,盼盼就只有你陪在小雨身边了。”

    “如果你总是这幅难过的模样,小雨看了也会难受得。”

    “既然结果无法改变,那为什么要让小雨难受呢,让小雨开心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吧。”

    “至于我,也会将烘培店打理得好好的,让小雨放心安心!”

    听了白小如话,方盼盼内心酸涩不已。

    可恍惚间,她却忽然明白了。

    秦雨的死,似乎无法避免了。

    她也到了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了!

    ……

    北国。

    秦小柔去参加了一场葬礼。

    这是她姐姐秦婉丈夫家中的一个亲戚去了。

    而因为秦小柔和秦婉姐妹情深,为表哀悼,她也跟着去了。

    葬礼结束后,秦小柔才从秦婉嘴里得出一件事情。

    这个去世的亲戚是秦婉丈夫的姐姐。

    这个姐姐早年和家中人都断绝了关系,并且家中人也发誓这一生都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联系。

    秦小柔听了一愣:“这是为什么?都是自家人,怎么会闹成这样?”

    秦婉说道:“你姐夫出身贵族,可他的姐姐却爱上了家中佣人的儿子,这对于你姐夫家里人来说,简直是种侮辱。”

    “他们勒令你姐夫姐姐立即和这个佣人的儿子分手,可她却怎么也不同意,最后甚至不惜和这个佣人儿子私奔。”

    “你姐夫家中人恼怒,这才说出了要和她断绝一切关系,并且不再来往的话。”

    秦小柔听了了然,可又问道:“可现在她过世了,还是娘家人来操办一切啊,并没有如他们口中说那么绝情,这一生都不相见了。”

    (本章完)( 总裁的天价穷妻 http://www.qingkanxs.com/6_6711/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