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抗战之血肉丛林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肝肠寸断
    过了几日之后,范星辰再次派人给方汉民送来了一封信,方汉民展开看过之后,收起了信封中一个范家的信物,这是以后他跟范家在其他地方商号联系的一个信物,只要他找到范家在各地任何一家商行,出示了这个范家的信物之后,范家商行都会将他奉为上宾,并且给予最大的帮助和保护,同时协助他跟范星辰父子联系。

    而那封信方汉民则看过之后,牢记住了信中的内容,背诵了一遍之后,便直接丢入到了火塘之中烧掉了。

    当方汉民收拾好行囊,走出山洞的时候,特务营老兵和护商队的成员,已经在李军和赵文山的带领下,集体在外面列队。

    看到方汉民拎着行囊走出山洞,李军大声呼喝道:“敬礼!”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方汉民,都不禁眼泪滂沱,特务营的老兵们几乎哭的是泣不成声,吕小山甚至哭的浑身颤抖。

    方汉民看着这些兄弟,也不禁潸然泪下,举手还礼之后,他哽咽着对众人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段时间,大家为了我,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血!我方汉民非常感谢诸位弟兄们!

    今日我要离开此地,今后我等天各一方,不知何时还能相见,但是纵使山高水远,却不敢相忘!只望诸位兄弟能多多保重!

    假若今世我等无缘再见,那么也望来生还为兄弟!”

    说完之后,方汉民上前,一一跟这些弟兄们拥抱告别,这些老兵们一个个抱住方汉民,是忍不住嚎啕大哭,真可谓是哭的愁云惨淡山河变色,平日里很少掉泪的人,这个时候都没能忍住,就连历来都有点混不吝的许明远,当抱住方汉民的时候,也是放声大哭。

    吕小山更是抱着方汉民死死的不撒手,哭的是肝肠寸断,几乎瘫倒在地,而方汉民一样,也只觉得心如刀绞一般。

    就连后面站着为方汉民送行的钻山豹这样的老匪,看着方汉民和他手下弟兄们的这般感情,也不觉间眼泪汪汪了起来,嘴里颤抖着说道:“这辈子能有这样的兄弟,也算是值了!”

    但是当方汉民走到赵二栓面前的时候,赵二栓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哭,而是后退一步,没有和方汉民拥抱,反倒是从身后也拎出来了一个行囊,对方汉民说道:“我跟你走!”

    方汉民本来看见赵二栓的时候,心中就很难过,因为赵二栓是他来到这个时代,所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救下的第一个远征军溃兵,同时也是跟着他时间最久的一个兄弟。

    这些年来,赵二栓始终紧随他左右,为他鞍前马后,历来话都不多,但是却仿佛如同他的影子一般,跟吕小山随护在他的左右。

    所以今日离别之际,方汉民看到赵二栓的时候,见他没哭已经有些诧异了,但是当他听到赵二栓这句话的时候,把他惊得眼泪都收了起来。

    “你说什么?”方汉民一把拉住赵二栓的胳膊,对赵二栓说道。

    赵二栓淡淡的答道:“我说我跟你走!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你疯了吗?你难道不回家吗?你难道不想见你的亲人了吗?我可是要回缅甸的!你怎么还能跟着我走?”方汉民顿时就急了。

    赵二栓直到这个时候,脸上才露出了悲色,他嘴唇哆嗦着说道:“我没有家了!我家人都没了!我没家可回了!鬼子扫荡的时候,我们家村子的人都被鬼子杀了!我们村子也被鬼子一把火烧光了!我啥都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二栓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头扎在方汉民怀里,是放声痛哭了起来。

    方汉民听罢之后,如遭电击一般,赶忙紧紧抱住赵二栓,推开赵二栓对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赵二栓哭的是肝肠寸断,哽咽着好半天才断断续续告诉方汉民,这个消息是前几天范星辰给方汉民送信的时候,让人同时捎给他的。

    趁着这段时间范家的生意不断向着之前的沦陷区扩张,范星辰也趁机让家中在各地的掌柜帮忙查询目前还在合江县的特务营老兵家中的情况。

    而赵二栓家里的消息,也是前些日子才被传回到重庆的,而且是经过了反复确认过的消息,范星辰虽然很替赵二栓难过,但是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知赵二栓。

    赵二栓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人就陷入到了一种麻木的状态之中,整个人都变得麻木不仁,整日里不怎么说话。

    而这几天方汉民准备离开,让特务营的老兵们,都情绪低落,所以大家伙都显得很沉闷,故此也就没有留意到赵二栓的异常。

    直到今日方汉民要走的时候,赵二栓才收拾了心情,也偷偷的打好了行囊,在众人跟方汉民道别的时候,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方汉民。

    方汉民听罢之后,用力搂住赵二栓,拍着赵二栓的后背,强忍着奔涌而出的眼泪,安慰着赵二栓:“节哀兄弟!节哀!是我疏忽了!我不知道!哭吧,哭吧!好好哭一场!该死的鬼子!他妈的该死的鬼子!”

    赵二栓憋了多日的情绪,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抱着方汉民是嚎啕大哭,众人听罢之后,也都围了上来,纷纷搂着赵二栓陪着他哭。

    这一场哭,好多人都哭的是天昏地暗,他们真的替赵二栓感到难过,谁家没有亲人?好不容易熬到了抗战胜利,该回家见他们的亲人了,可是赵二栓却得到了这样一个悲痛的消息,全家人都没了!

    就连护商队的那些人,听了赵二栓家人的噩耗之后,也为赵二栓感到难过,他们都是四川人,四川好歹是西南大后方,虽然重庆前两年屡屡遭到日军轰炸,平民伤亡也非常巨大,酿成了多次惨案,但是这些人多不是重庆人,故此感受不到这种惨状。

    可是今天当他们听闻到赵二栓家人的噩耗的时候,却真正切身感受到了鬼子的残暴,于是不少人看着这些老兵们一片悲恸的时候,也都忍不住跟着一起掉泪,一个个咬牙切齿,大骂日本鬼子不是人。( 抗战之血肉丛林 http://www.qingkanxs.com/6_6687/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