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正文 第1926章 求交税、求加税
    被朱由检派到襄阳各府为民做主的青天当然不止刘朝一人了!

    这段时间襄阳府下面各县都有不少人来襄阳城告御状。

    既然有人告状,朱由检就不能置之不理啊,但是也不能胡乱审判。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大明律为准绳,进行公证合法的判决。

    所以在做出判决之前,朱由检就派了大量的“青天”去下面调查,除厂臣刘朝之外,还有什么“彪”啊、“狗”啊、“孩儿”啊、“孙子”啊……都是魏忠贤时代就名扬天下的官员,个个都精通大明律,人人都愿意为国为民办好事儿。

    另外,朱由检还怀疑有闯贼混在要饭兵当中搞破坏,那些打砸抢杀的坏事,很可能都是闯贼干的。

    所以他就任命帐前少年军副总兵李自成专办襄阳闯贼,派出帐前武士前往各县,配合那些青天一起查案办贼!

    这下襄阳府的士绅们可真是盼到救星啊!

    李自成都亲自出马为大家伙儿抓闯贼了,襄阳地方还能不河清海晏?襄阳府内还能不士民安乐?

    而对于襄阳皇城内的要饭皇帝朱由检来说,要饭的日子真是过得逍遥惬意,所以这光阴也飞快的逝去。转眼的功夫,已经是崇祯五年的九月了。

    农历的九月相当于西历的十月,而小冰河期的农历九月,湖广一带的气温已经很凉了。在天气转凉的同时,湖广地区一年当中最好的时节——秋收的季节,也由北往南,次第到来了。

    和北方中原的情况相似,崇祯五年的湖广降雨量也偏大,不少地方发了山洪。但是大江大河都没有泛滥,所以整体而言,收成还算可以。

    汉水两岸,襄阳城的周围,现在都是一片金黄色的稻海,处处显得那么的富饶安乐。

    比襄王朱翊铭还能活,也更高寿的大名第九代楚王,生于隆庆二年,嗣楚王位已经52年的朱华奎,就是在这个时候,和襄王朱翊铭共乘一条龙舟,沿着汉水慢悠悠的而来,抵达了大明天子所在的襄阳城。

    根据明朝的藩禁,二王(就藩后的亲王)应该不能相见的。但是襄王朱翊铭是奉旨联络湖广一带的诸王,自然不必遵守“二王不相见”的藩禁。而且限制宗室的各种藩禁,现在也在逐步取消当中。

    根据朱由检目前的设想,北方非其所出的藩王能撤就撤,能挪就挪。毕竟北方中原在未来的十几年中还将遭遇连年的灾害,而且地力也早就耗尽,没有余力也不需要养活那些藩王了。

    但是湖广、两广地区的情况却不同。

    湖广、两广的人地矛盾在崇祯年间并不突出,而且民众的负担也比较轻。

    湖广的田赋平均到亩,也就一亩一斤。即便九成的田不交税,余下的一成负担二百余万石的赋税,也就一亩一斗,对于湖广水土来说,实在不是个事儿——湖广的水田产量都在两三石之间,旱地如果用来种麦子,也能有一石多的产量。

    收成那么高,交税那么少,朱由检再把藩王挪走,为百姓减负,那也太宠着湖广士绅百姓了......不如让他们充当巨室的领袖,和朝廷派出的巡抚好好商量着怎么交税收税。

    而广东的田税负担比湖广重一些,两千五百万亩(广东的隐田比较多,实际上不止这个数)承担九十九万石,每亩不到四斤。不过此时广东的海贸非常发达,一个小小的佛山镇都能位列天下四聚,可是朱由检这个万岁爷却收不到几个商税!

    至于广西,则是土司遍地,几近蛮荒。在册的田亩近千万,每年的税额也就三十多万石。

    所以这两广之地的王爷并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回头得多封一些儿子过去才行啊!

    而对于楚王朱华奎来说,能够离开呆了一辈子的武昌府,沿着汉水、长江、湘水到处转转,去拜访一下各处的亲戚,领略一下湖广山川风景,也是一件乐事儿。

    至于一亩一斗税和官绅一体纳粮交税这两件事儿,楚王朱华奎虽然不赞成,但是也不大担心......武昌到底远离北京,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地方上的豪强士绅都舒服惯了,一亩一斤的税都收不大齐,还一亩一斗?小皇帝想多了吧?

    所以他在去襄阳的船上还一个劲儿安慰襄王朱翊铭,让这个给小皇帝折腾怕了的襄王先想办法把朱由检哄走......只要他走了,湖广这边还不是一切老样子?

    ......

    “两位王爷,官船已经在码头上停稳了,请二位王爷移步下船。”

    一个襄王府的大珰走进了舱室,向正在喝茶说话,商量着要怎么哄骗朱由检这个昏君的襄楚二王禀报了船靠码头的事儿。

    “楚王老哥,老弟的襄阳城到了!”襄王朱翊铭笑着招呼楚王朱华奎道,“这襄阳虽然不如武昌繁华,但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自古以来就是荆楚重镇,城内城外古迹极多,城池也极为雄壮,护城河更是宽阔,咱们的船现在就泊在护城河内,上来案直接就能走东门入城,没多远就是王府了......万岁爷现在就住在那里。”

    “那咱们就先去拜了万岁爷,然后再一起游览襄阳山水古迹吧!”楚王朱华奎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大难临头,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就想着玩儿——当了五十几年的王,都没离开过武昌,的确有点闷,好不容易出一回门,当然得玩一玩了!

    “好好,咱们快些进城去吧!”

    两个老头下了船,都坐上王爷才能乘坐的大轿子,在一堆太监净军(都是从南海子来的)的护卫下,大摇大摆的入了城,入城没多远就是王府,还没靠近呢,他们就遇上交通堵塞了!

    一个南海子出身的大珰飞奔到了襄王的轿子前面,“王爷,前面的路堵了......要不咱们从后门进吧。”

    “什么?走后门?我是王爷啊!”襄王朱翊铭一听就不乐意了,“为什么不撵人?”

    “不能撵啊!”

    “什么?难道是万岁爷出门了?”襄王朱翊铭吓了一跳,赶忙从轿子里面钻出来,到了外面,才发现自家的皇城大门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所有人都顶着大太阳面对着皇城下跪,这场面颇为让人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襄王朱翊铭忙问,“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跪着?是来请愿上书的?”

    那太监点点头:“是啊,老奴打听了,他们都是来请愿的......”

    “为什么不赶人?大明朝的事情自有万岁爷乾纲独断,哪用得着请愿?”

    太监答道:“不能赶人啊......”

    王爷问:“为什么不能?”

    “王爷,老奴问过了......那些人都是襄阳府各地的举人、秀才和童生。”

    “那有怎么样?”朱翊铭都急了,他知道朱由检有多凶,什么举人、秀才、童生,惹恼了他照杀不误!

    “王爷,”那太监摇摇头,“您听老奴把话说完......那些人是来请求朝廷实行官绅一体纳粮交税和提升襄阳府田亩税收到一亩二斗的!王爷,您说说,那么好的读书人,咱们能赶他们走吗?”

    “啊......”朱翊铭都傻了,发生了什么?襄阳府的读书人怎么一下就只爱大明不爱钱了?( 抢救大明朝 http://www.qingkanxs.com/5_5984/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