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行缘记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琅环洞天 玄宗
    不知过了多久易天才缓缓的苏醒过来,猛地站起身来发现自己已经漂浮在平摊的水流河道之中。此处的河水好似没有之前落水处那般湍急了,神念扫了下后发觉自己身在大河边缘接近岸边浅滩的位置。

    抬头望向天空已经出了罡风带的范围,四周两岸都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灌木林地,而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灵压将附近的妖兽都震慑到了纷纷四散奔逃起来。

    拿出计时沙漏憋了一眼易天才发觉自己差不多昏迷了大半天了,估算下现在差不多已经是进来的第六天了。顶多还有一天多的时间自己就会被此界的力量强行排斥传送出去。

    现在即使是全力飞行都无法在既定时间内赶到出口处,与其如此还不如省点力气,四处再搜索下看看有无新的发现。

    施展了清洁术将自身先清洗一遍重新换过套干净的服饰,易天替换了宗门服饰后重新变为散修的模样。接着身影一跃飞到半空之上然后取出罗庚盘开始测量起方位来。

    可三息后易天眉头紧皱竟然发现在此处罗庚盘的中针无序的转着圈子完全都不能拿来用了。收起罗庚盘后又取出定轨仪来,可惜此处没有日月星辰的指引也是无法其作用。

    这下自己瞬间迷失了方向变成了无头苍蝇在琅环洞天内寸步难行了。

    缓缓落下云头站在千里弱水的岸边易天沉思起来,少卿目光转移到弱水河上眼前一亮自言自语道:‘真是关心则乱,如果找不到方向那不如顺河之下看看这条河到底通向何处,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发现呢。’

    想罢也不啰嗦施展遁术飞至半空之中然后顺着千里弱水河的方向往前飞去。

    飞了个把时辰突然发现远处千里之外好似有座建筑,施展瞳术查看过后竟然是座庙宇遗迹。心中大喜之下急忙周身灵力大现准备全速飞遁过去。

    可刚飞进千里左右的距离就发觉身体一沉像是增加了一倍以上的负重。越往前飞这感觉越是明显,只怕如果保持飞行状态自己都未必能够赶到那处。

    想罢便落下云头双脚踏上地面之后又发觉自身负重恢复了原样。细细品味了下明显那是要自己靠走的方式前往那座遗迹庙宇。

    随即嘴角一抽迈开大步沿着河岸边朝前走去,一路上尽量将身上的灵力收敛起来只依靠原本身体的力量不断的快步行走。

    好在化神修士的肉身长时间受到灵力滋养自然是比凡人强健百倍不止,区区千里路程哪怕是跋山涉水也不过两三个时辰就可以抵达了。

    待来到最后通往庙宇的通道前才发现四周的景象都变了,这里像是座道观遗址,四周似乎经受过大战的洗礼到处都是残破不堪的建筑。原本占地约有十多倾地,现在只有正中的那座主殿还健在,只是殿堂的西北端好似被击毁了一个角落。

    慢慢从正殿前的大道走了上去易天四处打量了下两边的遗迹残余心中不由暗自惊叹起来,这些建筑明显已经是经历了上万年的时光。材质是灵界之中稀有的建筑材料黑金沙石,而且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由此为主料建成的,可想而知当时在此处的人其权势必定是手眼通天。

    想了下后易天倒是哑然失笑,此处明显就不是灵界的一部分。正如之前青恋云说过的这里很有可能就是从仙界某处剥离下来的界面碎片无意间和灵界相连过后成为一处秘境。

    光这里堆积的黑金沙石拿出去都算得上是价值连城了,但如此易天心中却是有些兴奋不知道这正殿之中还会有什么逆天的存在。

    一路走上前去直到那正殿的大门前易天才停下了脚步,抬头目光掠过只见大殿正门之上悬挂着块竖匾,上面写着‘太清玄宗’四字。

    能够以‘太清’二字命名的自然是道门正宗,像自己所在的太清阁或是绯雨剑宗,还有离火宫在几万年前都是一家人。

    从宗门典籍之上曾经还查到过原先三派都是在太清阁的名下,而离火宫是器殿,丹殿两部分组成。至于绯雨剑宗则是由原先宗门的戒律堂分裂开来的。

    只是不知这里的‘太清玄宗’和自家的太清阁有什么联系在呢。快步走了上去后面前突然出现了到无形的屏障结界将自己挡在了外面。

    易天顿时心中一愣难不成这里还要用强力破禁,施展出瞳术仔细的勘查了下面前的禁制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里的禁制节点很容易找到,但自己可不敢用普通的方法去破除,要知道此处的禁制反噬自己未必能够接的下来。

    在禁制之外盯着看了良久后易天突然发觉泥丸宫中那枚印章好似有了感应,随即一道灵光闪现后那印章直接飞出额头外对着面前的禁制轻轻盖了上去。那无形的禁制应声露出个两尺大小的豁口来,易天见机不可失急忙从中鱼贯入内。

    待来到禁制之后那枚印章在额头前一阵盘旋后又飞回了泥丸宫内。这些易天脸上倒是露出喜色来,明显这里的太清玄宗和印章有着密切的关系。大步走进正殿之内,映入眼帘的是副卷轴。

    此画两尺宽四尺长漂浮在大殿正中,易天目光一扫当即脸色大惊。随后快步走上前去在画前地上跪拜了起来。口中恭敬的道:“太清玄宗弟子易天参见太清,上清,玉清三位天尊。”

    此话竟然是没经过自己大脑思考脱口而出,而且自己上前行三跪九叩之礼也是一气呵成。

    待礼成之后易天这才反应过来好似自己潜意识内是早就认识这画中之人似的。抬头看看那副画里三位天尊的模样刻画得栩栩如生,好似三人随时随地都会从画中走出来似的。

    等了良久也不见有何动静,易天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但也没什么办法。站起身来再次朝着三位天尊的画像以弟子之礼鼎礼过后才缓缓走到四周查看了起来。殊不知在自己走后那幅画中正中太清天尊的眼皮子眨了下,脸上微微露出丝欣慰的笑意。( 天行缘记 http://www.qingkanxs.com/5_5936/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