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吾皇,万岁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扶鸾之变 下
    无数碎石从天穹降落,崩碎断裂的广场上,针落可闻。

    鲜血滴落在地面,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

    加德依旧面带微笑,似乎很满意这种效果,在他的手中,米尔的脸上甚至还挂着惊惧的神色。

    “我们都是受了这恶首的蛊惑才会做出如此错误的事情,如今我手刃恶首,再归还佩刀,希望大人能揭过此事,不要再让无辜的生命死去。”

    用手肘擦拭掉脸上的血渍后,加德晃了晃右手中的头颅,而后像丢弃垃圾一样将头颅随意掷在一旁。

    紧接着,他双手托起昊神佩刀,恭敬的缓步朝大朱吾皇走来。

    紧剩的数百位主宰在见到这一幕后,面色俱都惨白无比,仿佛失去灵魂一般,无意识的纷纷后退。

    “放你娘的狗屁!”一旁浴血的老者忽然爆喝出声,“尔等毁我中州性命万千,主宰更是百不存一,现在竟然敢说无辜?”

    话毕,中州修者便要再次开战,但紧接着出现的一幕却是让众人为之一惊。

    正缓步前行的加德忽然定在了原地,脸色也从通红变成了青紫之色,看起来像是用了浑身的力量挣扎一样。

    手中佩刀当啷一声掉落在地,加德整个人开始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起来。

    先收两条手臂毫无征兆的被扯掉,然后是双腿。

    清晰的骨裂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加德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惊恐,紧接着他亚麻色的短服凭空升腾出流云火焰。

    一道道细密的通红裂痕,自他的身躯上一直蔓延至每一寸肌肤,如同灰山中的奔腾岩浆。

    难以抑制的痛苦使得他嘶吼出声,一双眼睛几乎是乞求的看向大朱吾皇,“大人,救我……”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蔓延至周身的裂缝便将他彻底撕碎,成了一地黑褐色的渣滓。

    这种诡异之至的场面只存在一瞬,当众人回过神来时,加德已然化成灰烬。

    大朱吾皇眉头紧皱,能够在大庭广众面前轻易终结加德的,除了他之外,在场的任何人都不可能。

    可又会是谁能有这种能力?

    就在这时,地面上的昊神佩刀忽然震颤,而后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一般,径直飞向巨阳宫。

    待定睛看去时,那巨阳宫前不知何时出现一道身穿白色长衫的身形,昊神佩刀便在其手中。

    不等大朱吾皇发问,那老者连带着数千中州修者单膝跪倒在地,口中高呼,“见过老祖!”

    四目相对,大朱吾皇非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将气息提升至最高。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眼前的这个白衫男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非常不稳定,像是飘摇的火焰,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饶有深意的打量了一眼大朱吾皇之后,白衫男子翻转昊神佩刀,“这刀,是从何而来?”

    跪在地上的老者抢先开口说道,“回老祖,是我们从那欲毁灭中州的恶首手中夺得的。”

    “胡说什么呢,那柄刀明明是我兄弟的,”梅盖尔斯一指大朱吾皇,“什么时候成你们夺的了?”

    老者怒瞪梅盖尔斯一眼,却没有说话。

    “此刀,是你所有之物?”白衫男子看向大朱吾皇。

    “自然。”大朱吾皇淡淡说道,“还请归还。”

    白衫男子点点头,随后说道,“玉顷,送客。”

    大朱吾皇眉头一挑,覆盖在周身的紫芒骤然旺盛了几分。

    一旁的梅盖尔斯见状,没有丝毫犹豫的释放出属于主宰之上的强大气息。

    而立在大朱吾皇身后无一陨落的月侍,也在同一时间释放出波动气息。

    他们奉献了神智成为死士,不会审查时度,也不会恐惧,从离开西域的那一刻起,便只谨遵大朱吾皇一个人的命令。

    老者看了看眼前剑拔弩张的局势,又想到这群人是特地从西域来帮中州的,不然中州在那群疯子的冲击下,保不保得住还是两说。

    可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就赶人难免有过河拆桥之嫌,万一他们回去添油加醋的说上一遍,中州的名声可就难堪了。

    几经权衡之下,老者陪笑说道,“诸位,要不然在中州稍作休整再走,也好使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那柄刀是我的。”大朱吾皇凝眉说道,语气越发冰冷,“还请归还。”

    老者刚想开口,那白衫男子应声道,“此刀有主无主,还有待商榷,暂时还不能给你,待发现这柄刀没有危害后再还给你也不迟。”

    四下里一片死寂,大朱吾皇半眯着双眼没有说话,身上的紫芒确实愈发浓郁。

    就在梅盖尔斯以为要打起来时,大朱吾皇忽然撤去了浑身紫芒,“可以,你们什么时候把刀还给我,我们再走也不迟。”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对大朱吾皇拱了拱手之后,携昊神佩刀进入巨阳宫。

    老者见状松了口气,赶忙指引大朱吾皇等人前去歇脚。

    回头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巨阳宫,大朱吾皇的内心没来由的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巨阳宫。

    与金碧辉煌的外建筑不同,殿内并无过多装饰和异色。

    整个殿内不施精雕细琢,以玄青色为主,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庄严空旷之感。

    殿门闭拢,白衫男子还挂着笑容的脸上逐渐淡漠,就连眼睛也逐渐无神空洞起来。

    而他持握昊神佩刀的手掌悄然紧握。

    整座巨阳宫内分为两部分,正殿和后殿,二者之间设有一层无形结界,从后殿观望前殿一览无余,而前殿却无法透过结界看到后殿。

    之所以设置结界,便是因为这巨阳宫后殿内,藏有一枚支撑整个中州的枢石。

    与前殿庄严的玄青色调不同,整座后殿内部被一层浓郁到极致的青蓝芒色所包裹。

    且在这层芒色之上,镌刻有无数繁密符文,随着青蓝芒色不停的律动着,像是有着生命一般。

    而在这后殿的正中央位置,坐定着三位须发皆白的修者。

    在这些修者的中央,悬空一枚婴孩脑袋大小的青蓝晶石。

    以青蓝晶石为中心,合共四道灵力锁链在源源不断的为晶石输送着能量。

    每一道灵力锁链皆由一位修者操纵。

    而在这四道灵力锁链前的蒲团上,空缺了一道身形。

    察觉到前殿传来的动静,其中一位老者抬眼透过结界探明情况后,便重新闭眼说道,“扶鸾,动作快些,切勿要偷懒。”

    结界波动,白衫男子缓步进入后殿内。

    此刻的白衫男子动作轻缓,一只手臂大半背在身后,缓步前行。

    锋锐的刀尖在他的颈间似露未露。

    或许是还未感到归为,那老者再次睁开眼。

    不等他开口说话,一柄锋锐无比的黑刀,带着凌冽杀意斩了过去。

    鲜血四溅,洒向空缺的蒲团,洒向最中央的枢石。

    其余两位老者瞬间察觉,还未睁眼便从各自的身上激荡出浑厚的波动气息。

    白衫男子被荡出数米远,而后身形未停,状若疯魔的持刀冲向两位老者。

    在看清眼前的一幕惨剧后,两位老者目眦欲裂,“扶鸾,缘何?!”

    “缘何?你们都疯了,我要肃清这个世界,我要离开这座囚笼!”白衫男子一改先前儒雅,满脸狰狞的举刀砍向维护着枢石的层层结界。

    “这里就是一座巨大的囚笼,对待我们的就是永无止境的囚禁,你们非但没有任何反抗之心,反倒安逸适从,甚至还在不断的加固着这座囚笼,你说!是你们疯了,还是我疯了?!”

    其中一位老者面容悲戚,恸声道,“即便是数十万年你还放不下吗?即便这是囚笼,那也是在数十万年前,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属于后辈,你断然毁掉枢石,后辈血脉绝无存活可能!”

    “后辈?”白衫男子森然一笑,“他们的存在本就是痛苦的,与其终生困居于此,倒不如让我现在就了结了他们。”

    重重一刀划开结界,两位老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

    行走在破碎的广场上,大朱吾皇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安。

    一旁的没改阿色用手肘捅了捅他,然后小声说道,“佩刀还是越早拿回越好,我总觉得刚才那个人有些古怪,气息波动的不太寻常。”

    大朱吾皇一愣,随即问道,“你也察觉出了?”

    梅盖尔斯皱眉点了点头。

    当即大朱吾皇不再思索,快步追上前方带路的老者,“你可知这中州枢石在何处?”

    老者闻言满脸警惕,手掌也悄然覆在了剑柄上,“你问这个作甚?”

    大朱吾皇急声道,“有极为重要的事情,晚点就麻烦了!”

    老者一脸复杂的看着大朱吾皇,正想着该如何拒绝回答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响彻天穹。

    “扶鸾已变,凡中州修者人人尽可斩之!”

    随着这道苍老的声音消散,脚下本就破碎不堪的广场忽然加快了崩毁的速度,并且一股寒潮不知从何而起,吹在了每个人的身上。

    大朱吾皇下意识的打了个寒噤,而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巨阳宫。

    像是被风吹散的沙丘,整座巨殿开始剥落粉碎。

    一道青蓝芒柱破开殿顶,随后泯灭于天穹之上。

    沉沉而落的夕阳直接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混黑的裂缝。

    随着这道裂缝的出现,天穹像是不堪重负一般,转瞬便撕裂出无数混黑裂缝。

    无数涅灭物质从裂缝中争先恐后涌出,吞噬着一切能吞掉的东西。

    不仅如此,地面开始震颤,板块开始大面积龟裂下陷,奔腾肆虐的黑水从地底涌出,将一座座大城淹没。

    老者连带着一众中州修者面色巨变。

    大朱吾皇猛的以拳击掌,“都还愣着干什么,中州已经开始覆灭,有多远跑多远!”

    盘踞在中州仍旧不肯离开的主宰们,在察觉到这一变化后,登时便催动全身气息飞速逃离。

    尽管如今的境域覆灭已经不能摧毁主宰,但对其破坏力仍旧是严重且不可逆的,自然越早逃离越好。

    老者呆愣当场,嘴唇嗫诺,“中,中州,毁了……”

    大朱吾皇怒极,“你们中间他娘的居然还有叛徒,叛徒竟然还是你们老祖?!”

    “怎么可能,老祖他怎么可能。”老者面色痛苦不堪。

    “中州都开始毁了,还在这感怀你老祖做的好事呢?”大朱吾皇怒声说道,“如今中州覆灭,凡是中州修者现在尽数离开,不然造成的损伤将是不可挽回的。”

    没有任何一人动身,这些中州修者也从先前的不敢置信转变成了痛苦。

    延续的血脉,被称为家的土地,如今被尽数毁于一旦。

    老者看向巨阳宫的眼神逐渐血红,“凡是中州修者听命,扶鸾已变,随我一同将其诛杀!”

    不等大朱吾皇阻止,近千数的修者便冲向巨阳宫残址。

    “咱们要不要过去帮忙?”一旁的梅盖尔斯弱弱说道。

    “当然要帮,不过不是帮他们。”大朱吾皇沉声说道,“而是要重新夺回佩刀。”

    天地之间在不断的颠覆着,不再有白天和黑夜。

    如今的整个中州境域将是被摇匀的蛋液,入眼尽是混沌的黑暗。

    主宰之下的生命轻易被剥夺,存活着的也已经失去了根基。

    双目血红的老者手持残剑,掠向彻底粉碎的巨阳宫前。

    待粉末碎石殆尽,一道披发提刀的身影缓缓出现,白衫上满沾鲜血。

    “扶鸾,你该死!”老者双目血红,声音悲恸,“整个中州九这么被你毁了……”

    白衫男子缓缓抬头,被血渍布满的面颊挤出一道怪异的笑容,“我该死,我也想死,可谁都能杀的了我?”

    老者恸声道,“今日,我便用你的血祭奠中州万万生灵!”

    话毕,老者提剑决然而至。

    然,纵横肆虐的剑气只存在了一瞬,而后便如决堤之水,寸寸崩毁。

    白衫男子只是手掌轻挥,老者便远远的倒飞出去。

    下一刻,一束紫芒凝聚在老者的背后,将其轻轻托住。

    “都这么大年纪了,做事要三思后行,你以为自己还像年轻人一样么。”大朱吾皇淡声说道,随即将老者送回中州修者手中。( 吾皇,万岁 http://www.qingkanxs.com/3_3976/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