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区别是什么
    昨天没断更啊喂,578章被404了而已。你们都懂

    ——————

    “那你觉得他牛逼在哪?让自己成为不可或缺的人所以就没人反对他了?”声叔嗤笑不已,“你这思路也太diao丝了吧?员工才是努力成为不可替代的人以保证不被裁员啊,当总裁的怎么可能这么想呢?你这典型的皇后娘娘肯定每天都用金锅烙大饼的想法。”

    “不是不是。”杜立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首先楚总做的事情都非常厉害、牛逼、没话可说。但是,他自己也说了,集团攒钱攒的特别过分。那叔儿,你觉得是楚总真没能力开别的产品线,还是他不想开啊?

    我觉得是他不想开,他在克制。有好几百亿在手,想干什么干不了啊?想开产品线的话特别特别容易,直接向社会招聘副总裁不就行了吗?你看看楚总在小康是怎么干的,有声有色,求才若渴啊,空降了多少高管?楚总控制的非常好,不对的人直接开掉,对的人委以重任,甚至直接招CXO。巴人一个都没有,楚总想有肯定可以有,但是真没有。”

    声叔知道这说的是楚垣夕从考拉挖高管的事,三个目标最后来了俩,商业智能总监和首席产品官CPO都到位了,首席市场官没能挖成,去了一家叫做“天鲜配”的鲜食加工企业,让楚垣夕不得不继续他的招聘之旅。

    这是小康第一次直接引进CXO级别的高管,虽然并不是副总裁级别,但是在小康内外都引起不小的讨论。所谓的外当然就是巴人了,两家公司在一块办公,互相之间都熟的很。

    至于杜立清楚小康的状况就更没说的了,因为他有大量的前同事转岗到小康去,大多数还是做地推跟着廖星星闯荡江湖,少部分转到了其它岗位上,平常经常见面的。

    而且声叔比普通员工懂的更多一点,所谓副总裁,有的时候真不如CXO好使,所谓选择大于努力,副总裁负责的是努力,CXO负责的是选择。

    此时听杜立这么一说,心想也是啊,巴人不但可以吃进CXO级别的高管,甚至可以直接拍钱搞兼并,花钱节约时间,拿下优质的团队和资产。这些道理连杜立都懂,楚垣夕怎么可能不懂呢?

    但是要说楚垣夕不上心、什么都不搞那也不是,光今年巴人传媒的任务就是超负荷了,朱魑等到开春之后简直无惨。当然了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俩电影的剧本他最少得负责设计概念,然后找到合适的编剧,或者自己当编剧;然后两到三个综艺的台本他也跑不了,过的根本不是身价20亿成功人士的生活。

    这一切都有赖于楚垣夕的推动,除了健身综艺之外都是楚垣夕提出的idea,或者从现有项目中向外衍生。

    所以,不能说杜立说错了,但也不全对。声叔沉吟片刻,说:“其实年会上楚垣夕自己说的比较靠谱。不想瞎折腾,集团应该追求的是高质量的项目。而且退一万步,就算他不想开新的产品,也不是你称赞他在古代当封建帝王就无敌的原因啊,这无敌在哪?”

    “哎呀,叔儿啊!”杜立心说非得说的那么直接吗?他其实是来告诫声叔的,但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声叔是早就懂了呢?还是不懂装懂。

    正在这时声叔一摆手,“不论你想到哪去了,是阴谋论也好,是揣测也罢,我只告诉你一件事,就是楚垣夕有一百种办法把他的股权弄到50%以上去,他没弄而已。这正是他大方的地方,本身以巴人这家企业所获得的成就来说,他拿三分之二以上是绝对应该的,其他人的贡献包括我在内,跟他比非常小。他从预留的员工股里给他自己发点激励就行了。”

    杜立当时就傻了,“还能这样?创始人给自己发激励都可以?”

    “为什么不行啊?哪条公司章程里规定楚垣夕不能给自己发激励了?咱公司又没有董事会。再说了,他能给我联合创始人发激励,为什么不能给他自己创始人发激励啊?我可是后来又找补了一个1%的员工股的,所以总的期权才是5.5%。所以你说的这个事吧,我差不多也明白什么意思,但是……”

    说话间杜立看到声叔仿佛露出了关爱智障的微笑,说:“我可是写历史的,你拿古代帝王举例非常不妥,你忽略了古代和现在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古代,在帝王层级是没有契约精神的,民间好一点,但是帝王不需要守信,这叫天威难测。没人能要求帝王守信,没人有这个制约能力。现在不一样,我们进入的是契约社会,一切都是有法律保障的。”

    杜立心说楚总是什么人呢?想玩弄法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或许他玩弄不了法律,但是借法律玩弄你们可不要太简单啊。

    而声叔,虽然一直没跟楚垣夕聊过这事,但是听其言观其行,也知道如果楚垣夕真的要退位让贤,虽然他自己在公司内的口碑更好,威望也更高,目前担任集团唯一的高级副总裁,地位高于只是副总裁的陆羽,但其实陆羽目前处在杆位。

    其实他知道与自己相比,陆羽在管理上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优势,在激励员工、创新和创造价值上都没有表现过特殊的才能,但是陆羽管的人多,管理经验多。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倒的觉得楚垣夕距离退位让贤还远的很,因为很明显,陆羽目前的才具还远远不足以驾驭巴人集团这么庞大的企业。不足就对了,陆羽在一年半之前可还只是一个公众号爆文写手,比白沙都差的远,既无资历也没能力,怎么可能经过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成长为一个能够接班400亿估值企业的人呢?

    这不科学也不合理,光游戏相关的业务就驾驭不住。

    这时,看楚垣夕、椒图跟朱魑逗贫,声叔又想起来这茬来了,等到他们喘气的时候,问:“楚垣夕,你年会上说打算退位,是真心的么?”

    “是啊,不是我说它干嘛啊?”楚垣夕苦恼的说:“不过我后来想了想,这事先甭管了,你们大多数人估计连总裁和CEO分别是干嘛的都不特别清楚。”

    “那你倒是说说啊。”

    “总裁只管产品不管管理,对于人,只管和生产销售等等相关的人。CEO是首席执行官,得全面管理公司事务,主要是管理,产品方面关心的是大面儿,关心的是战略。比如说给某个产品审核里程碑计划,划下deadline等等,包括砍项目也算,但是具体生产环节是总裁负责。这么说可能还不太明白,咱们就说估值和融资吧,这个估计你们熟。”

    楚垣夕简明扼要的说:“估值和融资是董事长应该关心和推动的事,CEO理论上可以不管。但是因为CEO全面管理企业,所以董事长通常把融资的事情交给CEO和CFO,但是几乎没有交给总裁的。CEO得为估值负责,得推动融资,总裁不需要。这么说明白了没有?”

    声叔心说明白啥啊?有没有更初级一点的?

    同一时间楚垣夕也产生了一些心理活动,比如说,能否给联合创始人们一些时间,让他们也去上个总裁班之类的?冯林上总裁班感觉还不错,可惜没有用武之地。更可惜的是不能!就说声叔吧,他不但今年没时间,明年应该也没有……

    只听声叔问:“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引进一些现成的管理人才啊?咱们这摊就你懂管理,其他人其实都是做内容的,包括陆羽,说实话,都不太懂管理。”

    楚垣夕苦笑,“叔儿啊,你们其实也不叫懂内容,你们是懂某个具体领域的内容。领导巴人需要全盘考虑内容,游戏也得懂、小说漫画也得懂、音乐好歹也得懂点、自媒体内容必须懂,然后能上微博进行大体量的粉丝带动是硬的要求,不一样的。”

    声叔心说啥叫上微博进行大体量的粉丝带动啊?又没外人,你直接说撕逼不就完了?

    “而且空降能服众吗?咱们且不说当巴人的CEO需要同时懂管理、内容和运营这个硬性要求多难满足。想要运营一家已经很大很大的企业,必须得对它的历史沿革非常了解,这是服众的前提。我就算找到能人,来了不能服众,肯定打架,到时候我更累,还不如别找事了呢。我现在至少可以保证尽量少的犯错误,特别是大级别的错误。”

    楚垣夕说到这感觉可以散会了,没想到今天声叔意外的积极,接着问:“那巴人从成立到现在,犯过什么大级别的错误么?”

    这让他感觉像是CEO接受董事会的聆讯似的,心说我这不推动吧一个个都猫着,我这一让你们积极一点点你们这个方向怎么跑偏了呢?

    不过这个问题还真值得回答一下,特别是在这种闭门会议里。楚垣夕想了想,说:“肯定有,任何企业面对大级别的难题时,肯定都不是当天犯了什么错,而是一个月前、半年前、一年前甚至更久。巴人现在面临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当CEO就是大级别的难题,那么犯了什么错呢?”

    椒图心说这是真的找不到,而不是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导致有能人而不用,那错误不就呼之欲出了吗?“犯的错是没有早早培养我们的管理能力?”

    “错,自从集团化改组之后一直都有培养好吗?”楚垣夕心说不是没有培养,只是一直没轮到培养你罢了,我在提升朱魑和杨苑美的管理能力方面花的力气还少吗?还有声叔……

    要说犯了什么错,其实有个特别明显的,就是朱魑的持股量问题。

    如果把巴人到目前为止分成三个阶段,那么应该分成初期、融资之后,以及集团化之后这么三段比较合适。初期主打产品是抖音大号,最终形成了巴人的自媒体矩阵;融资之后主打产品是《乱世出山》手游;集团化改组之后就不用说了,所有产品线按既定方向持续向前,形成多点开花的局面。

    这三个阶段里,第一阶段打造私域流量池,朱魑持有25%的期权毫无争议,贡献=作用+付出,这时朱魑的持股完全匹配她的作用和付出。后两个阶段不能说因为私域流量池变成辅助位,变成能源输出装置,朱魑作用就降低了,就应该削她的持股比例。

    但是从付出的角度来说朱魑肯定没有四分之一那么突出,至少不如声叔突出。

    不过创业公司成立时的股权并不容易动,所以后期表现突出不如前期也是自然规律,不可能说任何阶段都能随意调整比例使得各个成员持股份额正好对应本阶段内各自的贡献水平。

    但是,至少可以做出有限的改善。楚垣夕自知所犯的错误就是没有用正确的方式去改善这个持股比例,而是简单的给予员工股。在外人看来,楚垣夕都不用打听,也知道难免给人一种顾头不顾腚的感觉。

    他当然知道正确的改善方式是建立新的激励,给当前阶段或者下一阶段的重点成员以激烈,来增加其持股比重。但是这样对他自己不利,特别是在员工股就能解决问题而且不好意思给自己发激励的情况下,激励别人正确且无必要。

    想到此处楚垣夕看了朱魑一眼,朱魑顿时预感自己要遭到暴击了,赶紧一摆手:“哎哎哎,你们聊归聊,不要误伤无辜,我可没想过接楚垣夕的班啊。”

    正在这时,偷偷刷微博的杨苑美突然发出一声低呼,然后霍然抬头。

    “你又看见啥了?一惊一乍的?”楚垣夕看到杨苑美震惊的脸,也预感到自己要遭暴击了。

    只听杨苑美说:“院士确定了。”

    “卧槽!”楚垣夕立刻二话不说打开小康工作群,然后忽然想到也没什么可嘱咐的,前两天已经连着开过好几场电话会议研究过各种预案了,方案都很细,最坏的形势也就是要用最艰难的那个预案去执行罢了。

    而且本来现在的时间段就是过年前,很多带有惯性的工作也都纷纷停掉了,比如拿地的工作。粤东省不需要继续拿地,因为处于类似里程碑3中的状态,只需要两座城市各一片区域十来家店,该拿的早就那好了,需要拿地的是帝都。

    但春节期间根本不可能装修,所以1月初就停止了凶猛拿地的势头。

    因此杨苑美这一念新闻,楚垣夕需要面对的不是近忧而是远虑,是里程碑5以及更遥远的计划会不会被拖累的问题。

    不只是楚垣夕卧槽,其他人也一样卧槽。虽然之前看新闻里公布的诊疗数据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妙,但是当确认真的来临时冲击还是很大的。

    这个碰头会也开不下去了,几个联合创始人纷纷签好了字把分红的确认件交给楚垣夕。楚垣夕也无心多说,先在工作群里发出一级指令,然后拿着文件出来,正好碰上刚从粤东省赶回来的袁苜。

    袁苜的面色非常难看,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楚垣夕见过的最难看的脸色了。

    她是昨天回来的,周日,一下飞机就拉着刘璐去体验小康的线上内容。她们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提前体验的心,让项目组打出了一个带着不少窟窿的节前版本出来。

    不过体验版本带着不少窟窿是很正常的,大框架做完了就行,就好比开发游戏,哪怕什么玩法都没有,完成了登录功能,能够进入主城看看美术资源,那也可以宣称为打出了0.0.1版本。

    因此本来楚垣夕跟她们约好了今天继续体验,体验完了来跟他聊一下感受的。这个体验,显然需要骑上小康的单车,如果只是玩手机APP但是不骑行的话,虽然也是可以的,但是感受不全面,也不准确。

    此时看到楚垣夕,袁苜恨不能用目光剜他一下不可!“我们俩要被你坑死了楚垣夕!真正的神坑!”

    “怎么了?我又做了什么啦?”

    “你说怎么了!我跟刘璐姐俩人昨天今天在外边骑了两天的车啊!没戴口罩!”

    “你说话的时候离我远点!莫挨老子!”楚垣夕一激灵,当时就往后一个小跳,差点撞上声叔。

    “你别跑,我待会还得跟你聊你的线上内容呢。”袁苜冷笑着,“我先去拿个口罩去,你去叫刘璐姐吧。气死本宫了!”

    等袁苜找到口罩往回走的时候已经过去半天了,走到小康总裁办的门外,正看见椒图跟楚垣夕那抱怨呢:“老楚,你们这个招数可是够狠的啊,必须得是注册用户才能买口罩,而且一人一天只能买俩,这也太难受了吧?”

    “你不难受你还不把我店里的口罩都买光了啊?那能行么?肯定得限售啊。哎等等,你不会一直都没注册我们小康的APP用户吧?”

    “我有女朋友哒,我老婆做饭可好了,不怎么需要便利店。”椒图一脸骄傲的说,“哎老楚,你口罩摆在货架上还限售,你不怕人家起急反而不好?”

    “怕啊,怎么不怕?这就是你速度快,我刚发的指令还没完全执行下去。再等一会小康各个门店里你都看不到货架上有口罩,只剩下海报和说明了,我太英明了,提前加急印了一批海报,马上所有口罩全都收起来,店员一个个卖,跟卖烟一样。”

    小康的卷烟也是必须通过店员才能交易的,没有APP扫码自取服务。

    椒图心说滴水不漏啊,没想到楚垣夕开店也挺有一手的。

    “哎等会等会。”他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你们不是那啥么,有个会员卡会员,你说过好几次的,是你们的核心会员,底层资产什么的,需要花钱买资格。”

    楚垣夕心说椒图这该不会是想到那招了吧?

    “那你完全可以口罩只卖给会员卡会员啊,这不就一下子把核心会员数量拉起来了?或者会员卡会员限量一天20个之类的。”

    “唉。”楚垣夕略微的叹了口气,这个超鬼的办法在当前局面下很容易想到,而且具有莫大的诱惑力,他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经过了黑白小人反复横跳的思想斗争才压下去的。

    这时刘璐也正好过来,只听楚垣夕说:“椒图,你这么想就不对了,这个时候,优先服务于人民吧。要求用户用APP买,本身不是为了拉新,而是为了限购,限购是有利于民的,尽量让每个顾客都能买到,解决燃眉之急。否则怎么办呢?店员人眼识别?那肯定是不行。

    但是逼人买会员卡会员,花一百多块,性质就变了,那么做和发国难财我感觉没什么区别……我要做百年老店,不能太急功近利,到时候让人每次需要戳脊梁骨的时候就翻出来这段黑历史。”

    刘璐心说椒图人才啊,这个类似VVIP的办法她可是之前紧急开会之后她才想到的对策,会上都没来记得提。

    等到后来找楚垣夕一说,楚垣夕是很明显犹豫过的,然后以项目组已经开始按计划开发为由搁置了。

    项目组会后确实开始紧急开发限购的功能,之前APP里是没有的,原本小康生活APP里,用户可以看到库存,按着库存上限买东西。但是增加这个限购功能本身对项目组并无难度,半天不到的时间,开发、测试等等一些列工作就完成了,所以“已经开始按计划开发”云云绝逼是楚垣夕的借口。

    她和袁苜对视一眼,然后一左一右把楚垣夕架进总裁办,把门一关,分别掏出手机。

    刘璐先问:“你这线上内容不就是一个大富翁+AR的游戏吗?”

    “对啊,一直我说是LBS+AR的啊,LBS做成大富翁有啥不可以?”

    “我去!你线上内容藏了一年多了就一个大富翁啊?你线上内容要承载多少功能你算过吗?”

    “你到底哪里不明白我一点点给你讲算了。”楚垣夕心说您这两天的不戴口罩体验真是付出了绝大的牺牲然后毛毛球的收获都没有啊!

    ——————

    今天6000字明天4000。

    《地下城玩家》这本潮流脑洞文的作者巨巨开了本新书,叫《我渡了999次天劫》,推荐一下。(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qingkanxs.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