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 线上内容的初步印象
    小康的线上内容,在里程碑6中的重点是一款名叫《城市宝藏》的游戏,游戏的具体形式主要表现为用户在现实中行经的轨迹投射到完全拟真的LBS城市地图中,移动经过的地图节点可以投资盖房。

    LBS+AR的游戏,代表作有不少,但是让人第一时间就能想到的必定是精灵宝可梦了。歪果仁玩宝可梦的时候甚至过于沉迷,为了去拿桥墩下边的精灵球而在现实世界中从桥上掉下去摔死。

    此外企鹅QQ也经常搞一些小型的玩法和活动。比如在现实地图中埋下宝箱点,玩家拿着手机走到宝箱点位附近开启扫描功能,就能通过AR功能看到一只企鹅在手机屏幕中夸张的飞过,并且留下宝物,通常是一张优惠券之类的,也可能是个气泡、装扮。

    城市宝藏的原理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根据现实世界地图,在LBS中生成一些点位,但不是埋宝箱,而是用于盖房子。这就是刘璐把城市宝藏理解为AR版大富翁的原因。

    但她没有注意到,这些点位通常是一些现实世界中的商超、餐饮、公园、运动场之类的建筑,玩家消耗健康币在LBS+AR游戏中购买资源,用资源盖房子或者投资,从而获得收益。

    这些收益是有强烈导向性的,有的指向小区社交,有的指向移动支付。

    曹翔可能有着不同的看法,里程碑6的重点是游联网铺开,健康币通过“上链”完全革新产出模式才对,成为真正的“有价”货币。

    然而这是用户不太能够看到的、在后台的努力。呈现在前台,摆在用户面前的就是《城市宝藏》,健康币只是城市宝藏中的货币,或者说是新版本APP中的某项随机产出而已。

    当然曹翔这么想也不能说不对,因为健康币上链带来的连锁反应正是整个线上内容内在逻辑成立的保障和基石。而且线上内容也不是仅有《城市宝藏》,未来里程碑7之后还会有其它内容。但是只看里程碑6,用户无疑要把目光聚焦在城市宝藏中。

    刘璐玩不明白,楚垣夕的第一感就是她根本没按照普通用户的心情去玩。普通用户打开一款购物APP之后首先关心的是什么?是价格。虽然小康生活APP并不是常见的购物APP,电商APP才是,但小康生活APP里有优惠券,通过APP购物能够享受到直接用微信和支付宝扫码付款所不能享受的优惠,所以价格敏感才是第一。

    因此刘璐把自己带入到测试员的身份去看每一个具体功能是毫无必要且不应该的,功能,最终要体现在用户购物价格上边,她不能只盯着手机打开小康APP之后产出健康币的速度,不能只盯着健康币购买城市宝藏资源的价格。

    现在有很多的APP,特别是名为“XX极速版”的,都是通过送金币给用户,兑换成现金提现权,从而鼓动用户花大量时间在自己的APP中。这么看,所谓的“金币”也是有价的,无论到底价值多低,总是有价的。但是这个价值是APP背后的公司为了拉新用户或者拉动日活跃而付出的价钱。

    而小康游联网上链,用户手机产出的健康币不是用时间换金钱,而是用户提供手机算力来换,体现的是算力的价值。

    这个价值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产生的过程是系统把算力富集起来,提供给需要算力的单元,可以是小康自己的云计算工作组,也可以作为Laas(基础设施服务)向外输出。其价值通过游联网的挖矿机制由小康抽成之后再返还给用户形成健康币。

    因此,健康币的价值是真正体现在社会生活中的,是资源价值,即使和石油、钢铁这些传统资源相比也并无本质的不同。

    “另外一个导致你瞎子摸象的原因,我觉得应该是你对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开发流程不熟。”楚垣夕一边说着一边在黑板上画起简单的示意图,并将体验总结会成功的转型成对刘璐的批判小会。

    “移动互联网产品开发跟你想的不一样,各种功能模块开发之前商量好接口,然后各自开发,最后拼配起来的。所以很多功能摆在你面前但是你脑子里没有一个全貌的话你根本不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璐倒是知道开发组那边有庞大而完整的开发文档,但是由于库的权限问题,各个项目组无法看到其它组的文档,她这个高级副总裁倒是能看到,但是她没那么心情去看啊。

    就像目前很多内容公司的老板根本不会去看内容一样,动辄几百万字的小说,大老板哪有那种心情去看呢?

    所以楚垣夕这个挂落刘璐只好全盘吃下。不过她的脑子也是很快的,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大富翁存在的目标,就是让上链的健康币物有所值。

    上链的健康币理所当然应该可以在购物中抵现,或者直接提现为现金。但是小康不能让用户直接提现或者抵现,那样就抽离了健康币的资源属性,变成了单纯的一种现金代币。

    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里的光阴类比为资源就很好理解了,资源在很多场合是有稀缺性的,但现金不具备这种稀缺性。

    小康线上内容的玩法就是把健康币通过城市宝藏洗一回,一边发挥它的资源属性一边兑现为现金提现权或者购物抵现,具体到《城市宝藏》中,就是用户投资的地图节点中产出的“宝藏币”和其它有价物资。

    健康币的正确打开方式,是用户经过新手引导和第一波“增币”之后在购物的时候发现出现一种可以用于抵现的虚拟货币,甭管它叫什么,反正买东西便宜了。

    如此,通过便宜带来的刺激让用户一步步从普通用户进入到小康构造的LBS+AR游戏内部,发现更多的功能。

    这种模式当然和各种极速版APP完全不一样。

    这是线上内容承载的第一个功能,叫做货币循环,多种货币通过完整的线上内容系统流通起来,有消耗有产出,以及有交易。

    通过这种绕圈折腾的方式,用户逐渐在波动的价格中迷失,从而达到在不知不觉中指挥用户跟随系统的指挥棒移动的目标。比如说推移动支付的时候,直接补贴用户实际上并不妥,但用户扫小康的码补给一些健康币或者城市宝藏的建筑资源却有可能产生奇效。

    这都是游戏行业的老套路了,把某种资源的产出口径收住,让玩家感受到物资的紧缺,然后再做运营活动。

    第二个功能叫算力富集。没有线上内容的时候,如果小康一定要聚集用户的算力也是可以强上的。但是当提供算力的用户数量是几千几万的时候,这个算力没法用,既少且不连续,根本富集不起来。

    然而只要日活跃达到一定程度,APP打开时长达到一定程度,这个富集行为就可以实现,因为数量大到一定程度就完全可以无视小概率事件。楚垣夕费劲巴力笼络曹翔做游联网,开发内外链技术,就是为了把5G时代庞大的手机边缘算力聚合起来办大事。

    虽然这股边缘算力聚合返还的货币叫做“健康币”,但产出并不是非得处于骑行状态不可,理论上只要开着小康APP都可以挖到矿。只是为了配合小康生活的理念,命名为健康币。

    虽然这个聚合边缘算力的功能很超前,但反而是刘璐和袁苜最容易理解的,因为商业逻辑和技术手段挂钩。换种说法,就是技术手段突破带来商业模式上的创新,从而建立高维打低维的模式,在商业世界里屡见不鲜,所以游联网模块算是小康的技术亮点促成产业上的升级,很容易理解。

    而且因为曹翔刚刚立大功,所以两人对曹翔都有蜜汁信任。

    线上内容承载的第三个功能是移动支付、第四是小区社交,这两个模块实际上又都是建立在基于位置的服务上的。

    以社交为例,小康可以通过城市宝藏功能发起活动,刺激某一区域的用户产生集体行为。比如某小区旁边有一个室内羽毛球馆,按小时收场地费。小区居民正常只能是自己买票去玩,至多是几个人约起来,除非有居委会的存在否则很难组织起大型、多人参与的羽毛球赛,包场是要花钱的,还不少呢。

    但是现在有了城市宝藏,于是用户可以发起活动,激活这个节点的比赛属性,然后开始众筹。

    城市宝藏中的众筹,筹的当然是健康币或者对应的资源,只要价格设置的没问题,设好单人参与众筹的最低出资标准,赛事就可以组织起来,而且没人需要掏现金。

    这个包场的费用,是小康来承担的,因为回收了等价的健康币。这个组织工作,是节点附近的小康门店来组织的,负责和羽毛球馆进行沟通,确定时间等等,以及提供比赛所需的饮料零食等等。这些都包含在众筹项目里。

    因此,从商业角度来看,城市宝藏模块实际上是小康在小区社交领域建立愿景的Saas服务,也就是软件基础服务。没有它,小区社交的途径就缺一块,跑起来费劲。

    当然小区社交的内容还有很多,并不都生长在城市宝藏中,但这个游戏实际上是一个目标非常明确的以现实地图中的小区为集火目标的服务输出基础。小康发展社交的模式实际上就是以小区为单元提供多种模式的服务,通过服务诱导小区用户形成整体性,从而强化社交需求。

    不过这也难为刘璐和袁苜了,她们只有两个人,两天的时间就算开了无限健康币也没法体验到这种功能的独特性,只好听楚垣夕吹牛:“这个功能有多狂野?这么跟你说吧,今后参与的人多了,甚至不是众筹包场,而是众筹建场买场。比如建个游泳馆,买个小型足球场地,乃至滑雪场,你信吗?”

    袁苜马上就愣了,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滑雪场有多烧钱,楚垣夕也不能比。楚垣夕虽然出了点子,也投了点钱进去,毕竟是当甩手掌柜的,没有实操过,而他们组团投资的雪上项目是郑德在操盘。

    别的不说,光是花在抖音引流上的钱都是个相当夸张的数字,当然了,这个大坑跳进来一个是一个,生命周期价值大,未来赚到的更多。

    楚垣夕看她那样就知道她想什么的呢,“需要上亿资金对吧?问题是上亿的资金多吗?从用户的角度,天通苑一个社区一百万人,一人一百块搞定。从投入产出的角度,Laas服务去年国内都千亿市场规模了,一亿算个啥?小康通过算力运营把钱挣到了,反馈给用户一部分,没毛病,挣的多就能花的多。要不怎么说科技向善呢?”

    “还科技向善?你真是个弟弟!”袁苜一脸黑线,心说你吹牛逼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千亿规模那是别人家的千亿规模,人家那么多年投入多少资金技术管理和服务啊?才把市场培育成熟,才把壁垒建立起来,跟咱小康有什么关系啊?”

    “嘿,你不知道互联网就是讲究颠覆的吗?什么叫颠覆啊?就是靠新的模式和技术打破旧的格局,让别人无路可走。咱们的算力来源用户的手机,别人是建互联网数据中心,去中心化VS中心化,你是投资人,听创业者这么说,你有感觉没有?

    没有的话再简单类比一下,我们相当于是UGC模式,只不过用户提供的不是内容而是算力,别人家用的还是古老的模式,厉害不厉害?你为啥对咱们没信心呢?”

    楚垣夕说起原世界中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法宝那真是一套一套的,原世界还没用区块链呢就已经比较成功了,目前有了曹翔的内外链当然无所畏惧。

    “这就相当于小康帮助一个地区的用户实现愿景。原本就算这些用户愿意集资出钱,他们也没办法办这件事情,因为不只是钱的问题,要跑各种手续,走流程,公对公的协商。这都是散户们不具备的,但是小康完全可以打通。

    然后是经营和管理,集资买场地就算能买下来,怎么维护?小康可以负责维护和经营。众筹股东们负责享受就可以了。你觉得咱们这么描绘美好蓝图有没有吸引力?能不能实现很多人的梦想?而且对社会也是很有利的,拉动了投资和工程,能创造很多就业岗位,关键是把用户的健康币大量的消耗掉了,完美!”

    袁苜立刻针锋相对:“你画的这个狂野的大饼,吸引力确实是有,问题是用户集资之后买了运动场,算谁的资产呢?股权怎么分配呢?总不能资产算小康的吧?那用户们图个什么呢?”

    “唉……”楚垣夕45度角仰望星空长叹一声,然后拍着黑板说:“别人这么问也就算了,你也问?信托啊!资产信托你都想不到吗?你搞投资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你们郑德可是搞信托起家的!”

    然后么,他夸张的学了一个:“OMG!”

    袁苜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旋即想到这个业务似乎还挺不错的,郑德目前依然保持着信托业务,到时候又是一笔生意来着。

    楚垣夕没有细讲的是移动支付,这是他原世界中所没有涉猎过的,也是本次设计线上内容过程中最复杂的一块。它和小区社交处于两条分支中,互相并无前后关系,而且里程碑6中的线上内容和用户体量还比较难以推得动,需要后面继续丰富线上内容才行。

    这也不是楚垣夕不着急推移动支付,实际上还是很着急的,但是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开发有自己的科学规律,作为一个老产经,他很清楚很难有任何产品一出手就是完全态,就是全面成熟所有功能齐备的。

    因此里程碑6版本拿出的城市宝藏后续肯定还要根据实际情况完善,等到完善一波之后,才更适合推移动支付。移动支付涉及到的是钱,是海量的资金流动,既需要慎重,又需要有足够的用户数来支撑。

    可以说移动支付是一个水到渠成之后的成果,而不是动因,城市宝藏版本上线,是开拓用户数的阶段,而不是收割果实的阶段。这个阶段只要把移动支付的功能准备,测试工作做好就可以了。

    但刘璐和袁苜,受限于时间太短,并没有时间进行这么细致的通盘考虑,所以体验了两天,注意力都集中在细节和玩法上。

    实际上城市宝藏和大富翁是不一样的,大富翁是零和游戏,盖房子为的是独占地产,然后互相收过路费。城市宝藏则不然,地图上的节点并没有独占性,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投资,做到互不影响,但也可以选择联合。

    因为地图中的点位都对应着现实中重合位置上的商业资源,必然有自己的属性,无论体育场所也好,餐饮店也罢,肯定具备不同的发展方式和盈利模式。

    同时用户在投资盖房子的时候,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建设方向,比如建成雁过拔毛模式,建成浮夸风格模式等等。因此最终用户投资盖房的收益是两者叠加决定的。

    这个玩法说单调虽然也还可以,但是没有大富翁里的对抗性。楚垣夕打算取而代之的是合作,不但是用户和用户合作,还包含用户和现实商家之间的合作,最终形成对移动支付的推动力。

    这些合作的具体内容也是需要新功能来承载的,暂时还不需要。此外就是强社交的小区群组功能,也要等到里程碑7的功能上线,然后6和7两个版本“咔嚓”一对,拼成完整的拼图。

    不管怎么说,到时候无论增加别的游戏项目也好,丰富城市宝藏也好,乃至添加真正的强社交功能也好,肯定比当前版本小康APP里的线上内容强多了。

    送走袁苜和刘璐,楚垣夕自己也开始梳理。

    如果从时间轴上看,当前版本里的骑行就产币,但是这个币就跟各种流行的所谓“极速版”APP里的金币性质类似了,只是不以提现为噱头,而是用于刺激用户低价购买某些滞销产品所用,另外就是抢车位游戏。

    其实楚垣夕本来对抢车位还是挺寄予厚望的,从有小康门店那天开始就要求拿地选址的时候尽量带上车位。原世界中因为抢车位,骑行币供不应求,交易市场特别火爆。很多人甚至进场炒骑行币,因为车位在大城市里是刚需。这也是共享停车桩这门生意总能找到生存空间的原因。

    结果这回设计抢车位的时候,楚垣夕因为对原世界炒作骑行币的场景心有余悸,所以推迟了交易市场功能的推出,没想到抢车位整个游戏也因此而变得没有达到预期热度。

    等到数据出来迟迟不见起势之后,楚垣夕再想推交易功能就显得步调乱了,所以看到车位基本上处在风平浪静的使用氛围中,只是“抢”的概念没有凸显,也就不为己甚。

    不过这个事情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那就是后来大规模拿地的时候,袁苜因为资金压力,也因为这个模块的热度,强烈建议不要继续执着于拿地的时候带车位。而楚垣夕考虑到新的拿地形势下,小康经常要拿学校附近、医院旁边等等位置的地,所以也没坚持。这是去年便利店政策继续放开之后的红利,对小康是好事情,但对车位就不是了。

    因此抢车位的玩法是小康建立至今,相较于原世界中第一个明显不足、甚至要让楚垣夕总结失败教训的点。

    然后等到里程碑6,城市宝藏出现,应该会对用户产生极大的调动和自发传播,也就是借助微信的传播,但是应该不至于引发企鹅的警惕,因为强社交还没上。

    ——————

    感谢偷闲的小书虫大佬的盟主打赏,因此多更2000字。(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qingkanxs.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