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正文 第361章:筵席【二合一】
    鉴于有诸多赵国臣子在场,赵王何几乎没有与蒙仲说上几句,且彼此交谈的事,也句句不离当前的局势,显然是因为这里人多嘴杂的关系。

    待觐见君主的环节结束之后,赵王何命奉阳君李兑将田文、蒙仲一行人请到了宴客的殿堂,此前在王殿上的赵国臣子们,皆作为了这次宴席的陪客,可见赵国还是给足了田文、蒙仲的面子。

    在设宴的殿堂中,蒙仲被安排在东侧的次席,仅次于薛公田文。

    鉴于赵王何还在更换衣服,尚未出现了这座宴客的殿堂中,薛公田文开始展现他在交涉方面的才能,只见他被奉阳君李兑,以及其子李跻与诸多赵国臣子簇拥于当中,面色自若地与众人谈笑,使这座殿堂内回荡起诸多欢声笑语。

    忽然,有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迈步走入了殿内,继而便朝着李兑、李跻父子那边走了过去。

    瞧见此人,李兑笑着招呼道:“廉颇啊,快来与薛公见礼。……薛公,这位是我赵国的悍将,廉颇。”

    听闻此言,田文上下打量了几眼廉颇,旋即啧啧有声地称赞道:“哈哈,廉军将果然是威武不凡。”

    “薛公过誉了。”

    廉颇瓮声瓮气地拱手道了谢,抬起头来朝东侧的席位瞧了一瞧,更好正蒙仲的目光对上。

    显然,因闲着无事而四下观望的蒙仲,显然也注意到了廉颇。

    在迟疑了一息后,廉颇忽然大步朝蒙仲走了过去。

    见此,早有注意的李跻立刻上前一步拉住廉颇的衣袖,皱着眉头朝着廉颇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道:“廉颇,别惹事。”

    廉颇摇了摇头,镇定地解释道:“在下只是想与他打声招呼。”

    “……”

    李跻有些狐疑地看了几眼廉颇,见廉颇神色并无异常,这才徐徐说道:“这倒无妨。我与你一道去,记住你的话。”

    田文当然注意到了李跻与廉颇的对话,瞥了一眼蒙仲的方向,也没有在意。

    他也并不认为李跻、廉颇二人会惹出什么事来,毕竟蒙仲眼下也算是他田文一边的人,此时针对蒙仲,就是不给他田文面子,哪怕李兑父子跟蒙仲有仇,这会儿也得给他田文这个面子,更何况据他所见,李兑对蒙仲并无太大的敌意,反而是蒙仲对李兑似乎仍抱着些许敌意。

    在田文与李兑继续当众笑谈的时候,李跻带着廉颇来到了蒙仲面前,笑着打招呼道:“郾城君,在下李跻,郾城君可还有印象?”

    此时,蒙仲也早已徐徐站起身来,拱手微笑说道:“李氏的大公子,在下又岂会忘却?”说罢,他看了一眼足足比他高一个多脑袋的廉颇,微笑着打招呼道:“廉司马,好久不见。”

    听到蒙仲的话,廉颇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何走到这边来,可能是迄今为止他在蒙仲手中败了多次,心中不甘。

    尤其是几个月前在陶邑的那次,明明他已成功偷袭了秦魏联军,结果却被秦魏联军轻松翻盘,害得赵希、许钧二人牺牲了诸多士卒这才将深陷重围的他救了出来。

    事后听赵希所言,那次秦魏联军很有可能是蒙仲指挥,这让廉颇愈发不甘。

    目视着蒙仲,廉颇沉声说道:“陶邑那次……赵希司马事后向我透露,当时是蒙司马在指挥秦魏联军……”

    “咳。”李跻在旁咳嗽了一声,提醒道:“蒙司马已被魏王奉为郾城君,你当称呼郾城君才是,不得失礼。”

    蒙仲倒不是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称呼,微微一笑对廉颇说道:“赵希?我这次没瞧见他,他在邯郸么?”

    听闻此言,李跻连忙解释道:“赵希司马在武安城,不过今日的宴席他也会前来,到时候郾城君就能看到他了。”

    武安城,即邯郸的陪都,位于邯郸西北约四十余里处,那座城池几乎集中了赵国大半的兵工作坊,像兵器锻造、甲胄制造,冶铁工坊等等,几乎都在武安城。

    此前蒙仲并没有什么机会亲眼目睹武安城的情况,但大致的情况他还是了解的。

    “原来如此。”蒙仲点了点头,旋即笑着对廉颇说道:“陶邑那次……提出天明时分袭击我联军的,恐怕正是廉司马吧?呵呵,那次在下亦被廉司马给骗过去了……在下当时也没想到,贵方居然会在黎明时分发动突袭……”

    “不过是拾人牙慧,不值得称道,更何况,那次突袭我方最终并没有胜……”廉颇面无表情地看着蒙仲,旋即再次问道:“那次,是郾城君在指挥么?”

    “是。”蒙仲也不隐瞒,如实说道。

    听闻此言,廉颇忽然沉默了片刻,一言不发地转头离开。

    见此,李跻连忙向蒙仲告罪道:“廉颇甚是无礼,在下回头定会好好责罚他,郾城君请莫要放在心上。”

    蒙仲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世子言重了,廉颇忠义直爽,对于这样的人,在下向来是很尊敬的……”

    李跻也大概了解蒙仲的性格,听蒙仲说他并不在意,便知道蒙仲确实不会在意,放心后的他,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留在蒙仲这边与他交谈,毕竟蒙仲的身份已非同往日,也已经成为了需要结交的对象。

    片刻后,殿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此前并未在王殿中出现了赵国臣子们,也纷纷来到了这座宴客的殿堂。

    比如说,在城门口与蒙仲见过的赵贲。

    不同与绝大多数的赵国臣子,进殿后第一时间就会走到李兑、田文那边,与这两位攀谈几句,赵贲丝毫不甩田文、李兑二人,径直从他二人所在的人群走过,在殿内侍者的指引下,自顾自就坐到了自己的坐席上。

    此事引起了田文、李兑身旁不少赵国臣子的私下议论,想来此刻有不少在心底唾骂赵贲就是一个十足无礼的混账。

    蒙仲看了一眼田文。

    果不其然,田文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这位养尊处优的薛公,最无法忍受遭人无视。

    这不,在注意到赵贲的无礼举动后,田文身边有一名随行的侠客见此大怒,作势就要走向赵贲,却被田文一把拉住手腕。

    很显然,鉴于秦齐互帝的威胁在前,田文也有所克制,不想在赵国惹出什么麻烦。

    看到这一幕,蒙仲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因为在几年前,当他在赵国迎接田文出使赵国的那回,他坐在西侧的席位,在公子赵章的下首,当时他与李兑、李跻父子,薛公田文,以及已故的安平君赵成,彼此是对立的,且在那次的宴席中,他亦如赵贲那般——虽然远不如赵贲今日这般,彻底无视了田文与李兑。

    可这次,他却作为田文的副使,田文与李兑都没有来找他麻烦,甚至于,李兑的儿子李跻此刻还站在他身边,有意结好他。

    他两次的立场,完全颠倒了过来,仔细想想,确实是一种古怪的感觉。

    “郾城君,怎么了?”李跻注意到了蒙仲的表情,不解地问道。

    蒙仲微微摇了摇头,带着几许感慨说道:“只是觉得……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当时我在那里,如今,我在这里……”他指了指赵贲所坐的位子,旋即又指了指自己脚下。

    李跻闻言思忖了一下,筹措着用词,隐晦地感慨道:“那一场动乱,我赵国着实损失了太多太多……”

    不得不说,就连李跻也必须承认,那次赵国的内乱,着实是让他们赵国损失惨重。

    因内乱、同室操戈而牺牲的士卒尚在其次,关键在于他赵国损失了太多的人才。

    像仇赫、楼烦、富丁等赵主父派遣至各国的遣臣姑且不提,被公子赵章与田不禋所杀的国相肥义也姑且不论,单单是赵主父当时招揽征集的那些年轻贤才,比如庞煖、剧辛、蒙仲、乐毅、赵奢等人,皆四下逃散。

    看看如今这些人的成就,剧辛、乐毅、赵奢三人皆投奔了燕国,其中剧辛已是燕国的国相,身兼大司徒、大司农之职,但凡燕国的内政之事,几乎皆由剧辛掌管;而乐毅则在燕国担任大司马,手握全国几乎一半以上的军队;而赵奢则作为上谷守,麾下亦有一军兵力。

    而眼前这位郾城君蒙仲,更是两度击败强秦的军队,使秦国的司马错、向寿、白起等人,皆成为他手下败将。

    白起的实力如何,他李跻最是心知肚明,毕竟前几个月,他与韩徐的五万军队,就是被白起杀地七零八落。

    唯独庞煖至今下落不明,只有传闻说他隐居在楚国,跟随他的老师鹖冠子精研学术。

    想到这里,纵使是李跻,也忍不住惋惜地叹了口气。

    倘若那次沙丘宫变可以避免,似庞煖、蒙仲、剧辛、乐毅、赵奢等人皆在他赵国,实在不敢想象他赵国会强到什么地步。

    要知道,单单蒙仲,就替魏国两次挡住了秦国的进犯——那可是秦国!中原诸国无国不惧的西垂强秦!

    而在听到李跻那一声感慨后,蒙仲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意味不明地淡淡说道:“没有那次动乱,奉阳君又何以能把持赵国的国政呢?……抱歉,在下失态了。”

    倘若是别人说这话,李跻多半会心中大怒、拂袖而去,但说这话的,却是当时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蒙仲,李跻心中倒也并无恼怒之意,他苦笑着对蒙仲说道:“郾城君,您真觉得我父子把持国政,仅仅只是为了私欲么?”

    不等蒙仲开口,他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又说道:“不,我父子也是为了自保。”

    “……”

    蒙仲瞥了一眼李跻,倒也并不是很怀疑后者的说法。

    起初他并不觉得,但自从当年赵王何借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的手逼死了赵主父之后,他便已意识到,那位看似懦弱的赵国新君,实则是一个心计很深、甚至于在必要时会狠下杀手的人。

    一开始对沙丘行宫的赵主父不管不顾,任凭赵成与李兑率军围攻沙丘行宫,待等到赵主父死于灵丘之后,那位君上才在众人面前放声大哭,并带头举国哀悼——这等心机与城府,也难怪就连李兑、李跻父子都感到忌惮。

    而这次也是,谁都以为在秦魏两国的逼迫下,奉阳君李兑势必会丢掉赵国国相的位置,可偏偏赵王何力挺李兑这个暗中架空了他权利的权臣,一方面阻止了秦魏两国对赵国的渗透,一方面让李兑出面抗拒秦魏两国,甚至还借这件事在国内有了贤君的美名。

    不得不说,赵王何的这种手腕,公子赵章那是远远不及。

    可能是注意到蒙仲的神色阴晴不定,同时也是意识到自己方才好似透露了什么了不得的内情,李跻当即将此事揭过,岔开话题说道:“说起来,当年家父就曾叫在下结交于郾城君,奈何郾城君当时与公子章亲密,使彼此不得已而处在你我……这次,李跻希望能与郾城君友好相处。”

    “世子言重了。”

    见李跻释放了善意,蒙仲亦微笑回应,毕竟他与李跻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

    片刻后,赵王何换了王袍,带着肥幼来到了这座宴客的殿堂,聚在殿中交谈的田文、李兑以及诸多赵国的臣子们,在朝着赵王何行礼之后,也就纷纷回到了各自的坐席。

    随后便是宴会的环节,跟其他诸国差不多,首先是宫中的赵女献舞。

    这可真是把蒙虎馋地不行,死死盯着那些身姿柔美的赵女,看模样仿佛恨不得绑一个,不,绑几个回家。

    而蒙仲,则因为想到了一个人,对那些柔美的赵女丝毫提不起兴趣来。

    并非是他的妻子乐嬿,而是赵主父。

    曾几何时,赵主父就在这座殿堂宴请宾客,蒙虎之所以痴迷赵女,也全是赵主父给惯的。

    赵主父、肥义、阳文君赵豹、公子赵章、田不禋……

    这些深埋在记忆中的人,此刻逐一浮现在蒙仲的脑海中,使让他的心情异常的沉重。

    等到蒙仲回过神来时,殿内的宾客们已开始走动。

    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田文与李兑二人,在李兑的陪同下,田文前前后后跟殿内的诸国赵国君臣都打个了照面,劝酒、谈聊,不得不说,田文确实很擅长这方面的事宜。

    “郾城君。”

    正当蒙仲暗自感慨时,他忽然听到有人唤他。

    转头一瞧,才发现正是田文的幕僚冯谖。

    只见冯谖端着酒樽笑吟吟地走到蒙仲身边,压低声音小声说道:“薛公希望郾城君向赵王敬酒。”

    听闻此言,蒙仲顺势看了一眼田文,果然发现田文正在远处看着他,且微微点了点头。

    向赵王敬酒……不就是叫他主动向赵王何示好么?

    蒙仲转头看了一眼赵王何,旋即便看到赵王何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地看着殿内正在互动的宾客。

    确实,这是一个好机会。

    但……

    “请回覆薛公,我有分寸。”

    说着,蒙仲便站起身,端着酒樽朝赵贲那边走去。

    冯谖欲言又止,只好回到田文身边。

    而此时,田文也注意到蒙仲走到了赵贲身边,气地面色铁青。

    他倒是不在意蒙仲跟此前无视过他的赵贲凑在一起,毕竟当前他也无暇去理会赵贲,他气愤的,是蒙仲无视了他的吩咐——你他娘的倒是给我跟赵王去聊啊!跟赵贲一个军将有什么好聊的?!

    但碍于身边有李兑以及诸多赵国臣子在场,田文也不好发作,充其量只能在心中大骂。

    而此时,蒙仲已走到了赵贲身边,也不打招呼,直接在赵贲身边坐了下来。

    见此,赵贲侧过头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蒙仲,低声说道:“你这家伙的胆量,真是不小……你就不怕惹恼了那一位?”

    “田文?”蒙仲随口问道。

    听到这话,赵贲撇了撇嘴,不屑说道:“我指的可不是那矮子……”

    说罢,他朝着赵王何的方向努了努嘴,旋即压低声音说道:“出使我赵国,田文一人足矣,可你也来了,表明魏王肯定是希望借你的关系……然而你却把君上晾在那边,你可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君上正在等你上去与他搭话。”

    蒙仲也不说话,与赵贲互饮了一碗酒,可就当他拿起酒勺准备给赵贲舀酒时,却见赵贲伸手按住了他的酒碗,表情古怪地说道:“看来曾经的交情上,你这碗酒我喝了,现在你可以滚了,滚到你该去的地方去。”

    “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混蛋呢?”

    “嘿!”赵贲笑了笑,反唇讥道:“没你这个拿我挡盾的家伙混蛋。……君上已经看过来了,快滚!”

    见赵贲作势伸腿要踹,蒙仲只好站起身离开了赵贲的坐席。

    可他并没有向赵贲所示意的那样朝赵王何而去,而是走到赵希的席位旁。

    此时,赵希正与一名目测三十几岁的男子交谈,瞧见蒙仲走到自己身边,他笑着说道:“被赵贲赶走,又来我这边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上次我差点就死了乐进那小崽子手中。”

    赵希那不客气的话,让那位三十几岁的男子颇感惊诧,只见他放下手中的酒碗,朝着蒙仲拱了拱手:“在下韩徐,今日得见暘城君,实在三生有幸。”

    『原来他就是跟李跻一同被白起击败的韩徐……』

    蒙仲恍然大悟,放下酒碗抱拳回礼,同时好奇问道:“韩军将,是韩人出身?”

    韩徐也不隐瞒,微笑着点了点头。

    见此,蒙仲又好奇问道:“既是韩人,何故却在赵国?”

    韩徐想了一下,解释道:“只因太子婴病故后,公叔痤与公仲侈争权,皆欲扶持各自拥护的公子,当时国内动荡,在下便投奔了赵国,投靠赵袑军将……”

    赵袑,即赵国如今的雁门守,取代曾经的牛翦而负责抵御境外异族的入侵。

    “原来如此。”

    蒙仲点点头,刚想与韩徐多聊几句,却被赵希不轻不重地推到了一旁:“行了行了,有什么话日后再聊,别杵了这里祸害我二人了,肥幼那家伙瞪我好几回了。”

    蒙仲回头瞧了一眼肥幼,即此刻站在赵王何身旁的那名卫士,旋即便瞧着肥幼频频给他使眼色,显然是叫他主动上前与赵王何搭话。

    可问题是,说什么呢?

    尤其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下?

    想了想,蒙仲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坐席。

    宴会,一直持续到夜深这才散席。

    待离开王宫后,诸赵国臣子纷纷向田文、蒙仲告辞,各自回府。

    田文笑着与李兑送别这些赵臣,待这些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将蒙仲叫到了一旁。

    “你在搞什么鬼?!”

    当时田文怒视着蒙仲质问道。

    不得不说,田文对蒙仲今日在宴席上的表现极度不满意。

    要知道在今日的宴席中,田文不遗余力地加固与李兑的交情,并且尽可能地结交赵国的新晋臣子,像韩徐、廉颇等等。

    可蒙仲做了些什么?他除了跟赵希、赵贲等几个曾经交好的赵国臣子喝酒说笑以外,居然一次都没有主动与赵王何交谈。

    更让田文感到气愤的是,在今日的宴席中,他不止一次发现赵王何频频看向蒙仲,目光中带着几许期盼,可蒙仲这该死的家伙,居然从头到尾就装作没看到,只顾着与赵贲、赵希几人交谈。

    到后来,就连赵贲、赵希也感觉到了,纷纷将蒙仲赶走,可蒙仲这家伙,居然就回到了自己的坐席。

    以至于后来,整个宴会就只有两个人坐在各自的位子上,一个是赵王何、一个是蒙仲,那诡异的气氛,让殿内那些知晓二人之间复杂关系的人都感到极度的不适。

    当时田文恨不得冲上去将酒碗砸在这家伙的脑袋上——我他娘的要你来赵国干什么的?!

    面对田文的斥责,蒙仲一言不发,临末才说了一句:“我有分寸的。”

    “最好是这样。”

    目视着蒙仲,田文冷笑道:“莫非你还指望着赵王低声下气派人来请你?对方是赵国的君主!……记住你此行前来的目的,李兑那边,我会设法说服他,赵王何那边,你需想办法去见他,希望你对得起你魏王对你的器重……”

    “我知道。”蒙仲点了点头。

    远处,奉阳君李兑见田文与蒙仲聊地差不多了,便适时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天色已晚,几位若不嫌弃的话,今晚不如就到我府上住下。”

    田文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此番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拉拢李兑,但蒙仲则婉言回绝了,毕竟他跟李兑可没有那么好的交情。

    见蒙仲执意要回城内的驿馆居住,奉阳君李兑也不强求,正要带着田文、冯谖以及其随从准备乘坐马车离开,却瞧见肥幼从王宫内走了出来,颇有些急切地说道:“郾城君请留步,君上有请!”

    听到这话,田文亦不禁有些傻眼。

    今日宴席中,蒙仲那般无视赵王何,赵王何居然还主动派人来请他?

    当然,这是一件好事。

    田文当即就向蒙仲使了一个眼色。( 战国大司马 http://www.qingkanxs.com/3_3923/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