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任侠 > 正文 1760章 走时鲁提辖,来时花和尚
    如果不怀做考虑,察哥如今所做出隐晦试探性的提议,其实对萧唐来说的确也极为有利。但是利用党项夏国打女真金国可以,对于萧唐而言,也绝对不想因为自己的决议,而致使起码在现今时节仍属于外邦的夏国,将有趁势继续往南侵犯中原的机会。

    而听萧唐说罢,察哥面色微微一沉,眼中明显也有一抹精芒稍显既逝,然而他倒也未再就此拿言语试探,而后察哥也只说还想再与刘法这位“故人”会晤一番,双方也不必再就在此间停留,各自犒赏麾下军马,无须设宴饮贺,而各引军离去,但若有须彼此商榷事宜,再另行派遣使者来往便是。

    而直待察哥率领麾下诸部军将离去时,队列中李世辅与萧唐看似有意无意的对视了一眼,彼此虽然未曾开怀畅谈,但各自眼中寓意也似都已是心领意会。至于察哥做过商榷试探过后,似乎挥军离行的有些仓促,对于此,萧唐也大概料想到了对方的意图,而也冷笑着暗付道:如今你夏国不必再受金军节制,也必要竭尽所能扩大战后所能争得的利益,又如何能教你这厮们轻易占尽了便宜?......

    随后的几日时间里,本来与完颜粘罕、完颜娄室决战所在的永兴军路治下庆阳以北的旷野平原地域,集结了萧唐、夏国双方重兵即日各自又频繁调拨出几路兵马,分头扑向仍有金军微末兵马所控制的宋境西北面大片州府。

    先前与夏过议定战事过后,乐州、积石州、廓州等湟水流域军州,乃至定边军、震武城、怀德军等关西、陇右七八百里地由夏国接管,可是如今西北其他地界,但凡是尚未被萧唐夺还占取的,想必察哥那厮也是动了趁势扩大战果的心思。就好似是三国演义里面赤壁之战后诸葛亮趁着周瑜进取荆州时智取南郡,或是二战中日本战败后两党接管沦陷疆土的局势有些许类似,谁能先攻取下的要害州府,便由哪一方接管占据。如此萧唐所部义军虽然明面上尚未与夏国兵马出现争端冲突,实则暗地里抢着拓展疆土、据州夺县,好似两头猛兽扑食一般竞争的也愈发激烈起来......

    永兴军路华州,华阴县城。

    整个县城内早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残余驻留的金军兵马也不过一两千之众,且绝大多数皆是北地杂胡部曲。听闻得完颜粘罕、完颜娄室这两员金朝开国元勋名将皆以兵败身死,金军主力兵马也已是屠戮得尽。把守华阴县城的杂胡余部早已是亡魂丧胆,哪里还有半分当初剽悍凶狠的习气?

    直到疾驰而至的义军部曲轻易的攻进了城池,到处都是骑着高头大马,撞将入城的骑军健儿,于华阴县城的市井街坊间来回冲驰时,但见得有惊慌奔逃的寻常百姓,便立刻喝令其速速逃回家中或是附近铺坊紧闭门窗,暂且躲避,直待清绝了城内金虏余孽。而但凡是撞见了发饰与衣着也都可轻易分别的杂胡将兵,则是二话不说驱马向前,抡起手中马刀便就砍,挺起手中骑枪就搠,来回交织着箭矢呼啸穿梭,也已杀得早吓破了胆的金军余部只得如没头芥蝇也是奔逃乱蹿,继而被源源不断冲进城来的义军兵马给彻底淹没。

    早已呈现出一边倒局势的战团当中,史进厉声嘶吼,手中那口三尖两刃刀闪电般的搠出,长刀顿时狠狠的刺入面前个身披铁铠的鞑子军将胸腔之中,火星蓦的暴起,当胸铠甲破碎的甲叶飞溅,顿时肉绽血涌,之间那那鞑子军将搠翻坠马。史进旋即催马挥舞长刀继续疯狂挥劈,毫不留情的撕裂开周围溃军血肉,便如砍瓜切菜也似,每道寒光落下,便是鲜血迸溅。

    “华州华阴,是我史进的家乡故土,治下史家村西山也更是俺史家祖坟坟庵,又怎能任由你干狗鞑子盘踞着,而把俺父母与史家先人遗体玷污了!?”

    史进怒声大喝,手中长刀再度化作一道寒芒盘旋而出,直划过眼前那面露绝望之色的杂胡军将的脖颈。“噗!”的血光喷射,被削落的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地,随即被继而奔驰而过的军骑踢球也似的滚来滚去。

    直待史进又冲杀了一阵,方才发觉除了些许伏地讨饶乞活的鞑子余孽,其余县城内杂胡军兵似也再没有一个尚还喘着气儿的,这反而教他感觉有些意犹未尽。华州下辖郑县、下邽、华阴、蒲城、渭南五县,而包括治所郑县在内,攻取复夺回其中大多县坊时金虏残存的守军皆是望风而逃,也根本无法再组织起甚么像样的反抗......

    差不多是在同一时刻,萧唐亲自率军攻取京兆府,韩世忠率领所部横冲军往北复夺还也是他本籍所在的延安府几乎也尽是兵不血刃,治下各处县镇,大多杂胡部曲再无甚女真贵人约束管制,也全无当初侵掠宋境时那般气焰猖獗到不可一世的架势,大多将兵按部族出身先后做鸟兽散夺路逃亡,只求能留着条命在返回故土,其余寥寥兵马也是军心士气跌到了底。势如破竹的接连光复攻克州府县坊,也尽在萧唐的意料之中。

    而几日过后,当萧唐调拨派出的诸部义军往西又取下泾、原两处州府之后,又有一员步军大将率领所部义师健儿锐不可当的杀至一处城郭之下,也是故地重游,也势必要夺还光复回此间也被金虏占据得时日已久的军州治所......

    渭州治所,平凉城的城门上方,零零散散的杂胡守军向下望来,就能看见大片烟尘遮天蔽日,滚滚烟尘中也不知多少人马滚滚而来。只是觑见那般声势,便已不禁是失魂落魄。何况开拨至此的义军兵马迅速排开了阵势,城下一队队强弓劲弩手站成队列之后,也立刻向城头施以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一排排利箭撕裂开空气发出凄厉的箭啸声,激射袭向城上无论是士气还是人数也远处于劣势的守军,先后便有数十名杂胡军卒闪避不迭,登时被利箭射中惨嚎着从城墙上跌将下去。

    目所能及处,眼见城头上金军残部溃乱的败相,一队队步军勇健迅速抵至城墙之下,云梯蚁附蛾博,纷纷竖起勾在女墙之上。而城头上兀自慌张应战的守军遮莫也不过数百人上下,所能组织起的反击也是软弱无力,很快的,也已经有几架云梯上蚁附攀爬的义军健儿上城头,并迅速与那些残存的杂胡军兵激战在一团。

    而眼见城门口上方似乎并器械,平凉城外杀声喧嚣的义军阵中,领兵攻城的步军大将也立刻疾步奔出,绰紧了手中水磨禅杖,身先士卒的便往平凉城门处猛扑了过去!( 水浒任侠 http://www.qingkanxs.com/3_3774/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