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正文 【0914 定情信物】
    韦爵爷是感觉这一切太仓促了,这种政治联姻,有点像是儿戏。

    卓里克图将韦宝刚才给他的价值连城的玉佩交给乌兰图雅琪琪格:“乌兰图雅琪琪格,把这宝物收好,这是爵爷给你的定情信物。”

    乌兰图雅琪琪格轻轻地嗯了一声,从父亲手里接过了那只碧绿通透的玉佩,装入了随身荷包。

    然后乌兰图雅琪琪格从脖子上取下一件玛瑙饰品,交给韦宝:“请爵爷收下,这是我自幼佩戴在身上的,和我的性命一样珍贵,希望它以后也能保佑爵爷。”

    韦宝知道这是交换信物,笑道:“既然是你从小佩戴的,你就接着带吧,交换信物不着急,你改天可以想好之后,送我其他礼物。我们的风俗里面,这种护身符一类的物件,送人的话不太好。或者你改日可以专门为我也求一个,我信奉佛教的,与你们差不多。”

    “既然已经定下来了亲事,爵爷对于乌兰图雅琪琪格来说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了,甚至比我的父兄都重要。”乌兰图雅琪琪格道:“不过若是爵爷不肯收下这个物件,我也可以想其他的,不知道爵爷喜欢什么?”

    韦宝本来想说,我就喜欢金子!

    却又觉得这么说了的话,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格局太低。

    “定情信物,还是要给的,若是嫌不够好,以后可以再给。”卓里克图是非常着急想把事情定下来。

    韦宝微微一笑,“不着急,先饮宴吧,虽然这里既不是首领的地盘,也不是我的地盘,但毕竟是我的船上,我还是应该尽地主之谊的。”

    卓里克图含笑点头,蒙古人食量惊人,等了半天,又说话,的确有些饿了。

    韦宝拍了拍手,下人早有准备,立刻上菜。

    迎接蒙古人,

    宰羊是不可少的。

    串好的大串羊肉串烤起来滋滋流油,因为油太多的缘故要不停的呲水。

    烤好之后撒一些盐,不用孜然什么的,就已经很美味了。

    石头烤羊肉,用一些鹅卵石,把石头放在锅里加热,到一定温度后铺好一层羊肉,再盖上一层鹅卵石。

    韦爵爷的美女秘书们都很专业,不但能帮助处理政务,还精通很多种美食,她们拿着滚烫的石头在两手间不停地抛来抛去,这是将温暖和丰硕送给亲人和朋友的寓意。

    这种羊肉不用加任何佐料已经很香了,也不会有膻味。

    “首领和小姐尝一尝,看看味道怎么样?”韦宝微笑道。

    “很好,光闻一闻就知道了,没有想到爵爷这么用心款待我们,我们很感激。”卓里克图行礼道。

    “不必客气,你马上就是我的老丈人了,我们以后是一家人。”韦宝微笑道。

    乌兰图雅琪琪格闻言,粉脸一红,目光直接投向韦宝,蒙古女孩子不会矫情。

    韦宝也看了眼乌兰图雅琪琪格,又是微微一笑,示意乌兰图雅琪琪格快吃。

    除了羊肉,还有很多特色美食,一种很硬很硬很酸很酸的奶酪,蒙古话的发音是压路。

    大概就和黑板擦一样的形状,往地上使劲摔也摔不碎。

    当地人将这种东西泡在水里,等稍微软一点后在一小块一小块的咬着吃。

    韦宝是吃不来的这种异类的,但看见卓里克图和乌兰图雅琪琪格都吃的很香,甚为满意的笑了。

    韦总裁对蒙古奶茶挺喜欢的,记得第一次喝的时候,还觉得咸的奶茶,味道怪怪的,但后来喝多了,感觉也挺香的。

    蒙古馅饼,韦爵爷一顿能吃五六个,跟烧饼一样的大小,是下锅炸的,咬开之后里面的馅是没有搅碎的,都是大肉块。

    蒙古包子里面的馅也是肉块。

    马奶酒,当地人很爱喝,韦爵爷则一般般。

    蒙古人甚至可以当成水喝,韦爵爷是喝不来,主要因为太酸了。

    还有马肉也是的,蒙古人当成美食,韦爵爷则连一点都不想吃。

    棉花糖和一般的那种有弹性有韧性的汉人做棉花糖是不一样的。

    蒙古人的棉花糖大概一个有马卡龙那么大,形状像是城堡的圆形塔尖。吃起来是冰淇淋的感觉。

    有蓝色粉色白色,很好吃,但是吃多了会腻,太甜。

    此外还有手把肉、烤羊腿、烤全羊、烤牛排等等以牛羊肉为主的各种蒙古美食,美妙的味道不全是厨师技艺的精湛,主要是肉质本身的超凡脱俗。

    手把肉是用手把着吃肉之意。

    羊、牛、马、骆驼等牧畜及野兽的肉均可烹制手把肉,,韦爵爷爱吃牛肉。

    但通常所讲的手把肉多指手把羊肉而言。

    手把肉是蒙古民族千百年来最喜欢、最常用的传统食品。

    这种草原牧区牧民们的传统吃法可以追溯到大明,据明《夷俗记·食用》中云:其肉类皆半熟,以半熟者耐饥且养人也。

    做手把肉多选用草原牧场生长的两龄羊,采用传统的掏心法宰杀,因为这样宰杀的羊由于心脏骤然收缩,全身血管扩张,肉最鲜嫩。

    宰杀后把羊带骨分解成若干小块放在清水锅里,不加盐等调味佐料,用旺火煮,待水滚沸立即出锅上桌,蘸芝麻酱食用,其肉鲜嫩,原汁原味。

    但是韦爵爷的手把肉是煮好后大多都再进行二次加工,将大块再分解或小块,辅以盐面、米醋、花椒、八角、味精、辣椒油、姜丝、葱段等调味佐料进行特殊烹制后再食用,其鲜嫩不变但味道更加独特。

    是经过了汉人改良的,也别有一番风味。

    风干肉是风干牛肉,又叫内蒙牛肉干、内蒙风干牛肉、风干牛肉干,是内蒙古特产,被誉为成吉思汗的行军粮。

    这种风干的牛肉,韦爵爷特别爱吃,用来下酒很不错。

    烤全羊外表金黄油亮,外部肉焦黄发脆,内部肉绵软鲜嫩,羊肉味清香扑鼻,颇为适口,别具一格。

    奶豆腐,蒙古语称胡乳达,是蒙古族牧民家中常见的奶食品。

    用牛奶、羊奶、马奶等经凝固、发酵而成的食物。

    形状类似普通豆腐,但不是豆腐。因像豆腐而得名。味道有的微酸,有的微甜,乳香浓郁,牧民很爱吃,常泡在奶茶中食用,或出远门当干粮,既解渴又充饥。

    还可以做成拔丝奶豆腐,其软韧牵丝为断,是宴席上的一道风味名菜。

    奶皮子,蒙古语称“查干伊德”,“乌如木”、“乌日莫”。

    汉语的意思就是“白色的食品”。

    是把马、羊、牛和骆驼鲜乳倒入锅中慢火微煮,等其表面凝结一层腊脂肪,用筷子挑起挂通风处晾干即为奶皮子。

    属鲜奶中的精华奶皮,是奶食品系列中的佳品,营养价值颇高。制做奶皮工艺简单,但用料很多。味纯香,营养丰富。加上奶茶、奶果子、炒米食用,为招待贵宾的佳品,曾被称为“百食之长”,无论居家餐饮、宴宾待客,还是敬奉祖先神灵,都是不可缺少的。

    因地区不同,其品种和制作方法也不尽相同。

    主要有奶皮子、奶油、奶酪、奶豆腐等。

    不光有蒙古美食,韦爵爷还准备了东北大菜!

    东北菜接近鲁菜。

    锅包肉是东北的溜肉段衍生出来的一道菜,用猪里脊和淀粉,经两遍油炸而成,一炸熟,二炸色,所以又叫“锅爆肉”,外脆、酸甜,里面的肉嫩,出锅时浇汁并着以葱丝和香菜点缀。

    因为韦爵爷喜欢吃锅包肉,所以通常饮宴都有这道菜。

    卓里克图和乌兰图雅琪琪格对东北菜赞不绝口。

    “这我就不用担心她嫁过去会不适应了,我相信我的乌兰图雅琪琪格一定会长胖的。”卓里克图笑道。

    乌兰图雅琪琪格娇嗔道:“父亲,汉人不喜欢太胖的女人。”

    韦宝呵呵一笑,“凡事要适中,太胖或者太瘦都不好看,健康就最好了,不用在意。”

    乌兰图雅琪琪格听韦爵爷这么说,很是高兴,因为她对于自己的身材十分自信,她就是适中的类型。

    卓里克图又谈到了定情信物。

    韦宝讲了一个故事。

    说有个少年在十四岁的时候,东家的小姐送了他一缕头发。

    他不要,被拳打脚踢了一顿,硬生生地被迫收下了。那年小姐十三岁。

    少年原来总是被府中的的孩子欺负,直到有一天。他揉了揉刚被府里木匠儿子打过的头,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小姐站在他的面前,他有点害怕,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头。

    大小姐却一把拍开他的手,气鼓鼓地说道:“你就这么被人欺负?算什么男子汉。”说完不解气,又揍了他两拳。

    少年护着头,只觉得大小姐的拳头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疼。

    末了,大小姐对着一旁的小跟班们,木匠的儿子,厨子的儿子,女仆的儿子们,说道:“以后你们不能欺负他了,以后只有我能欺负他,你们谁再敢打他,我要你们好看。”

    一旁三人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少年觉得好笑,平日里总是欺负自己的三人,居然也有这么乖巧的时候。

    没想到,这时候小姐又是一拳打了上来,这一拳可真是结实。

    少年带着乌青的眼圈回到家里,父亲问他。

    少年说是“不小心跌了一跤。”

    父亲看着他,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帮他上药。

    那一年,少年才只有八岁,小姐七岁。

    府是将军府,小姐是将军府的小姐。

    小姐的父亲是开国的将领,皇上赏识。小姐是将军的独女,备受宠爱。那年饥荒,他随着父亲流亡。

    一路走走停停,走到将军府前。他已经饿了三天,半醒半昏之间好像看见了从未见过的母亲。

    凑巧,将军的府里需要个教书先生教小姐读书写字。父亲是个落魄的书生,功名不成,好歹有几分学识。就这样进了将军府,他总算没有饿死。那一年,他六岁,小姐五岁。小姐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刺绣,不喜欢琴棋书画,喜欢,练武。到底是将军府的小姐,成天上树捉鸟,下河捉虾。

    带着府中仆役的儿女们,上蹿下跳。一开始他是不会去的,父亲有功课给他。

    或许是看不惯他一本正经读书的样子,木匠,厨子的儿子总是来欺负他。“读书有什么用,你爹不还是穷书生。”

    少年笑了笑,没有说话的样子被他们认为是轻蔑,一顿拳打脚踢。

    以后他们三人也处处找由头寻他的麻烦。

    少年不想给父亲添麻烦,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那一天,小姐挡在他的面前。小姐说,她帮了他的忙,他以后就是她的跟班了。

    挨打也算是帮忙吗?他笑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跟在小姐身后。

    小姐一整天打打闹闹的,什么也没有学进去。将军想要小姐有些大家闺秀的样子。

    态度稍微一强硬,小姐一哭闹一撒娇,。将军又心软下来。小姐要习武,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武功?小姐绝食了三天。三天以后,府里来了将军请来的武师。那一年,他十岁,小姐九岁。武师很严格,小姐一个女子,竟然也坚持了下来,不哭不闹。倒是把将军和将军夫人心疼地半死将军开了恩,允许府中的仆人的孩子也去学武。想的是好歹让小姐有几个伴,武师看的不那么紧。也不至于天天练武,累的每天睡到日头很晚才起。府中的男孩子都去了,木匠,女仆,厨子的儿子都去了。他们说,学好武功,可以成为像将军一样的人。唯独他没有去,每天捧着书卷,说些孩子们都听不懂的话。小姐说一听他讲的不明白的诗词就烦,他也就笑了笑不说话了。每天深夜书生的房间里总有着烛光摇曳。每晚庭院里的武器挥舞的声音也到很晚。他十七岁那年,上京赶考,府里的人都来送他。大家给他凑赶路的银两,当年欺负他的木匠的儿子送他的时候,用力锤了锤他的胸口:看你读了这么多年书,你可一定要考上啊。他笑了笑,一拳也捶在木匠儿子的肩膀上,“我可记着你小时候欺负我的事情。”说完,挥了挥手。上路了。( 明鹿鼎记 http://www.qingkanxs.com/3_3405/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