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卷十三 侠骨柔肠,剑胆琴心 第448章 以静制动
    第448章 以静制动

    临近傍晚,激战尚未落幕。

    两军于月出前后,只争得半个时辰的休战,且断续仍有摩擦争端。

    阵地外的大背景地暗天黑,隐约可见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从一而终,凤箫吟都不肯接受任何谋士说客劝谏,一口咬定目前对阵的林家军为叛军,强行逼迫他们交出徐辕否则绝不罢休。果不其然,夜以继日,毫不消停,一战紧紧接着一战。若非此刻在阵前与她商议战和、分析利害的是云蓝,恐怕连半个时辰的休整都免谈。

    “怎样?不知云前辈出马,可否劝得了她?”“云前辈与她份属师徒,理应极具说服。”“师徒又如何?那夜断崖之战,她还不是一样劫持了云前辈?”“可断崖之战,也许是对主公关心则乱吧……”林家军窃窃私语,句句流露担忧。

    “竟然怀疑天骄!那帮盟军将领,是哪根筋出了毛病!”郭子建经过一干兵卫,盔甲连夜不脱,天虽冷,火气却盛,“那个凤箫吟,到底是哪一路的妖魔鬼怪?她说谋逆就谋逆,抗金联盟还全都陪她拼命?可真是忘恩负义,没有天骄提携,何来今日抗金联盟,何来她凤箫吟盟主之位?”

    “子建,少说几句吧,天骄心里,也着实不大好受。”在狡兔之窟里对阡吟其实都已折服的黑衣老者,是为郭子建部下亲信,名叫耿尧,亦是林家军中老将,几十年忠心耿耿。

    “耿老将军,你心里应该也明白吧,他们那帮云雾山排名,算起来还都是天骄门生,岂能这般胡作非为?做人不能忘本啊!”郭子建痛心之色溢于言表。

    “但老夫觉得,他们为了盟主敌对天骄,也不是没有缘由的,这不正证明,盟主她不是祸水命?”耿尧的话,从来在郭子建心头大有分量:“耿老将军言之有理。不过……天骄、主公和盟主,不可能谁都没有错……”又回忆起狡兔之窟里林阡叫他的一声“郭师兄”,心中隐约觉得哪里蹊跷。

    郭子建行到路口,恰恰和迎面而来的辜听桐相遇,不禁上前问道:“怎样了二师兄?云前辈劝得怎样?”

    “点头了。”辜听桐说,“那女人终于答应,过片刻随云前辈一起到断崖看看。”

    “咦?要休战现在休不就是了?何必还要去断崖?”

    “因为那女人死不松口,说什么‘若要证明天骄并非谋逆,必须拿出真凭实据’,否则她抗金联盟绝不死心。”辜听桐叹了口气,“好在主公对我们说,对付那女人最好的方法,不是派谋士说客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是把事实呈现给她看让她自己哑口无言,所以只要找个人说动她去断崖看看,让她看见天骄把冯虚刀都弃去了的事实,她一定就会明白了。”

    “原来,带她去断崖,是给她亲眼看见天骄的忠心?对啊,盟主应该还是个讲理的人,若知道天骄对主公那般情谊,恐怕绝不可能再死咬天骄谋逆……”郭子建点了点头,冷不防却是一惊:“主公对你们说?你是说,主公来过?”

    “嗯。”辜听桐点头,“那女人要的真凭实据,也是主公帮天骄拿的。主公适才与我会面,得知天骄解下冯虚刀之举措,亲口说天骄实在重情重义。”

    “主公来过?”耿尧喜道,“难道又走了?那可真是太不巧了,他的九九归一刀,我记下了所有招式,还不曾问过他,可否传扬开去。”

    “九九归一刀?”辜听桐和郭子建皆是一怔。

    “是啊,就是那夜在狡兔之窟里,那像极了楚江的刀法,我数了数,正巧八十一刀。是九九八十一刀,也是九九归一刀。”耿尧语带赞赏。

    “耿老将军,我成天在你面前舞刀,也没见你给我记招式、冠名字。”郭子建脸一黑。

    “我倒是很想研究研究,打败我的一刀究竟要多强。”辜听桐一笑。

    酉时上下,林阡还只能出现于战地后方,才不至于引起人心倾斜、局面激化。不到戌时,情势已然完全为之所控:前线势力的大幅削弱,不仅出现于盟军,也在林家军中同时展现,登临送目,一览无余。但凡对局势洞悉者,皆知这一战打响突然,止歇更是一瞬间。

    吟儿一时还不曾发现,敌我双方战火同时倾颓,幕后黑手是她的林阡。随着杀气从外向内一点一点被剥蚀,矛盾亦由两个方向开始逐步消除,最后,将终结得自然而然无知无觉……

    诸葛其谁看着眼下这同归于寂、井然有序,捋须长叹:“息了烽火,戏了诸侯。”

    “若当年你诸葛其谁也有个女人可以让你搏她一笑,也许内乱也可以这样消除,不用斗得两败俱伤。归根到底,不是没有实力,而是没有动力吧?”林美材面无表情地嘲讽道,诸葛其谁满脸通红。

    “王说了,待混沌去了断崖,他立刻去前线见柳五津,继而找到徐辕,一切就都迎刃而解。”青龙说。

    “迎刃而解了,我们就要和他们共事一主了,想想还真是荒唐。”林美材说。

    “要不要换个角度想想,他们觉得跟我们共事一主也荒唐吧。”诸葛其谁叹。

    青龙一怔,轻声道:“在他身上,也许并不抵触!”

    回到断崖范畴,当夜决战种种,犹在眼前游走。

    “师父,我还是猜不出来,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吟儿说时,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自己剑抵恩师、无情劫持的那一幕幕,为了林阡,当真连云蓝都敢杀了,吟儿不是没有愧疚过,更何况在李君前、厉风行、柳五津等人陆续回归之后,吟儿想,恐怕云蓝都很可能是为了自己好才逆心而为的,为什么自己竟那样的穷凶极恶呢……

    现在的她,只想得到云蓝一句真心话。趁着四境都是亲信,没有外人。

    “等你随我前去看了,自然得知师父站在哪一边。”云蓝爱怜地看着她。数日不见,吟儿依旧老样子,没受什么伤吃多少苦,总叫云蓝欣慰。

    吟儿却止住脚步:“师父,那夜真是对不起。”见云蓝回头看她,吟儿禁不住的哀愁,“也许这一战,我又要对不起更多的人,可是没有办法,对不起的人,我将来再一个个地赎罪,只要铲除了奸佞,只要联盟恢复……”

    “念昔,没有奸佞,所以……也没有所谓的站在哪一边。”云蓝叹了口气,“被我说准了,其实你心里分得清大是大非,你知道林阡的所作所为可能是错的,你却还跟着他却不劝他。”

    “师父,我怎可能劝他。这次他的所作所为,八成是对的,我相信他,自然跟着他。就算有两成的可能是错的,既然错了,我就更要跟着他了。一个人犯了错走上绝路,身边是多需要有个人照应他、支持他、陪他……”

    云蓝噙泪:“我总算是懂了。”再懂不过,所谓爱情,不就是这般彼此交换,互相牺牲。何时何地,她云蓝也有过同样的抛弃大是大非、为爱不顾一切。

    断崖旁,与十天前一样的风冷衾寒,但不同的是,多了林家军重兵把守。当时,吟儿尚不知林家军自觉把守的是饮恨与冯虚。

    “你自己去看吧。”云蓝止步,没有确切告诉吟儿让她看的是什么,之所以要吟儿自己去摸索去找寻,完全是为了把她彻底排除在战局之外,也给林阡、柳五津、徐辕三方足够和解的时间。( 南宋风烟路 http://www.qingkanxs.com/3_3084/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