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司礼监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进退两难的三阿哥
    做人,不能给别人添麻烦。

    彻尔格恍惚间想到了阿玛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明国人,狡猾!

    警醒过来的彻尔格果断带人逃离,他的弟弟也被带走了,是用死尸身上扒下来的衣服套着扛回去的。

    “快,快撤!”

    前来救人的金军见到彻尔格他们在跑,以为明军杀出来了也吓的蜂涌后撤。一些才被救起来的伤兵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可以生还,就被惊慌的同伴无情的抛弃。

    更有甚者,几个用绳索拉人的金兵连绳子都不要了,结果把下面吊着的同伴摔的伤势更重。

    “怎么跑了?”

    望着那些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的金兵,周小旗挺纳闷,他还准备给鞑子升几堆篝火,好让他们救人效率高些呢,要不然乌漆抹黑的,他们得弄到什么时候。

    “跑了?不救了?”

    得到消息的杨寰赶了过来,对于金军为何放弃营救他们的伤员也是十分的不解。

    爬上哨台看了一会,发现远处的金军没有什么动静,杨寰便从哨台上跳了下来,对下面人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不救就不救,随鞑子去吧。”

    又交待了几句,杨寰便回去睡觉了。

    建奴白日刚经重创,损失不小,这边还有一堆伤兵没救回去,无论是军心还是士气应该都处于低迷时期,因此不可能再闹出什么动静。

    身为一军统帅的萧伯芝压根就没醒过,自睡下去就呼到现在,颇有几分古时名将风范。

    .......

    小十三的阵亡让阿拜很是心痛,但人已经死了,再心痛也没有办法。

    安慰了彻尔格一番后,阿拜便让人将小十三的尸体好生安置,随后召集了旗内的几个甲喇额真商议,商议的内容主要是关于伤兵这一块的。

    尽管有额真不忍手下在野地里受苦,希望能够再次派人前去营救,但考虑到明军已经发现他们的救人意图,并且有袭击的可能,阿拜还是做出了放弃营救的决定。

    这个决定传到下面后会极大的打击阿拜这个旗主的威望,并且会让一部分官兵寒心,但阿拜宁可背上骂名也不愿意再冒险。

    白天这一仗,惨烈程度已经让这个从来没有单独领军出征过的三阿哥打骨子里感到害怕了。

    他已经有些后悔没有听从都安超和索浑的劝说执意南下,要不然小十三不会死,第二甲喇额真音达户齐也不会死,第一甲喇和第二甲喇更不会伤亡那么多将士。

    虽然还有一些伤兵没有救回来,但具体的伤亡数字下面已经报了上来。

    损失最大的是第二甲喇,他们遇到了他们前所未有过的打击,自额真音达户齐以下军官阵亡了16人,士兵伤亡数高达600余。

    第一甲喇损失比第二甲喇小一些,但也阵亡了牛录额真2人,壮大、拔什得军官14人,另有420余名披甲人伤亡。

    算上阿拜自己的护军红甲摆牙喇损失的27人,以及那些没有具体统计的汉人阿哈们,整个镶白旗在白天一役中伤亡数字高达千余人,几近折损一个甲喇。

    而整个镶白旗不过五个甲喇编制!

    这还不算被明军射杀炸死的三百多匹战马,损失的武器、甲衣等。

    阿拜没有主动提出退兵,因为大哥禇英的军令不允许他撤兵。他希望下面能够有人开口提出这一建议,好让他这个旗主能够和大哥交待。

    只是,原本曾劝过三阿哥不要南下的都安超和索浑这一次却没有如三阿哥的愿,二人的嘴巴好像被缝住般,自始至终不曾说出那让三阿哥可以借坡下驴的话。

    二人这是不想背黑锅,如果镶白旗退兵,大贝勒那边也因此退兵,以大贝勒的暴脾气,不能拿弟弟阿拜出气,还不能拿他都安超和索浑出气么。

    军议开了半个时辰,没有做出任何结果。

    散会时,阿拜的脸色很难看。

    天亮之后,阿拜找到了伤心的彻尔格,他相信钮祜禄家的表哥能给自己一个好的建议。

    “三阿哥,退不得!”

    彻尔格的这句话让阿拜怔在了那里。

    “三阿哥,这兵真不能退啊...”

    彻尔格给表弟掏了心窝子话,他告诉阿拜,阿拜做镶白旗主本来就资历不足,难以服众,是大贝勒禇英极力在汗王那里保举他,这才有了今天的镶白旗固山额真。

    所以,阿拜这个旗主不能失败,如果他就这么率军灰溜溜的撤回去,大贝勒那里过不了关,汗王那里也过不了关,都城的那些老臣们更会抓住此事不放,一旦他们鼓噪起来,就算汗王不怪罪,阿拜这个旗主也没法再做下去!

    阵亡的那些士兵背后可是有着若干家的!

    “那如何是好?”

    阿拜愁眉苦脸,要是再行攻打辽阳无籍那狗贼,对方再使出昨日那吓人的爆炸法,镶白旗岂不是损失更重?

    放任萧部不管直接全军南下更是不可取,背后有萧部这根此简直是如芒在背!

    “要是我阿玛在,一定会给你三阿哥出个好主意。”

    彻尔格叹了一声,眼前这局面他也没有好的办法。

    阿拜默然,戈什哈来报说是明军派人过来。

    ......

    明军派来的人手上拿着一根木棍,木棍上绑着一面白旗,看着不伦不类。

    见着阿拜后,那明军便说是奉他们萧将军之命,前来通知金军将伤兵和阵亡士兵尸体弄回去。

    “我家将军说了,大明素来仁义,虽尔建州称兵叛乱,已为我大明心腹之患,非斩尽杀绝不可,然两军交锋死伤难免,上天有好生之德,故我家将军高抬贵手,许你方一个时辰救治伤员。”

    明军来人走后,阿拜帐中顿时一片哗然。

    “明军怎会这么好心?定然有诈,三阿哥千万别上当!”

    “对,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不但不杀我们的人,反而还让我们去救,哼,反正我龙古大活了四十年也没见过这种事!”

    “......”

    一众镶白旗将领大半不信明军如此大方,纷纷劝说旗主阿拜莫要上当,阿拜听了他们话也是迟疑万分,这个时候却是最痛恨明国人的多喀纳站了出来环顾诸将,哼了一声:“什么时候我女真人的胆子变这么小了!”( 司礼监 http://www.qingkanxs.com/3_3076/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