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 第1841章 这就不是打仗
    除了轮班值哨的人,其他人各自休息、养精蓄锐。

    当然,不是在地上睡个四仰八叉,这没那条件,就雨衣帽一翻套住头,靠着大树什么的打个盹。

    原本就计划只在野外过一夜,小分队根本就没带睡袋来,将就一晚上,没问题。

    凌晨5点25分,天刚亮不久,林子里一片唧唧喳喳的鸟叫声。

    清晨的森林就是如此,林子大了啥鸟都有,鸣叫声串一块后其实一点都不悦耳,反而有些恼人。

    不然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住惯城市的作家,在作品中写下住乡下、山村时被林间鸟鸣吵醒的桥段。

    不过,最多再过五分钟,这附近的小鸟们估计得暂时让喉咙歇一歇:比它们嗓门更大的家伙来了!

    小分队内除了吴伟这名机枪手和军医阿旺之外,其他人已全部接近至工场一百米左右距离,攻击将在五分钟后发起!

    至于吴伟两个,找了个不错的制高点,距离工厂直线大约150米,整个工场都在视野内。

    过会如果有漏网之鱼,或者己方需要火力支援,所在位置俯视全场的两人就可以发威了!

    吴伟的机枪是截短了枪管,但这不是瞎截,四百米内还是能保持不错精度的,甚至标尺都配合新的弹道特点做过修改。

    距离工场远点就两百来米,过会要是真有需要,精确的点射是能轻易收割人命的!

    没两脚架也没问题,这么点重量,对吴伟而言端起来打都挺准,更别说这会他将枪护木前的导气管一段搁在根横着倒下的大树杆上,还用顶帽子当豆袋用。

    估计打不了多少发子弹,帽子烧不起来。

    至于阿旺同志,很有个性的将手中的akms快慢机设置在单发位置,按照他的说法,这点距离用单发,他都能射中黑熊胸口的那块长白斑。

    还是要打左边那条,就绝不会射中右边那段!

    这还真不是吹牛,阿旺人还没枪高的时候就摸枪了,谁让他爷爷是门巴(医生),但父亲在会些医术的同时,还是名打猎队的队长——藏区的打猎队队员,有点类似于内地民兵的味道,并不是单纯的猎人身份。

    而他的叔叔,倒是完全继承了他爷爷的医术,这会还是名门巴。

    栓动、俗称“79步枪”的老家伙他很小时就会用,打猎队70年代开始配发的五六半更是熟悉。

    至于当兵前两年,他父亲因为是队长的原因,得到了一支崭新的56冲,他也没少用。

    单发,他喜欢单发射击,这是个从小养成的习惯,不单单是接触五六冲之前枪本身的原因,还有猎人节约子弹的一贯传统。

    这会不是大规模作战,还是个“检漏”的任务,阿旺惯用、快准狠的单发射击方式正好。

    冒一个点一个,他等着呢。

    悄悄的等待,还有半分多钟时,阿旺余光看到下侧前方的江宏荣以跪姿将一具“什米尔”上肩,瞄准了100米之外一号宿舍楼。

    窗户挺大,虽然只开了一条缝,但那窗户是玻璃的,就算有两块是玻璃破了后用木板遮挡,但板材显然不是太厚。

    这距离,江宏荣有九成九的把握将火箭弹射进窗户!

    火箭弹也穿得进去,这只要一进去...

    会很壮观!

    而在与江宏荣所在位置呈60度夹角另一条线上孔垂志,同样扛着一具“什米尔”,对准了同一建筑另一侧的一扇窗户。

    不知道房子里边的结构如何,也很难判断里头有无隔墙、隔墙有几层,这是来个双保险。

    至于另外两处主要建筑,一座根本没人在那过夜,另一排只有头上一扇窗户所在的房子有人住,这从昨晚监视的灯光和人员行动轨迹上就能做出判断。

    这会,李小俊也扛着具“什米尔”,对准了二号目标建筑的窗户,昨晚上里头的灯光亮到十点钟发电机熄火,关发电机那人住一号目标建筑,就不知道里边有几个人。

    带了五具“什米尔”,但经过大半夜的观察,最终只决定第一波只用三具,不然就是过杀。

    五点三十分,所有人耳机里听到了卡里米的命令:“准备,发射!”

    “嘭”一声,江宏荣右手食指一合,在庞大的后焰映红后方的同时,长圆柱体形状的火箭弹被推出发射筒。

    飞出安全距离后,续航发动机点火,火箭弹一眨眼就飞抵目标,准确穿入建筑物窗户。

    与此同时,孔垂志肩上的火箭筒也已发射,同样命中目标,然后...

    剧烈的爆轰!

    剧烈的火焰与冲击波从里到外吹飞了建筑物所有的门和窗,火焰从建筑的各薄弱点冲出来,甚至房顶都被整个掀起一截!

    铁皮顶的房子,就这么完蛋了!

    另一边,李小俊发射的火箭弹同样准确命中目标,温压弹产生的冲击波居然把一排房子的一半给轰飞了!

    一号目标建筑墙体还在,二号建筑显然质量差得多,等烟雾微微散去,房子只剩下一半。

    至于另一半也好不到哪去,冲击波都把远端的木质墙板吹飞一大片,这温压弹在密闭环境下的杀伤力远远大于空旷地带,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就算那房子挨上一发大口径榴弹,这杀伤力估计都没这么彻底:高温高压的冲击波,在建筑物内杀伤是无死角的。

    等耳朵清净了些,耳机里传来另一队人的呼叫:“路口已经清理完毕,重复,路口已清理完毕!”

    不用按通话键,卡里米的通话器这会是在全开状态,大声回复道:“工场已清除,重复,工场已清除。

    除了我们,没活人了,你们过来吧!”

    三号建筑没人,一号二号嘛,铁人在里边也活不下来!

    对方表示明白,这头卡里米再道:“医生、鞋匠监视,其他人清理战场!”

    不用回复,三人一组相互掩护上前,至于卡里米自己根本没动。

    不需要,他这个分队长做好衔接工作就行。

    在高处的阿旺看着队友们上前,小声说了句:“这仗...无聊!”

    一枪未放。

    “这就不是打仗,兄弟。”吴伟小声回应。(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http://www.qingkanxs.com/2_2767/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