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 第1199章 “我大清”都扛不住
    太黑了!

    能有周扒皮、黄世仁那么黑!

    这就像华夏古代的地主,一般朝代的年景下、不战乱,地主收租能收到三成也就差不多了。

    刘文彩这老小子有名吧,这家伙收租貌似也就是土地产出的30%多到40%之间,基本属于心狠手辣之极!

    还是法国人黑,这人家种葡萄卖葡萄酒,平时收税不算,这人都死了,留下的财产要被收税45%居然还不满足,竟然还要加上汉武帝对付封王、勋贵们的绝户计:《推恩令》!

    这心已经黑得比黑炭还黑,放在华夏古代…

    算了,很难比喻,咱这么想吧:清朝某个自耕农死了,留下一辈子辛苦积攒下来的10亩地、九间房,下头有两儿子。

    人家正办丧事呢,乡里收税的官吏来了,告诉这两刚死了老子的儿子:你们老爹留下的这十亩地,还有九间木头泥墙房子、家具什么的折价500两,要交税,四成五,一共225两。

    “什么,家里没钱。

    没事,你们卖掉4.5亩地、4间房就有钱交税了。

    记得要快点,两月内必须交清,不交收房子。

    不卖?

    你们敢不卖!

    要是敢不卖、不交税,房子抵押给我大清钱庄,我们帮你卖!”

    好吧,要是我大清这情形,估计就轮不到溥-仪做末代皇帝,他出生的时候我大清早亡了不知多少年了!

    这还不算最狠的,法国人这还是法国改良版《推恩令》再加四成五的高遗产税税收,绝户计中的绝户计!

    拿破仑那个小矮子一定学习过华夏古代史,不然绝对不会制定出这么阴损的法律来!

    拿破仑阴损还情有可原,那是因为他那会可有一大堆的新晋贵族,大概他也不希望有谁将来会威胁到他的皇帝位置。

    削弱、分割,无法挑战他法兰西皇帝的位置。

    但拿破仑还没等到那一天就滑铁卢了,然后更奇葩的是滑铁卢都过去170多年,高卢雄鸡还把《拿破仑法》里的那个“推恩令”专门留下对付法国国内种葡萄酿酒的酒农。

    对此,张楠随口问问一同用餐的这些人:“你们说法国政府是不是和葡萄酒有仇,或者就是想整死开酒庄的?

    这对付恐怖分子都没这么狠,真不明白!”

    我大清估计都扛不住,能不狠嘛!

    可惜没人一下子答得上来,没法准确回答呀!

    法国人为他们葡萄酒自豪,法国政府也是如此,法国葡萄酒妥妥的是“法国骄傲”,法国人的一块名片;

    但另一边,法国政府这是把本国的传统私人家族式葡萄酒产业往死里整的节奏,怎么看都是不将这些葡萄园逼到抵押给银行、卖给有钱投资者手里就坚决不罢休的架势!

    一会之后,忽然听到坐在斜对面的林明用川话方言自顾自说了句:“大概是脑壳坏喽。”

    张楠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佳妮同查莉几个听不懂,张楠一翻译,大家都笑。

    是呀,对于正常人没法理解的奇葩规定,只能说制定者的脑壳坏了!

    瓜娃子!

    张楠笑完了,对阿佳妮道:“对了,那些快撑不下去的家族式酒庄在上一代人还活着的时候,怎么没先做些准备?”

    阿佳妮笑笑,道:“你说是赠与是吧?”

    张楠点点头,老子给女儿、儿子,难道这过户费也要45%?

    “那些脑壳坏了的瓜娃子阴损的狠,你说的这个人家早就给你算计好了,没空子好钻的。

    钱能赠送,他们不好查,但这土地它跑不了!

    想赠送,可以,先打报告,一年最高限额一公顷。”

    “卧槽!

    什么狗屁规定!

    这都他娘-的是帮神经病、疯狗!”

    张楠都在为法国的传统葡萄酒产业家族感到悲哀,同时也对他们肃然起敬!

    对众人道:“遗产税就是45%,还要承受改进版绝户计《推恩令》,直系亲属赠送还严格规定数量,法国的这些酒庄怎么活下来的?

    太不容易了!

    顽强,绝对的顽强!”

    这生命力,坚韧无比,谁说法国人都是小把戏,开酒庄的个个男的是铁汉、女的是真正的女汉子!

    听到这,一边的查里兹-塞隆对张楠小声说了句:“哥,我不要法国的酒庄了,这边这么凶残,将来孩子们不是自己打起来,就是得给逼得破产。”

    “小毛孩子,还将来孩子们,别给整得自己多大似的。”

    张楠这边说完,对另一侧的阿佳妮道:“看来二三十年后等宝宝有孩子了,立马就要开始赠与地皮,一年一公顷,再过个七八十年也就七七八八。”

    不是办法的应对办法,只不过张楠还有个更好的办法…

    一说给别人听后,阿佳妮你都觉得自家男人也够凶残!

    “几十年功夫内留下足够的藏酒再运走,然后把这块地彻底毁掉。

    比如用上化学毒剂,让这边的土地上百年内种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吃!

    换土也不行,换了就不是吕萨吕斯贵腐酒。

    让法国政府抓瞎,吕萨吕斯酒成为绝响,那手里的藏酒就会暴涨,永远处于高价还会越来越高,气死那帮王八-蛋!”

    物以稀为贵,这是真理,而张楠更懂一点:就像名画,画家一死价格立马翻着个的往上涨!

    这酒是消耗品,和画作一类的东西又不同,不会再生产、只会不断消耗的顶级名酒的价格会更疯狂!

    好吧,最疯的是张楠,别人绝户计,张楠这是一招大概会交给孩子们、在万不得已情况之下使用的“断根、垄断、一拍两散计”!

    专门对付你个绝户计。

    法国人不是喜欢整死它自己的葡萄酒产业,那我还帮你一把,你引以为傲的第一酒庄就不用存在了,我顺手帮你处理了。

    一边脑残,令一边…

    不是对自己凶残,转移走的藏酒能卖个几十、几百年的,这钱投资其它国家的其它行业都不错。

    不是嘛,损失的是高卢雄鸡,失去了独一无二的超一级列级酒庄。

    对于自己的想法,张楠觉得绝对够聪明、果断、心狠手辣……

    然后。

    他发现阿佳妮和查里兹-塞隆都用一副“别告诉别人我们认识你”的表情看着自己…

    轻咳两声,“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http://www.qingkanxs.com/2_2767/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