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只手遮天 > 第四章 铡刀陪花圈
    当天晚上,时浩东甫一醒转只觉头痛欲裂,摇了摇头,看向四周,却见自己置身于一间病房里,床边埋着一个女人的头,从白皙的肌肤,和那扎起的马尾,推断出是柳絮

    他回思了一下今天白天的情形,再看到自己上了夹板的左手,大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青山帮”

    时浩东暗自咬牙道

    虽然他只是一个孤家寡人,但是并不是一个任人欺凌,而不敢还手的弱者,就算青山帮再强大,胆敢招惹到他时家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比他惨

    忽然之间,他有些想念还在家乡放牛的两个堂弟,时攀和时飞,和他们二人在一起的日子,在那些个岁月里,镇里不知多少个横蛮的人倒在他们的拳头下,俯首叫哥

    说起横蛮,山里的人可不比这些混的人弱,山里人打架从来都是蛮干,镰刀、锄头、铁锹,甚至将扛起铡刀砍人的都有

    记得他们三兄弟在一起的时候,参加一个葬礼,时攀说过一句玩笑话:“他么的,老子们以后砍人,前面一人抱着一把铡刀,后面一人扛上一团花圈,花圈上写上某某人的名字,保证吓得那些狗娘养的屁股尿流”

    “真是怀念呀”

    时浩东靠在枕头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时浩东突然有些想回家去看看他们,但是他知道还不是回去的时候,他在临行前,向父母夸下海口,要让他们住上大房子,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今

    一整晚,时浩东一整晚都在胡思乱想

    天亮了,柳絮嘤咛一声醒了过来,抬头看到时浩东醒转,喜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时浩东浑身酸痛,笑了笑道:“我没事,谢谢你送我到医院来,医药费先记在账上,我挣到钱会还你”

    柳絮微笑道:“钱你别放在心上,你真正要谢的人不是我,而是王大哥,若不是他出现,我也没办法帮你”

    时浩东奇道:“王大哥?”

    柳絮道:“你当时昏迷了,所以不知道,改天我带你去见他,你就知道了”

    时浩东道:“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想打个电话”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时浩东心中很愧疚,作为一个现代人,居然连一个手机都用不起,实在寒酸得很

    柳絮掏出电话递了过去

    时浩东接过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村长家的电话,也是全村唯一的一部电话

    “嘟嘟嘟”

    电话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喂你找谁?”

    “村长,我是浩东,我想请你叫时攀和时飞来接电话,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浩东啊,一年没见你回来了,听说你在城里打工,怎么样了?”

    “好,我很好,存了一些钱”

    “恩,那就好,你等等,我这就去帮你叫”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时攀的声音:“喂,是哥么?你在城里怎么样了,我爸说让我和时飞来城里找你,找一些活干,你留个联系电话给我,我到了打电话给你啊”

    时攀就是这样,说话总是一口气说完

    时攀要来华兴市的消息对时浩东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可以见到他们了,忧的是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你就打这个电话,短时间内可以找到我”

    “那好我这就去准备行李,马上出发”

    “等等我要和哥说嘟嘟”

    显然时飞想和时浩东说话,却被时攀挂了

    时浩东摇了摇头,将手机递还给柳絮,说道:“这两天我堂弟要来华兴市,可能要麻烦柳小姐了”

    柳絮笑道:“不麻烦,你还没吃东西,我去帮你买点吃的”说完站起身走出了病房

    时浩东看着柳絮苗条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冒起一个念头:“也不知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娶到她这么好的姑娘?”

    摇了摇头,将这个胡思乱想的念头压了下去,思索起报仇的事情来

    长期以来的打架经验告诉他,如果对方够狠的话,那么你就只有比他狠,不然的话,他今天骑在你头上撒尿,明天就会在你头上拉屎

    狠,时浩东最不缺少的东西

    “烂人船,你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时浩东坐了起来,双目中射出一道杀气

    不一会儿,柳絮带了食物回来,都是清淡滋补的食物,这让在城里受惯了白眼的时浩东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时浩东吃完东西后,对柳絮道:“柳小姐,你去忙你的事,不用管我”

    柳絮道:“那怎么行,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没个人照顾怎么行?”

    时浩东笑道:“柳小姐你这样,只会让我加不安,况且网不开业损失挺大的”

    柳絮听到“网”二字,面上现出愧疚之色,说道:“要不是因为网的事,你也不会惹上他们,说起来,应该是我要跟你说对不起才是”

    时浩东从柳絮的话里听出了一点苗头,似乎烂人船前来捣乱并不是那么简单,问道:“柳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絮叹了一口气,道:“你别问了,反正这间网也做不长了”

    时浩东没有再问,心中却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帮柳絮的难题,如果是因为黑势力捣乱的话,那就只有比一比谁的刀子狠了

    时浩东随后又劝了柳絮几句,柳絮拗不过,离开了医院,临走前留下话,中午再来看时浩东

    柳絮一走,整间病房里只剩下时浩东一个人,空空荡荡的,有些静,却是时浩东最喜欢的味道

    他用右手掏出烟盒,抖出一

    支香烟,低头叼上香烟,掏出打火机,点上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烟,是他最好的伙伴,除了可以帮他排解孤独,还能提神,也是他目前唯一拥有的东西,所以正如他之前对柳絮所说,他就是抽烟抽死也不会戒烟

    一支支烟湮灭,时间也在飞快地流走

    又一支烟燃完,时浩东正要再点上一支,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看向门口,却见柳絮和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走了进来,心知这个男子肯定就是柳絮所说的王大哥,连忙撑起身,微笑道:“你就是王大哥,我叫时浩东,这次多谢王大哥帮忙”

    王猛打量了一下时浩东,有些意外,在惹了青山帮,被青山帮的人报复了之后,还能这么淡定的人并不多见,何况时浩东仅仅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打工仔,是难得,这小子要是混黑道前途无量啊

    坐到时浩东床上,笑道:“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猛哥就行对了,你是怎么惹上烂人船的?”

    时浩东奇道:“烂人船?”随即反应过来,烂人船就是那个被称之为船哥的竹竿男,续道:“你是说被我用刀逼那个人”

    王猛是惊讶,烂人船在这一带也算小有名气,原本在王猛的预想中,时浩东顶多也就是和烂人船起了冲突,烂人船带人报复而已,却没想到烂人船竟然被时浩东用刀威胁过压下惊讶,笑道:“小兄弟,能不能帮事情来龙去脉说一下”

    时浩东当即将当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王猛听完后沉吟起来,好一会,郑重地对时浩东说道:“小兄弟,你这事有些难办啊,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柳絮也有些担心,王猛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事情真的棘手了

    时浩东心中却非常笃定,既然决定了要报仇,那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不过王猛是好意,也不好拂了王猛的面子,微笑道:“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还要请猛哥教教我”

    王猛呵呵笑道:“小兄弟说的哪里话?就凭你一个人就敢威胁七八个人,谁敢小看你?不过你这次惹的是青山帮,可不比一般的小混混,在华兴市除了我们东帮,没人惹得起,所以摆在小兄弟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华兴市,二是加入我们东帮,谅他们青山帮再强横,也还不敢在老虎身上拔毛”

    时浩东知道王猛说的是实情,在华兴市里,确实也只有东帮惹得起青山帮,他如果不想离开华兴市,就只有加入东帮一条路了,毕竟他不是东帮的人,东帮是没有义务为了他而与青山帮开战的

    不过,越是这样,越激发出了他心中的不屈,青山帮凭什么把他赶出华兴市?黑帮就了不起?不混黑道就真的没有出路?

    “青山帮,我偏要和你们对着干,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时浩东暗自咬牙,随即淡淡笑道:“猛哥的意思我懂,不过这两条路我都不想走”

    王猛有些愕然,在华兴市内,凡是想混黑道的人,第一选择无不是东帮,其次才会青山帮他见时浩东有些狠劲,是一块混黑道的料子,才会想介绍时浩东给他的老大周斌认识

    周斌是东帮在这一片区的小头目,在附近开得有一家零点酒,王猛就是跟周斌的得力干将

    王猛也没有再劝时浩东,安慰了时浩东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医院

    王猛才一走,柳絮就皱起了眉头,拉开了病房的窗帘,打开窗户,回头对时浩东道:“你现在是病人,少抽点烟比较好”

    时浩东笑了笑道:“要让我不抽烟,干脆杀了我好了”

    柳絮知道劝不了他,坐在病房内的椅子上,削了一个梨给时浩东,随后也离开了医院( 都市之只手遮天 http://www.qingkanxs.com/11_11389/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