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内容 适度鉴赏

    龙腾yazgxmumdyvyjfusz:yazgxmumdyvyjfuszwyazgxmumdyvyjfuszww。lyazgxmumdyvyjfusztggg。

    《办公室里的权欲与诱惑:红商》作者:马宏全

    龙腾zhjstplmk8i5o06:zhjstplmk8i5o06wzhjstplmk8i5o06ww。lzhjstplmk8i5o06tggg。

    龙腾lzxg0zz5qkgcolaen:lzxg0zz5qkgcolaenwlzxg0zz5qkgcolaenww。llzxg0zz5qkgco。

    --------------------------------------------------------------------------------

    龙腾7tmfxufmprvpyyzozo:7tmfxufmprvpyyzozow7tmfxufmprvpyyzozoww。l7tmfxufmprvpyyzozotggg。

    第一章 新的猎物

    龙腾qncdlplto0atiboybto:qncdlplto0atiboybtowqncdlplto0atiboybtoww。lqncdlplto0atiboybtotggg。

    一只无恥的手伸进了花娟的裙裾里,在她丰腴雪白的大腿上抚摸起来,花娟在食堂刚吃过午饭,有些犯困,就趴在办公桌上迷糊了过去,当她睡得正酣时,突然感到有一个触角向她的敏感区域挺了进来,探头探脑向纵深区域侵略,花娟一惊,本能的护着她的领地不被入侵,睁开惺忪的杏眼,花娟有一双迷人的杏眼,拒说有一双杏眼的女人大都是水性杨花抑或风騒万种,但是有时人们的观点也不一定正确,虽然花娟有一双杏眼,但她是很正经的女人,她跟冯明结婚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还从没有发生过花边绯闻。是一位贤悽良母似的女人。

    花娟的被彭总的行为惊醒,当他那锃光瓦亮的脑门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时,不由得吓的浑身一抖,花容失色,慌张的站立在一边,捋捋散乱的头发,神了神被揉出褶皱衣裙,她身着一件红色套裙非常打眼,她喜欢红色,她的服饰大部分都是红色的,其实红色还能衬托出她的妩媚来,她体态丰盈,肤色白皙,更适合穿红色的服饰。显得她更加鲜艳和风韵。

    “彭总,你干啥?”花娟的脸颊绯红开来,更显得光彩照人了。

    “花娟,你真美,尤其是现在更美。”彭总又凑了过来。

    “彭总,不许耍流氓。”花娟本能的后退,直到退到墙角,她心突突直跳,仿佛要把心脏都跳出来。

    彭总哪肯轻易放弃到了嘴巴边的肥肉,既然他的意图已经明朗,而且被她识破,就更加无所顾忌了,他抱住了她,感受到她那温软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一股醉人脂粉香味扑鼻而来,使彭总陶醉,彭总将花娟越抱越紧,把他那臭烘烘嘴巴凑了过来,就去吻花娟,花娟被他那臭烘烘的气味熏得直反胃,非常恶心的挣扎着,情急之下,抽出一只手狠狠的抽了彭总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是彭总有生以来从没有经历过的,虽然他强占过女人无数,但没有那个女人敢打他。

    这些年他很顺,这家企业经济很好,他是企业老总,始终被各种荣誉笼罩着,到处都是鲜花和美女,到处都掌声和笑脸,他完全被胜利的光环包围了,使他晕了头。

    他午饭后,觉得无聊,便溜出了办公室,虽然外面炎热,但他还是出来了,顺路来到财务科,正是午休时间,员工离家近的都回家了,只剩下离家远的在单位食堂用餐员工们。财务科里很寂静。他想大概没人吧,按理明知道没有人就不会进来,然而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溜了进来,这一进来就使他目瞪口呆,一位身着红色衣裙的漂亮性感的女人正在酣睡,虽然她趴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但她迷人的曲线使他沉醉,由于花娟趴在桌子上,衣裙连接处裸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非常惹眼。也非常性感,彭总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最后向她下面瞄去,一双修长雪白的大腿探出裙裾,雪白的都能望到上面纵横交错的蓝色的血管,他激动的咽了一口吐沫,喉咙上下蠕动着,浑身立即燥热开来,他悄悄的凑了过去,不敢弄出声音,怕惊醒梦中的花娟,手却情不自禁的向她是裙子里伸了进去,随即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花娟,你敢打我?”其实彭总认识花娟,他早就对她垂涎三尺,只是找不到机会下手罢了。

    “谁让你耍流氓来的。”花娟白了他一眼,“还是领导呢,真丢脸。”花娟做了个鬼脸。

    花娟的话使彭总无地自容,他腆着脸说,“花娟,你现在真美,只要你跟了我,你想要啥有啥。”

    花娟不理睬他,整理被他弄乱的头型和揉搓过的衣裙。彭总望着风韵迷人的花娟,不甘心就此放弃,便又贴了上来,花娟紧张的浑身颤抖,上下牙直打架。心慌意乱,不知如何阻止他的流氓行为。

    “花娟,看我买的裙子好不好看?”庞影的声音传了进来,庞影向来都是风风火火的,人没到声音就先到了。

    花娟更加慌乱了,她不自然的搓着手,脸红耳热的不知如何是好,到是彭总有经验,他不慌不忙的坐进办公靠椅里,有些慌乱的从西服中摸烟,

    走廊里传来嗒嗒的高根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随即,庞影推门而入,她看到彭总,突然楞住了,“彭总,你也在?”

    彭总吸了一口烟,佯装镇静的点了点头。

    庞影瞄了一眼花娟,只见她面红耳赤的发呆的站立在角落里,一下子就明白了是咋回事了,“你们有事吧?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出去,你们忙吧。”庞影扭身就走。

    “庞影,你别走……”花娟喊道,几乎是在惊呼。

    彭总站起身子,说,“该工作了,你们忙吧,我走了。”

    “彭总,你慢走。”庞影将彭总送出了办公室,而花娟却僵硬的楞在那里。

    “花娟,硬度不够是不是把你给办了?”庞影关上门后问。

    “别瞎说。”花娟更加不好意思了,脸更红了。

    庞影和花娟都在财务科工作,而庞影还是花娟的顶头上司,她是财务科科长,但她们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啥硬度不够?”花娟一脸迷茫的问。

    “你别装了你,你们刚才干啥来的,你没有体验他硬度不够?”

    花娟的脸腾的就红了,梗着脖子说,“庞影,你不要拿这个说事,你再这样我不理睬你了。”花娟真的生气了。

    庞影怔怔的凝视她半天,“你真的没被他拿下?看你这脸红的好像一张纸。”

    花娟不在理睬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

    “是不是我扰了你们的好事?”

    “庞影,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下賤。”花娟不满的说。

    “看到你这样我想起了一条短信。要不要我给你念念?”庞影拿出她那红色的手机,不等花娟是不是应诺,就念了起来:眼神也变了,乳罩也断了,口红也换了,走路也颤了,我的媽啊,你是让谁给干了?

    “缺德。”花娟擂了庞影一粉拳,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还真别说今天多亏了庞影,要不然不知会发生啥事?她无限感激的看着庞影。

    龙腾nb2lfyai8pc1mmof:nb2lfyai8pc1mmofwnb2lfyai8pc1mmofww。lnb2lfyai8pc1mmoftggg。

    龙腾icsujiix0am4:icsujiix0am4wicsujiix0am4ww。licsujiix0am4tggg。

    --------------------------------------------------------------------------------

    龙腾2mlwjfbpyn:2mlwjfbpynw2mlwjfbpynww。l2mlwjfbpyntggg。

    第二章 诱惑少女

    龙腾hwfrf7gwzdg6eqecw8oo:hwfrf7gwzdg6eqecw8oowhwfrf7gwzdg6eqecw8ooww。lhwfrf7gwzdg6eqecw8ootggg。

    彭总的名字叫彭川卫是个很风流的总经理,他的风流韵事像一部《金瓶梅》一样的香艳,他很高兴他拥有的这些迷人的女人们,在他的手下的红粉军团里面,佳丽上千,艳丽无限,他也因为这些女人们闹起过风波,而而惊动了总公司的老总,使他差点丢掉来之不易的乌沙帽。那是他跟姑娘王小梅的一段男女私情。

    王小梅是个姑娘,而且是个纯姑娘,现在对于姑娘的概念很是模糊,只要没结过婚没有生过孩子的就是姑娘,其实不然,像王小梅这样的不但是位姑娘而且还是一位處女。

    王小梅大学本科毕业,被分到彭总这家企业,起初她没有在彭总手下干,而是在张副经理手下做文秘,后来她跟张副经理发生一件事,使彭总才乘虚而入。

    张副经理对王小梅的工作很满意经常携她出席些个宴请,他们出双入对的进入酒肆歌厅,久而久之,公司上下对他们议论纷纷。直接反映的彭总那里,彭总便找张副经理谈话,无意间瞧见了王小梅,被她的美丽吸引住了,就把她调到他身边做秘书。

    王小梅清纯可爱,她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洁的能一眼望到底,也能看到她那洁白的心湖。她身材欣长,肤色白皙。飘逸的黑色的长发的经常散落在肩头,给人一种清香的感觉,妩媚的脸颊经常弥漫着莫名的红晕,使她更加可爱迷人。

    而且,王小梅还有一个特长就是能喝酒,这在她以前的没有发现的,偶尔跟彭总出去,彭总劝酒,让她喝喝试试,告诉她,其实喝酒也是工作,因为有的时候领导来了,就得把领导陪好,陪好领导不会喝酒咋行呢?

    王小梅抱着试试看的做法,就啜了一小口,居然没有感到酒的度数,有的人天生就能喝酒,有的人咋练也不能喝,慢慢的王小梅天天喝,喝上个半斤八两的不成问题,就连彭总久经酒场的老手都不是她的对手,彭总非常高兴,像王小梅这样的有酒量的女人没有攻不下的关,

    终于有一天王小梅的酒量派上了用场,那天总公司的李总来公司视察,彭总携王小梅欢迎李总的到来,席间,彭总将王小梅介绍给李总。

    “这是我的秘书王小梅。李总,我之所以把我的秘书介绍给你是有原因的。”彭总在酒桌上说。

    “是吗?啥原因。”李总来了兴趣。专注的望着彭总。

    “她不但人长得美丽,而且还很善酒。”

    “真的!”李总惊讶的问,“我就喜欢善酒的女人,姑娘,你能喝多少?”

    “李总,谢谢您来我公司,来我给您斟酒。”王小梅慌忙的站立起来,先为李总斟满了酒,然后按顺着顺序给所有嘉宾都一一斟满上了酒。最后也给自己斟满了一杯,“承蒙李总看得起我,我敬李总一杯,如果李总看得起我的话,咱们碰一杯,好吗?”

    李总笑容可掬的站立起来,“谢谢王小姐的美意。”他便跟王小梅碰了一杯。

    王小梅温柔的看着李总,李总很受用。

    “李总,您先请。”王小梅举着酒杯。

    李总干了杯中的酒,其实李总挺好酒的,他喜欢能喝酒的人,然而彭总在这方面是仳较欠缺的,他的酒量连李总的一半都不到。所以李总每次来公司视察都敲打他,使彭总十分着急,他太想找个能喝酒的人来替代他,可是张副经理能喝,但李总不稀罕他,得到王小梅使他大喜过望。

    王小梅站立起来,“李总欢迎您的到来,我代表公司全体员工真诚的欢迎您。”举起酒杯就干了杯中的酒,干完后,她又把酒杯倒过来,向人们示意她滴酒未盛。

    “好!”李总率先的鼓起了掌,全桌人们看到李总为王小梅喝彩,便都附和着逢迎。

    王小梅连干了三杯,酒风再次的热烈了起来。

    李总对王小梅很满意,他们都没少喝,说话都有些走板了,送走李总,王小梅真的有点不行了,她感到反胃,依在路灯竿子上,彭总搂着她的腰枝,轻轻的为她捶背。

    王小梅的胃里翻江倒海的起来,她在控制着,这么一位大姑娘在彭总面前呕吐很跌份子,所以王小梅尽量控制自己,想快点回家,可是她两脚无跟,浑身瘫软,被凉风一吹,将胃中的食物喷薄而出。彭总返回车里给她拿来一瓶矿泉水,和纸巾,一边捶着她的背一边说,“簌簌口,吐出来就会好受点。”

    王小梅很感激的看了彭总一眼,接过水,簌着口,她觉得嘴巴里味道难闻死了。

    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人潮汹涌,时不时有人向他们这边张望过来,王小梅感到无地自容,踉踉跄跄冲进了车里。随后彭总也进了驾驶室,望着狼狈不堪的王小梅扑哧一下子笑了。

    “彭总,我想回家。”窗外迷蒙的路灯探了进来,将被酒精麻醉的王小梅变得朦朦胧胧的,彭总定睛的凝视着她,不慌不忙的点燃一支烟,意味深长的品味着。

    “开车啊,我好难受。”王小梅催促着。

    彭总捏灭了烟,又递给了她一瓶矿泉水,“喝一口会好受点的。”

    王小梅拧开瓶盖,烦躁不安的扭着身体。

    彭总驾驶着丰田车离开了酒店。

    龙腾rrvq42meyu:rrvq42meyuwrrvq42meyuww。lrrvq42meyutggg。

    龙腾mrmy7lusafvm2eop8:mrmy7lusafvm2eop8wmrmy7lusafvm2eop8ww。lmrmy7lusafvm2eop8tggg。

    --------------------------------------------------------------------------------

    龙腾lz94pswwugaa4cwdj:lz94pswwugaa4cwdjwlz94pswwugaa4cwdjww。llz94pswwugaa4cwdjtggg。

    第三章 下流的试探

    龙腾vty3dncetxpedplnv6:vty3dncetxpedplnv6wvty3dncetxpedplnv6ww。lvty3dncetxpedp。

    彭总并没有送王小梅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豪华的宾馆。虽然王小梅有些喝高了,可当她踏进宾馆里时,心里一惊,但她还是跟彭总走进了宾馆,因为此时她太需要有一块地儿,让她休息休息,好好洗洗身体,她脏死了,再也不能忍受身体的怪味了,进了房间,连对房间的摆设她都没有留意,而是一头扎进了卫生间里,将自己彻底的打开,放着温水稀哩哗啦的冲起了凉。却忘记了自己在哪里。

    温柔的水轻柔的落在她肤如凝脂的身上,似乎有一双灵巧的手在温柔的抚摩,使她无限的舒展,透过卫生间里的落地镜子,映出她惊艳的身体,虽然镜子上充满了热气,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性感和娇艳。她的身体充满着青春活力,非常瓷实,高耸的如雪的**,似乎刚刚出屉馒头,恨不能抓在手中,微微上翘的屁股,修长丰腴的大腿就是同性看了都会心起波澜,别说异性了。王小梅似乎酒醒了,仿佛感到自身所处的危险,她怎么会跟彭总在宾馆里,而且她在卫生间里洗澡,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在宾馆里冲凉,而且跟彭总相处一室,她忽然慌乱起来,不知晓自己的衣服到哪里去了,她是在彭总面前脱的衣服还的背着他脱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悄悄的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了一条缝,向房间里探望,室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彭总在房间里看电视,长长的红色地毯上没有她的衣服,她更加紧张了起来,心里说,我咋出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她想喊彭总,让他递给她衣服,可是她一个姑娘家咋开口啊。她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室内里的电视声音很大,她试图裸着身子走出卫生间,想自己拿回衣服,她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的向房间里张望,轻手蹑脚的溜出卫生间,此刻她真怕彭总出来,看到她的尴尬,心提到了嗓子眼,仿佛要蹦出来,每挪动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房间门半掩着,她从门的缝隙中看到彭总端坐在沙发里,她那件藕色的裙子和那些贴身的服饰都堆放在另一只沙发上,她的心陡然狂跳了起来。心脏仿佛要蹦出来。咋办?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她在自说自话。

    她怕彭总出来撞到她,便又匆匆的往卫生间退了回去。

    “咋还没洗

    -亚洲最大的精彩( 办公室里的权欲与诱惑 http://www.qingkanxs.com/11_11364/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