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随身空间 > 正文 第一四零章 报仇和自绝
    海州市,大学外。

    张越坐在一家冷饮店,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看着学校大门。

    手机界面上有一张照片,是一个秃了半边头,带着眼镜,略胖,皮肤却是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斯文亲切的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大学的教导主任张文奇。

    张越默默的看了照片几眼,就关了手机,起身走向学校。

    进入校园,张越稍微向几个学生一打听,就知晓了张文奇的办公室所在。

    一路来到张文奇的办公室外,张越凝神一听,就听到办公室内有人声。

    仔细倾听片刻,张越眼中寒光一闪,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办公室内的人正在打电话,说的内容人神共愤。

    打电话的人说,已经约好了两个女学生,都是处女,让某个老板好好准备一番,晚上他带过去赴会。期间夹带一些奉承阿谀和淫笑色语。

    张越暗暗叹息。

    这人是怎么混到教导主任的,就这样的人渣,简直就是教师行列的耻辱,是学校这种神圣地方的垃圾。

    当下张越也不犹豫了,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随手把门反锁。张越就看向办公室内的人。

    穿着西装,人摸狗样,和自己手机中的照片一模一样,正是张文奇。

    张文奇听到开门声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挂断电话,随后一看,差点没气歪鼻子。

    这哪里跑出来的小子,眼生的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也是你能进来的?

    张文奇顿时脸色一沉。呵斥道:“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张越微笑:“我叫张越。”

    张文奇沉声道:“张越,很好。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进来前不知道敲门?懂不懂礼貌?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

    张越淡然道:“我懂不懂礼貌,这个问题不需要张教导你操心。不过现在我需要张教导跟我去见一个人。”

    张文奇瞪视张越:“你还没有回答我问……你干什么?放开我。”

    他话未说完,张越已经走到身边,一把抓住了他。顿时张文奇怒了,大声呵斥。

    不过张越却没有兴趣和他对话了,正要带着张文奇进入风穴世界,突然张越面色一动,看向门外,一脸惊疑。

    门外隐约有急促的脚步声靠近。

    张越抿嘴一笑:“有趣。等会儿再陪你们玩。”

    话落,张越和张文奇凭空消失在办公室。

    下一刻,办公室的门猛然被撞开,然后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快速的冲了进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面面相觑。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一个同样全副武装,但是看军衔已经是中校的三十余岁男子也是一脸震惊,不过他沉稳的观察了片刻,抬起下巴的一处话机,开口道:“教官。嫌犯失踪了,没有发现逃离的痕迹。”

    这时候,在校园外的大路边。一辆造型奇特的军用汽车内,正坐着几个人,正是张越离开海州后,来到海州警局的光头男子等人。

    光头男子听到话筒内传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失踪了?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监控到他进入学校了吗?”

    “在嫌犯出现的时候,我们就一路对他监控,但是在进入这间办公室后,嫌犯失踪了。嗯,我刚刚了解到。办公室内还有一位教师,现在也跟着失踪了。”

    光头男子眼神闪烁。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有意思,看来我们遇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对手。”

    “教官,这个人这么诡异,我们该怎么办?”旁边,一个红发女子兴奋的问道。

    光头男子沉吟了一下道:“先把人撤出来,这么大张旗鼓的,容易引发市民猜测,不过我有个感觉,这个人,他会主动联系我们的。”

    啪的一声,张文奇从空飞落,摔在了地方,由于没有准备,张文奇被摔得五脏移动,龇牙咧嘴。

    不过很快他就顾不得身上的痛楚,一脸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骇然的打量四周。

    远眺,山林起伏,古树擎天。

    近看,鸟语花香,景色宜人。

    这里好似一片不曾被丝毫污染的原始森林。

    可是自己明明在学校,在办公室的。

    怎么可能一转眼就来到了这里?

    幻觉吗?

    不对,是那个学生,那个年轻人。

    张文奇猛然想到了张越。

    是他抓住了自己,然后一阵天旋地转,结果自己就到了这里。

    难道是他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简直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手段。

    张文奇心中浮现了敬畏,他大声呼喊,求救。

    但是四周没有一个人出现。

    张文奇心中越发恐惧了,他转身就想跑。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旁边林中冲出,吓得张文奇跌倒在地,尖叫着退后。

    不过叫了几声,张文奇猛然顿住,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的身影。

    紧身的黑色t恤,修长的双腿,冰冷的漂亮脸蛋,看起来就好像一位冷酷佳人。

    张文奇不可置信的原因是,他认识这个女人。

    女人正是,学校已经列为失踪人员的陈琴。

    张文奇看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的开口道:“陈琴,你是陈琴?”

    陈琴咧嘴一笑:“张教导,好久不见了。”

    “真的是你,陈琴!”张文奇惊喜的一跳而起,上前就抓住了陈琴的双臂。

    陈琴没有反抗,而是淡然的看着他道:“是我。”

    “太好了,陈琴,你怎么在这里?额,你怎么在这里?”张文奇惊喜的表情变成了错愕。

    陈琴诡异一笑:“我在这里,是为了等你。”

    张文奇被陈七的表情吓了一跳。忍不住松开了她,狐疑的道:“等我?等我干什么?”

    陈琴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等你一起下地狱。”

    一股寒意从张文奇心底冒起,他忍不住再次退后了几步。

    随后张文奇反应过来。一脸怒容。

    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被一个小女人的一句话就吓退了。这简直是笑话。

    在学校,自己怎么说也是有权有势之人,平时学生都是害怕我的。

    脸色沉下来,张文奇呵斥道:“陈琴,你瞎说什么,哼,正好你也在,赶紧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还有,这里能不能联系外界,我要报警。”

    陈琴笑了笑,没说话,然后伸手从腿上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看到陈琴拿出了武器,张文奇这才脸色又变了。

    不管是不是女人,手中有了武器,威胁就不一样了。

    张文奇警惕的看着陈琴道:“陈琴,你想干什么?”

    陈琴表情阴冷的看着张文奇道:“你说我想干什么?当初你以指导的名义欺骗了我,害的我堕落。害的我迷失,把我培养成了一个不知廉耻,人尽可夫的女人。现在。是你遭受报应的时候了。”

    张文奇大怒:“混账,害你的是谢小军,你怎么怪在我头上,哼,就算那一次是我不对,之后你换来换去,可都是你自己主动的,难道这也怪我?”

    陈琴无动于衷,直接冲上去。手臂灵巧的运用匕首,在张文奇的胸前留下了一道伤疤。血水渗透了衣衫。

    剧痛传开,张文奇惨叫起来。眼神惊恐的看着陈琴。

    这个女人,真的会伤人,不对,她这是想杀他啊!

    心中胆寒,张文奇一下子软了下来,一边倒退,一边哀求:“陈琴,不不,琴姐,琴奶奶,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愿意补偿,我给你钱,二十万,不,五十万,我给你五十万。”

    陈琴狞笑。

    五十万,五十万能换回我的人生吗?五十万能换回张越的回心转意吗?

    不能了,自己已经彻底的被毁了,彻底的失去了一切希望。

    越想心中杀意越强,陈琴冲上去抓住张文奇的头发,一用力把张文奇摔倒在地,然后匕首往下狠狠一扎,直接穿透了张文奇的大腿。

    张文奇再度惨叫,这一下他明白了陈琴的凶狠,她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张文奇惨叫挣扎着,猛然一脚踢中陈琴,把陈琴踢飞,随后他艰难的爬起来,飞快逃跑。

    疯女人,他确定陈琴疯了,不逃自己就会死的。

    这时候,张文奇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把陈琴当成了目标,早知道这个女人会变得这么狠毒,自己说什么也不敢打她注意了。

    张文奇一瘸一拐的逃跑,同时张口呼救。

    陈琴冷冷的在后面追击,以她多日的丛林生活经验,自然轻而易举的再次追上,然后一脚把张文奇踢倒,压制他,取出了他腿伤的匕首,再次用力,狠狠的扎在了另外一条腿上。

    双腿同时被捅,张文奇痛的面容都扭曲了。

    陈琴抽出匕首,森然道:“张教导,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改变,我今天,要把你千刀万剐。”

    话落,陈琴再不留手,手持匕首,在张文奇的双腿,双臂上不断的手起手落。

    顷刻间,四肢被废,张文奇彻底失去了站起来的能力,更被四肢传来的痛苦折磨的几度昏厥。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张文奇痛苦的已经开始求死。

    陈琴冷笑:“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我要把你,阉了。”

    张文奇听到这个,弥散的眼神猛然一凝,惊恐的道:“陈琴,你不能这样,你要杀就杀,不能这么对我。”

    陈琴不为所动,移动匕首,放在了张文奇的裆部,在他惊恐欲绝的眼神中,陈琴手臂狠狠落下。

    噗嗤,匕首穿透*,血水溅起。

    张文奇瞬间喉咙鼓动一下,双目瞪的滚圆,随后他身体抽筋几下,猛然一松,软软的躺在地上,居然就这么被吓死了。

    陈琴愤怒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面容扭曲,不甘心的手起手落,同时怒吼道:“你怎么可以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死了。”

    正疯狂呢,突然一股狂风吹下,把陈琴直接卷飞了七八米远。

    等她站起身来,就看到一头巨鸟落下,双目冷冷的看着她。

    巨鸟,正是青鸾。

    陈琴心脏一紧,本能的抬起手臂,摆出了防御姿态。

    青鸾看到寒光闪闪的匕首,似乎感受到了陈琴的恶意,眼睛一眯,目光锁定了陈琴。

    这一下陈琴身体彻底僵住,心中浮现一抹绝望。

    果然张越说的对,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不过自己亲手手刃了仇人,也算是死得瞑目了。

    再次留恋的看了看这方世界,然后陈琴看向青鸾咧嘴一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死于禽兽之手。”

    说完,她匕首一转,对准自己胸口狠狠扎下。

    闷哼了一声,陈琴嘴角颤抖了一下,以若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未完待续)( 神级随身空间 http://www.qingkanxs.com/0_35/ 移动版阅读m.qingkanxs.com )